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一夜魚龍舞(一)

第36章 一夜魚龍舞(一)

爆竹連響,燈火如龍。按照武朝慣例,正月十三城中便要上燈,正月十七下,一共燃燈五日,城市舞龍舞獅,夙夜不眠,但自然以十五上元佳節最為熱鬧,雪仍未化,各個燈會、詩會又已經開始活動起來,比起中秋夜的規模猶有過之。

這一天晚上的熱鬧並沒有中秋那晚詩會比斗的煙火氣,更多的還是自年關以來未完的聚會氣息,如果說中秋的那個晚上人們更喜歡欣賞文人才子們的書卷氣息,更樂見於諸多偶像比拼的風采。上元一夜,人們則更加側重於自己與家人、親朋們的慶祝,吃元宵、猜燈謎、逛夜市,然後,才注意一下那些文人才子們所在的煙雨樓台。

這種情況出現的理由是複雜的,大雪封路,過往客商行人的減少,部分遊學的學子在年前就返回了老家……各種關於詩詞的聚會還是有,但不像每年中秋那樣涇渭分明了,濮園詩會、止水詩會不在上元正式舉行,這一夜通常以麗川書院的學子表演為主,麗川其實也就是江寧的官學,若非中秋有潘府舉辦止水詩會的影響,他們那邊學子的質量該是最高的。

當然,即便許多正式一點的詩會並不舉行,文人才子們還是有大量宴席可以去赴,交流一番年關的佳作,部分麗川的學子也會分散了來參與這些宴會,然後以自己的詩作與同學們搶搶風頭,總之,這一晚更多的,還是年關以來的喜慶氣息為主。

入夜之後,一片繁華,亥時(晚上九點)的鐘聲敲響時,寧毅正與小嬋在朱雀大街附近的小吃攤邊吃湯圓,周圍是有著各種燈謎的花燈,將整個街市照的猶如白晝。

晚上寧毅與蘇檀兒隨著蘇伯庸去一蘇府世交家中赴宴,基本禮數盡到之後,蘇檀兒便與寧毅告辭出來,說是小夫妻到朱雀大街這邊走走逛逛,實際上自然並非全是為此。

蘇檀兒手下的幾名掌柜今天晚上正在這附近的明秀樓談生意,蘇檀兒心繫結果,因此在路上稍稍遊玩之後便到明秀樓對面的一家小茶樓里找了張桌子坐下,一邊聽著茶樓里唱戲一邊等待結果。寧毅與她聽了一會兒戲,待到名叫席君煜的年輕掌柜過來報告初步結果,他便也起身準備到周圍走動一陣。

「逛逛朱雀大街,看看有什麼好吃的,每樣嘗一點。」

「記得給妾身也稍帶些回來。」

蘇檀兒甜甜地笑著,如此對他說,隨後小嬋便也跟了過來,下樓的時候回頭看看,蘇檀兒已然轉成了雲淡風輕的眼神,與那年輕的掌柜說著說。由於過年前後蘇檀兒也曾領著他到蘇家的各個店鋪里轉過,這個席掌柜寧毅也見過幾面,有野心也有能力,只是鋒芒於外,還不夠內斂,不過也是相當出色了。這讓寧毅想起多年前自己也年輕的時候,同樣見過不少這樣的年輕人,有朋友有對手,只是到最後,讓自己最吃驚的反倒是那個一向優柔寡斷,跟在自己身後的唐明遠,如此想來,倒是有些諷刺。

不久之後,他便與小嬋在朱雀大街附近,沿著一個個小吃攤的路線嘗過去了。道路兩旁尚有未融的積雪,秦淮河附近有風吹來,但是不冷,整條大街都是熱火朝天的感覺,舞龍舞獅,燈會雜耍,各個攤販的火爐中升騰起來的熱氣。小嬋吃不了多少東西,買了個小燈籠提在手裡,燈籠上一隻貓兒的圖案,當然,這貓的額頭上畫了個「王」字,就姑且認為是只老虎了。

「姑爺姑爺,那個蜜餞黃連的燈謎怎麼解?」

「會不會是同甘共苦?」

「姑爺姑爺,黃絹幼婦,外孫齏臼是什麼?」

「呵,這個不知道就很難,曹操問楊修的,謎底是絕妙好辭。」

「姑爺,這裡有個好難的,一形一體,四支八頭。一八五八,飛泉仰流……這個是什麼啊……」

「……我怎麼知道。」

「原來姑爺也不知道啊……」

「前面兩個有沒有猜對,你去問了嗎?」

「姑爺說了就對了啊。」

「……過來吃湯圓……吃完湯圓告訴你是個井字。」

「哦,原來是井字。」

對於小嬋實在發不了什麼脾氣,吃幾顆湯圓又轉戰下一攤,這一攤的五香豆倒是小嬋的最愛,買了半瓷杯慢慢吃,小燈籠晃啊晃的,不一會兒,沒頭沒腦地說道:「小姐其實很累的。」

「嗯?」

「剛才啊……剛才小姐在茶樓上,姑爺準備離開,其實很多事情姑爺都知道的,對吧?」

那張小臉有些認真,寧毅想想,笑著點了點頭:「那邊談不妥的話,終究還是得你家小姐拍板,我在那邊,其實也沒什麼用,有時候反而適得其反。」

「果然姑爺都知道……」小嬋點點頭,看寧毅幾眼,又有點欲言又止,但終於還是說道,「姑爺怎麼不幫小姐呢?」

「你家小姐很厲害的,不用操心。」

小嬋想想,隨後又笑起來:「最近小姐很開心。」

「嗯?」

「因為姑爺啊,以前小姐很少跟人說這麼多話……呃,也有說啦,不過不會說生意什麼的還說得很開心,還有姑爺講故事啊,下棋啊……所以小嬋想,姑爺要是願意幫幫小姐,小姐就一定會更開心了。姑爺也知道,小姐她……小姐她畢竟跟小嬋一樣都是姑娘家,出去做事,總有人說閑話,小姐嘴上不說,心裡肯定有很多心事……」

小嬋是真心為了蘇檀兒著想,鼓起很大勇氣才說這個,又怕自己未免得寸進尺越過了丫鬟的本分,讓寧毅有些不開心,不時為難地瞅瞅寧毅,隨後得到的反應,卻是整張臉被寧毅伸手「唔」的揪成了大餅。

「嬋兒幾歲進蘇府的?」

「世碎。」嬋兒遲疑片刻,方才嘟囔著比劃了手勢,待到寧毅放開她的臉頰轉身往前走,她才小跑著追上去,補充一句,「嬋兒是四歲被賣進來的。」

「四歲,真小……」

「娟兒也是,杏兒姐比我們大一歲,當時五歲。小姐那時候八歲。」小嬋對這個沒有避諱,笑得反倒有些甜,「本來那時候真是太小了,人牙子不要的,不過正巧蘇府要幾個小姑娘,小嬋就選上了,家裡本來想把哥哥賣掉的。」

「平時倒沒聽你提起家人啊。」

「小嬋被賣到蘇府,就是蘇府的人了嘛,哪能整天提他們呢。」小嬋低頭想了想,「其實小時候的事情小嬋也記不起太多了,就是餓。聽說本來有個弟弟的,生出來不久就被餓死了,家裡那時候本來是想要賣哥哥的,哥哥總能做點事了,後來賣了小嬋,賣二十五年,家裡得了三十五兩銀子,其實跟著小姐算是通房丫頭,這是有福分的事,多少年才不管呢。現在小嬋每年給家裡寄十兩銀子,哥哥去年成親了,還寫了信來給小嬋,說娶了鄰村最漂亮的姑娘,就是字丑……嗯,小嬋前年回去過一趟,今年三月里也能回家看看嫂嫂……」

許多事情是如今社會上的常態,小嬋說起來倒也沒有多少傷心的,說到後來便開心起來,隨後又有些心虛了抿了抿嘴:「姑爺……」

寧毅笑道:「所以檀兒就像你姐姐一樣,是吧?」

「嗯。」小姑娘連忙點頭,隨後又搖頭,「小嬋只是丫鬟,不敢這樣想的。」

「那她也常常跟你們跟說生意上的事情,也常常跟那些掌柜說,我就算幫她,多我一個為什麼就不一樣呢?」

「可是、可是……姑爺就是不同嘛……」

「呵,別多想了,你家小姐之所以能跟我說那些,也就是那是因為我不懂,我也不做生意。如果我真能幫忙,那就的確要變成在談生意了。」雖然在自己在蘇檀兒面前都是表現單純,但小嬋並不笨,相反非常聰明,對於她為著蘇檀兒著想的些許心機,寧毅並不在意,人之常情。此時兩人在人群中一路朝前走,寧毅笑著:「你家小姐比你想的厲害得多,如果她沒這麼厲害,那幫不幫她也沒什麼用,她趁早收手最好。雖然你當我厲害我也很高興啦,但是也不要……呃……」

寧毅的話音止住,後方傳來小嬋:「姑爺就是很厲害啊。」的聲音,明亮的花燈燈光下,寧毅微微皺起了眉頭,疑惑地看著自己的左手,拇指外側一抹嫣紅的顏色,黏黏的還未乾,這是……血。

哪裡沾上的……

疑惑間回頭看了一眼,街市間燈火輝煌,人群來往,各種喧鬧的聲音絡繹不絕,朱雀大街的那頭,一條黃龍隨著鑼鼓鏘鏘鏘鏘的聲音飛舞而來,熱鬧如常的上元景色當中,幾名衙役混雜其間,似是正在尋找著什麼。

下一刻,血光突兀地綻放而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贅婿 贅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章 一夜魚龍舞(一)

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