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一夜魚龍舞(三)

第38章 一夜魚龍舞(三)

花燈點起的火焰在街道之上一簇簇的燃燒,老馬的屍體之下,鮮血早已流淌成一個淺淺的池子,地面上鮮血、伏屍,散落的各種雜物狼藉成一片,當那黑衣女子朝著相鄰的一條街道奔去之時,幾名持刀的衙役捕快根本不敢有絲毫阻攔。

寧毅舉步想要偷偷跟上去,這才發現小嬋正死死地抱住了他,其實兩人相差也不過是一個頭的高度,只是小嬋此時蜷著身子躲在他身側,就顯得有些矮。寧毅望過去時,小嬋也正皺著小臉望上來,她抱著寧毅叫了好久,拉也拉不動,快要哭出來的樣子。與寧毅目光碰在一起時,眼睛和嘴巴才陡然圓了,愣了一秒鐘,表情可愛,隨即陡然低下頭。

寧毅撇了撇嘴,隨後才拍拍她的肩膀:「走了。」

「哦。」小嬋連忙放開了手,寧毅朝那條岔路走過去,小嬋跟了幾步,清醒過來,搖了搖頭:「不對,姑爺你要去哪啊?」

「看熱鬧……」

「不行!」

小嬋陡然跳了起來,揪住了寧毅的衣角:「不要啦,姑爺,那個女賊好厲害,姑爺我們去吃東西啦,小姐還在等我們呢……」

「沒事的,我就遠遠地看……」

「不要啦,那個女賊都已經跑掉了……」

「哪有那麼容易……呃,她如果真跑掉了反正我也看不到啊……」

砰的一下,小嬋從背後將寧毅抱住了,兩隻手箍得緊緊的,手上的五香豆灑了寧毅一身,腦袋在寧毅背後拚命搖:「不行啊,姑爺,不許去……」

寧毅站在那兒,一時間無語問蒼天,隨後看看周圍:「小嬋,你這樣抱著我,成何體統。」

方才情況混亂,大家都在看打鬥,寧毅將她護在身邊倒是沒多少人注意,這時候聽得寧毅說話,小嬋反應過來,身子一僵,頓時如同觸電般的放了手,但隨即還是死死地拉住了他的衣角,小臉紅撲撲的,寧毅笑了起來,伸手往小嬋頭上揉了揉,頓時將她的頭髮弄亂,一個包包頭的頭巾脫落了,半邊頭髮散成了馬尾辮,小嬋嘴巴一扁,寧毅舉步向前走去:「沒事的沒事的,就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罷了。」

「姑爺啊……別去啦……」

此時街道那頭又有藍衫短打的武烈軍人趕來,小丫頭拉著寧毅的衣角,亦步亦趨地跟著,神色焦急想哭,圍著包包頭的頭巾也掉了,伸手拿著,綁不上去,模樣煞是可愛。

那黑衣女子方才打得渾身是血,若是一路奔行,肯定會引起恐慌。不過,稍稍有些混亂的情景僅僅持續了接下來的一條街,當寧毅與小嬋過去另一條街道時,行人驚惶的情景已經沒有了,顯然那女賊要麼是進了周圍的店鋪宅邸,要麼是很快地找了個變裝的方式。不過,經過某個茶攤時,才聽得有人也在議論方才朱雀大街那邊的打鬥。

「……聽說那女刺客在飛燕閣行刺武烈軍的宋憲宋都尉,雖然沒成功,但可是殺了十幾人才走的,嘖嘖,血流成河啊……方才在朱雀大街那邊打了一場,現在又不見了。這等高來高去的綠林強人,哪是他們留得住的……」

武烈軍衛戍江寧一帶,口碑算不上好,那都尉宋憲到底是何許人也普通人自然不清楚,只不過當官的有幾個好人,市井間說起來,自是大快人心的感覺。不過真要說高來高去就完全留不住那也不可能。附近的人流當中,偶爾看見那些藍衫短打的身影,這應該是武烈軍中最精銳的一批人了,數量不可能多,但依舊在尋找那女刺客的蹤跡,寧毅偶爾觀察一下他們尋找的路線,隨意跟著。

小嬋這時候已經放下心來,跟在寧毅身旁偶爾小跑幾步,一邊弄她那散掉的包包頭,一邊板著臉賭氣:「姑爺找不到姑爺找不到姑爺找不到……」

*****************

有關飛燕閣的刺殺,朱雀大街的打鬥,只是這個夜晚發生的小小插曲,波瀾只在一定的範圍內掀起,也只在一定層次的人群中傳播。即便武烈軍再有來頭,也不好在正月十五這樣的日子封城或封路找人。在這個新聞基本依靠口耳相傳的年代,絕大部分的人,依然在繼續著他們的活動與慶祝。

與烏衣巷大概隔了一條街左右的舊雨樓,是由江寧首富濮家所經營的規模最大的酒樓之一,高五層,佔地面積廣大,雖說是酒樓,但是在這裡你想要的娛樂幾乎沒有找不到的。濮家自從往書香門第方面發展之後,一部分的產業也融入了高雅書香的氛圍,這棟樓是經營得最好的一處。

整棟酒樓呈四方的口字結構,中央的天井寬大,因此並沒有照明方面的問題。其間假山亭石,奇木花卉,布置雖小卻極是精美。若有需要,這些東西還可以移開,搭建出一個臨時的舞台。酒樓外側也有圍牆圍起來的一片房屋以及綠化的草木,從上方望下去,令人賞心悅目。酒樓之上各種充盈著書香氣息的文字書畫、名貴的屏風、用作擺設的瓷器、漆器等等等等。

濮家在這棟樓上花了大價錢,而為這棟樓打出來的名氣也不負所望,有錢、有家世,也覺得自由有文採的人常以過來這邊宴請一次賓客為榮,類似知府大人之類的高官若是於府外宴客,也常常會選擇過來這裡。但自然,有錢才是硬道理,兩袖清風的文人便只能是受人邀請時過來。這棟樓已經算得上是金錢與風雅的最好結合了。

今天濮家便在這裡宴請了諸多才子。畢竟此時天氣尚未回暖,河面上風大,六船連舫是不太好弄了,這次的聚會其實也類似於另一個濮園詩會。以濮家的濮陽逸為首,按照濮園詩會的規格邀請了許多人過來,不過這次倒沒什麼人帶家眷,位列秦淮四艷的綺蘭大家作陪。這兩三年來,名妓綺蘭也算得上是濮家的招牌了。

宴會氣氛比之中秋的濮園詩會要隨意一些,但大家依然詩性頗濃,除了之前就與濮家有關係的幾名才子以及薛進之流,今天還有一位名氣頗大的人過來,這人在江寧年青一代常與嚴謹穩重的曹冠齊名,但性格洒脫,詩作也常常天馬行空,被人稱為有唐時遺風,他便是中秋時參與麗川詩會的才子李頻。

李頻這人的名氣比之濮家能請到的幾人要大,但當然,都是年輕人,差距什麼的也很難衡量,旁人說起濮家,頂多因為銅臭氣息多扣幾分,看起來就比止水詩會、麗川詩會的那些才子低了幾個檔次。這次他會過來這裡赴宴,眾人其實都很奇怪,但其實能請到他主要並不是歸功於濮家的財力,而是因為這廝年前曾在豫山書院聽了寧毅幾個故事,蘇崇華與他便認識了,但誰也想不到蘇崇華的面子竟會大到這種程度,平日里宴請一番不算什麼,但上元佳節這樣的日子能將李頻請來,濮家頓時覺得面上有光。

其餘的那些才子原本覺得李頻過來可能搶了自己的風頭,但好在李頻這人低調,今日也只是隨手作詩,雖也是好詩詞,但並不會蓋了大家的光芒,他說笑間也是進退有禮,不多時便讓人覺得自己也成了對方朋友而不是對手,與有榮焉一般。綺蘭這人有著專業的交際手腕,自然也不會親近李頻一人,相對於他旁人,反倒對這才子有些疏遠,長袖善舞間,也能很好地控制住局勢,場面熱烈,和樂融融。

麗川詩會以及其它一些聚會中透出的詩作依然會源源不斷地彙集過來供大家品評,這邊的眾人詩興也濃,雖然詩作及不上麗川,但李頻偶爾調侃那些麗川才子幾句,旁人也就覺得那邊的才子倒也不算什麼了。宴會觥籌交錯,偶爾行酒令,品詩詞,綺蘭姑娘彈琴歌舞一曲,時間快到亥時三刻時,濮陽逸過去與李頻說話,同時與蘇崇華,過來的薛進說笑幾句。

不一會兒,談起去年中秋的那首水調歌頭,隨後問起寧毅的事情來。濮陽逸說得隨意,但其實他早就想請寧毅過來這詩會上增增聲色,蘇崇華笑著說起寧毅在蘇家的一些事情,又談起年前宋茂的考校與誇獎,其實對於寧毅,他以前是抱著無所謂的態度,但現在心中警惕起來了,最主要還是怕對方搶了他這個豫山書院山長的名頭,畢竟他經營這麼多年沒有起色的書院,寧毅一來就教了批好學生出來,這對他來說,根本與打臉無異,又看見蘇太公對寧毅的器重,心中自然擔心。不過表面上,自是做出談論小輩、與有榮焉的態度。

「假的吧,我可不信。」薛家跟蘇家一向不睦,薛進此時也不再掩飾太多,「我年前可是聽說,那水調歌頭是他聽一道士吟出來的,嘁……他竊為己用而已……」

「哈哈,薛兄你又拿此事來說。」薛進話音落下,另一個聲音自旁邊傳來,這卻是烏家人。江寧布行三家,薛家與蘇家一向不爽,但作為行首的烏家與這兩家關係都不錯,來人是烏家的二少爺烏啟豪,與蘇檀兒、薛進都認識,過年蘇檀兒拜訪烏家時,寧毅與他也有過一面之緣,這時候笑著:「道士這說法,說出來可是沒多少人會信。」

旁邊濮陽逸笑道:「我也是不信的,不過對這立恆老弟,我倒真是心慕已久,蘇山長,下次可得與我引薦。」

隨後話題自寧毅這名字上移開,眾人又說笑了一陣,綺蘭表演了一曲歌舞,烏啟豪在窗戶邊往外看了一陣之後,卻是笑著轉了回來:「濮陽兄,說來真是巧了,你我方才所說之人,此時似正在樓下盤桓,蘇山長、李兄、薛兄,我上次與立恆只有一面之交,也未能確定,你們且來看看……」

他這話語其實周圍小半個廳堂都能聽見,頓時便有人感興趣聚過來:「烏兄如此感興趣,說的到底是何人?」

「立恆?此人莫非是……」

這議論不多時便傳遍了整個二樓聚會大堂,內側的窗戶邊,烏啟豪與幾人站在那兒看了幾眼,伸手指去:「諸位看看,似乎便是那人,他旁邊那丫頭,不就是檀兒妹子身邊的丫鬟小嬋么?」

樓下天井的假山附近,寧毅與小嬋正在有些無聊地閑逛著,一片花燈之中,打量著四周……

*****************

求點擊、收藏、推薦票、三江票^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贅婿 贅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章 一夜魚龍舞(三)

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