第37章 一夜魚龍舞(二)

第37章 一夜魚龍舞(二)

寧毅回頭后的片刻,十幾米外人群中發生的,是令得所有行人都來不及反應的突兀一幕。

這時候街道上的行人本就眾多,數十米寬的街道雖然還不至於到摩肩接踵的程度,但各種聲音確實喧囂成一片,道路兩旁還有些孩子在跑動,偶爾往地方放個爆竹,點了就跑,令得附近的攤販行人一陣笑罵,遠處那條黃龍隨著喧天的鑼鼓聲舞過來。這樣的情況下,一般的聲音原本很難引人注意,然而忽然響起的這個聲音,卻並非是喧鬧,而是因為太過凄厲了。

那是「啊——」的一聲慘叫,人之將死時的呼喊聲撕裂了這一片聲浪,由於正好回過了頭,寧毅眼中看見的,還有無數花燈間菁然射出的金屬冷芒,那速度實在太快,像是電風扇的扇葉一樣,在剎那間劃出了兩圈虛影,血花隨著慘叫聲高高地飛過行人的頭頂,一條斷臂衝天而起。

混亂的聲潮,弄得清狀況與弄不清狀況的人,反應過來的與未曾反應過來的,都混合在這一刻。

「呀啊——」

叮叮叮~叮——

吶喊聲,金屬交擊的聲音化為波紋朝四周霎然推開,一道黑色身影呼的旋轉在行人的頭頂上,另一道身影正吶喊著自下方衝來,失去了控制,摔飛出去,撞爆了另一側的桌子與長椅,木屑飛舞間,沖向幾米之外,轟隆隆隆——

撞爆的煤爐,飛起的湯鍋、開水,燃燒的炭火綻放猶如開屏的孔雀,驚散的食客。黑色身影又落了回去,手中的兵器揮斬,旁邊被波及到的兩個燈籠破了,火焰的紋路延伸在空中。

不過是短短瞬間,寧毅或許也屬於看到了卻反應不過來的人,根本弄不懂這是怎麼回事。僅僅十幾米外手臂與鮮血飆升,隨後有人吶喊著朝出手的人衝過來,出手那人跳起也不過是兩米多高,看起來像是體操運動員撐桿跳起后的身影,黑色的衣裙交迭翻飛,下方衝過的人就被她順手轟出了數米之外,裝散無數的東西。

這時候人群才終於是反應過來了,血光與斷臂落下,眾人大叫,小嬋還在問:「姑爺,怎麼了……」被寧毅一把抓住了肩膀拉到了身側,一名感覺不對的行人朝這邊後退過來,被寧毅一把推開。

呼喊的聲音在夜色中炸開了,十幾米外,兵器交擊的聲音密集地響起,有人「啊——」的狂呼,氣氛熾烈肅殺,猶如戰陣上的兩軍對壘,那邊掛著的花燈本就繁密,街道上空像是掛起的蜘蛛網,不時有一盞燈爆開,或是一整條繩索帶著花燈掉下來,地面上有人被劈飛出去,一隻手已經沒了,捂著傷處慘烈嘶喊。

江寧城中偶爾也會出現打架鬥毆,或是兩批人在街頭血拚的,鏢局、幫派、高門大戶的護院,打起來的理由各種各樣,但眼前這突如其來的情景卻不一樣,方才躍起在空中的僅僅是一名女子,而此時來圍攻她的,卻儘是三大五粗的男子,如同江湖人的藍衫短打,身上的滿是過著刀口舔血生活的肅殺與血腥氣,但儘管如此,這些人遇上那女子,仍然占不了上風去。

寧毅望著前方那混亂的場景,周圍人群逃散的速度開始加快了,小嬋雙手箍住了寧毅的腰,口中喊著:「姑爺、姑爺,打起來啦……」急得直跳,她是想要拉著寧毅離開的,但此時寧毅只是單手抓著她的肩膀將她護在身側,前方若有人跑過來要撞上,他便順手推開,人畢竟是多,那邊身影的晃動看也看不清楚,好在終究是漸漸地清場了。

道路上散開了一個半徑十幾米的大圈,但混亂比之剛才也未有減弱,兵器、慘叫、火焰隨著掉落的花燈燃燒在道路上、孩子在遠處大哭、人群中的大喊,尋找著同伴的,也有人被推倒了努力爬起來,前方綁在一棵樹下的一匹老馬驚了,掙扎狂嘶,空氣中響起聲音:「武烈軍緝拿兇犯,閑人散開——」一個人胸口被那黑衣女子手中長劍刺穿,飛退出十幾步轟然躺倒在地。

儘管說起來被五六人追殺還是遊刃有餘的狀態,但那廝殺的場面也並非像是電視里武俠片一般的優雅,女子手中的劍看來不過是半米多一點的長度,比匕首或是寧毅見過的軍用砍刀長,但是比一般的長劍短,看起來劍身寬一點,笨一點,估計也照顧了劈砍的耐久性。女子身形高挑,但顯得有些單薄,黑衣黑裙,面上還蒙了面紗,攻擊不多,只是叮叮噹噹的格擋,小範圍的奔跑躲避。

參與攻擊她的幾個人中有一名身高達兩米的大漢,拿著桌子甚至旁邊木棚的立柱當武器,這時候她甚至會躲得有些狼狽,但每一次出手幾乎都能有成果,她這樣長的劍,要刺穿敵人的身體並不容易,但那出劍的力道極大,單薄的身影持著劍,簡直像是合身全力地撞過去,一劍就到底,也是因此,方才被刺穿那人也是被撞飛出了十幾步才倒下。

短短的片刻打鬥中,女子的黑色衣裙之上就已經滿是斑斑點點的血跡,絕大多數都是敵人的,但她之前很可能已經負傷了,否則寧毅的手上也不可能沾上拿點血跡。不過這時候看不出來,視野清晰之後,出現在寧毅眼前的,便是那女子拖著一名受傷敵人的頭髮不斷後退的情景,陣陣喧囂中,被拖在地上的男子不斷吶喊、揮手蹬腳想要抓住女子的手,但這樣激烈的情況下抓了幾次都沒能抓住。

前方已經有兩名同伴衝過來,但是被他擋住了,側面的大漢掄起一張桌子就砸了過來,女子本就後退迅速,這時候手上猛地用力,雙腿一蹬,地上的男子幾乎被她拉得凌空飛了起來,女子的身體落地,翻滾,桌子幾乎從她的頭頂掠了過去,她轉了一圈又開始站起來,被拖著的男子身形也落在地下,灰塵四濺,他頭髮也被揪了一個圈,女子站起來的時候,嘩的連頭皮都被撕開,鮮血肆流。女子一腳踢在了他的背上。

前方兩人衝來,這同伴卻陡然從地上被踢得站了起來,連忙伸手去扶,後方黑衣女子的劍尖刷的透了過去,直刺對方胸膛。

「啊——」伸手按住同伴肩膀的男子大喊起來,飛快地後退,三個人如同夾心餅乾一般推出了十幾米,衝散了一團由花燈燃燒而引起的火焰,光芒點點中轟然倒地,女子一個空翻拔出了劍,倒在地上的男子用力推開了上方已經被刺穿的同伴:「殺了她!」他胸口已經被劍尖刺入一點,小腿在方才的飛退間被幾根竹籤刺了進去,此時鮮血淋淋,好不狼狽。

一條梭子鏢從不遠處射來,刷的在黑衣女子的肩膀上帶出一蓬鮮血,隨後,一名手持大刀的藍衫男子也逼近過來,刀光斬舞,逼得女子不斷飛退。

火焰搖動,煙塵滾滾,馬聲長嘶,綁在不遠處樹下的老馬此時也掙脫了繩索,混亂的打鬥現場中瘋狂地沖了出去,直奔向還在吶喊猶豫,來不及奔走的人群,騷亂已經擴展出去了,眼見那老馬奔跑過一半的距離,一道光芒刷的飛了過來,在空中盪出微妙的弧線,噗的刺進了老馬的腦袋,是那黑衣女子將手中的劍當暗器射了出來。

奔行的老馬如受雷擊,身形在空中「嚶——」的一聲,借著慣性仍在朝前衝出幾米,隨後才轟然巨響,鮮血如泉水般的從它的頭上湧出來了。

那邊的打鬥未有半點停歇,刀光之中,已經失去了武器的女子不斷躲閃。陡然間,那黑色的裙擺如同蓮荷般的晃了一圈,持刀揮下的男子踉蹌後退,痛苦難言,撩陰腿。而在旁邊,另一名手持雙刀的藍衫人也撲了過來,試圖將女子逼開,然而下一刻,女子只是前進。

雙刀揮在空處,手持單刀中了一記撩陰腿的男子在明白自己成了目標的瞬間試圖揮刀躲避,然而持刀的右手陡然被夾住了,膝蓋那裡傳來「咔」的一聲響,小腿被蹬斷,完全扭曲了過去,痛楚傳入腦海的那一刻,一隻白皙的手掌在眼前陡然擴大。

黑衣女子的衣袖很長,打鬥之間,幾乎看不見她的手,直到這時,才能看見那白皙的手臂刷的從衣袖裡刺了出去,衣袖像是鞭子一樣發出震動空氣的響聲,女子握拳,指節直衝對方的眼睛。

砰——

波紋一般的力道隨著眼睛直接傳了進去,旁邊持雙刀的男子揮刀斬來,試圖救援,然而那一刻,女子出手如電,身形也隨之繞去了對方身後。

啪啪啪啪啪啪——

眼睛、鼻樑、喉結、太陽穴、脊椎、後腦,當那雙刀男斬過來時,女子早已繞去了這持著單刀的男子的身後,手掌揮著衣袖如鋼鞭般的自空中砸下,一掌拍對方在百會穴上。

「呀啊——」

手持雙刀的男子紅了眼睛,刀光揮舞如車輪,寧毅遠遠的看不清楚清醒,然而在他身前,乒乒乓乓乒乒乓乓的無數火花濺出來,幾秒鐘后,一柄大刀陡然自他的背後刺了出來,當著人身體倒下,身形單薄的黑衣女子站在那兒,手持大刀,鮮血滿身地朝這邊望過來。

身高兩米的大漢抓起一張桌子就揮了過去,那女子卻已經不再躲避,單手在空中一揮,將那力道轉了九十度朝旁邊砸了出去,拖著大刀就沖了過來,大漢另一張桌子才剛剛揮舞起來,那邊已經升起了刀光。

轟——

那單刀男的刀本就沉重,看起來幾乎是以鬼頭刀的重量制,以女子的身形,拖在身邊看起來都有些怪異,然而此時的這道刀光,直接劈碎了那張桌子,大漢的整個胸口骨骼都被劈爆,大刀嵌在裡面,與他一同轟然飛了出去在,桌子的碎片還在空中飛舞,那女子的滿頭長發也張揚在空氣中,她已經如鬼魅般朝著老馬死去的這邊沖了過來。

這時候整個現場就剩下兩名藍衫男子還活著,那邊小腿受傷的才剛剛爬起來不敢衝上,這邊使梭子鏢的也是從頭到尾的遊走,眼見女子衝來,那梭子鏢在空中呼嘯著瘋狂旋轉,然而女子直接與他拉近了距離,空中飛舞的彷彿雜亂的線團,兩道身影沖在一道,倒地、翻滾,女子一個轉身,跨步站起來,鮮血彷彿圍繞她的身體轉了一圈,使梭子鏢那人喉嚨已經被割開,梭子鏢的繩索落在了女子的手上,黑色的裙擺動了一下,那長長的飛鏢拖著繩子,刷的飛過了十餘米的距離,嵌進最後那名小腿受傷的倖存者的腦門裡……

這整個打鬥過程維持的時間並不算長,區區三四分鐘,周圍的人群已經散的更開了,喧鬧的聲音也已經安靜不少,幾名衙役捕快拔出了刀遠遠的不敢過來,女子也不管他們,她此時渾身是血,走到老馬的屍體邊,濃稠的血液已經流了一地,她伸手拔出自己的劍,拿出一塊布來擦了擦,刷的一下,反手收入後背。

寧毅與小嬋也退了不少,但此時就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幕,整個身體都有些戰慄……

****************

看見有人在討論武俠的風格,這本書是低武一點的世界,打鬥準備往慘烈的方向走,比古惑仔當然要高,呵呵,具體的感覺,我目前喜歡的是徐克導演,趙文卓主演的那部《刀》,自然也會有一些變化。

求三江票,推薦票^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贅婿 贅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章 一夜魚龍舞(二)

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