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只有來處,卻無歸途

第540章 只有來處,卻無歸途

咸陽距離楚國京城,要比臨泗距離楚國京城遠上不少,所以楚沉瑜也和沈宜安說,不必著急動身。

沈宜安也是覺得,最好還是能等到何意悅成親再走。

要不這一分別,還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面。

興許,這輩子都沒有見面的機會了。

楚和靖倒是已經提前出發去了楚國。

大約是知道了楚匡義叫楚沉瑜回去,沈宜安也必定會回去的事情,楚和靖倒也不拘泥於非要和沈宜安一起動身了。

左右到了京城,還是會見到的。

但如此一來,秦扶桑只怕就見不到沈宜安了。

秦之亥是肯定要陪著楚沉瑜一起去楚國的,他和秦扶桑總要有一個人留在咸陽才好,再者說,就算是不需要兩個人都留下,秦扶桑也沒有跟著同去的理由。

秦之亥是楚沉瑜的丈夫,跟著照顧還說得過去,但是秦扶桑也去的話,秦國兩個最有權勢的皇子一起前去,怎麼看都覺得像是在對楚國示威。

見面三分情,秦扶桑本就是個內斂的人,若是面都見不到,只怕更是比不過燕嬰了。

楚沉瑜想,等自己到了楚國以後,一定要多在沈宜安面前提一提秦扶桑的好處才是。

秦岐從前對秦之亥頗多看重,但自從秦之亥和秦扶桑的關係變好以後,秦岐對秦之亥的態度,便大大不如從前。

秦之亥本來是一個極其看重權勢的人,在遇見楚沉瑜以前,他一直把秦國江山當成是自己囊中之物,凡是有可能對他產生威脅的,他都要早早處理了。

當年若不是秦扶桑命大,只怕就死在回咸陽的路上了。

但是遇見了楚沉瑜以後,秦之亥的功利心就明顯少了許多,他只想安安穩穩地和楚沉瑜好好過下去。

而且由於楚沉瑜和沈宜安之間的關係,還有秦扶桑和沈宜安之間的關係,秦之亥也不想和秦扶桑鬧得太僵,以免楚沉瑜在其中難做。

對於秦之亥要去楚國這件事,秦岐沒有絲毫的阻攔,甚至好像巴不得秦扶桑也跟著一起去。

秦之亥和楚沉瑜很快就準備好東西,並且出發了。

楚沉瑜大約是沒有想過,自己此生,還有再回楚國的這一天。

離開咸陽的時候,楚沉瑜掀了馬車的帘子,往後頭看了一眼。

這段時間住在咸陽,有秦之亥陪伴,她過得很開心。

漸漸地,她好像已經習慣將這裡當成她真正的家了。

秦之亥見她出神,也順著窗子往外看去,輕聲道:「楚沉瑜,等我們回來就……」

他的話還未說完,楚沉瑜就忽然捂住了他的嘴巴。

二人近在咫尺,秦之亥可以清楚聞到她袖子里傳來的若有若無的香氣。

楚沉瑜眨了眨眼睛,秋水瞳里藏著幾分小小的埋怨,「不許說這種話,不吉利。」

這件事,還是從前沈宜安告訴她的。

沈宜安說,等到什麼什麼,我們就什麼什麼這種話一定不要說。

因為它通常都不會實現,而且很有可能,要永遠分別。

秦之亥也沒問為什麼,只眨了眨眼睛,輕輕點頭。

往日叱吒疆場,能止小兒夜啼的大秦殺神秦之亥,此刻在楚沉瑜面前,就像是一隻乖乖的小奶狗一般。

秦之亥這段時間的細心養護並沒有白費,楚沉瑜的身子也好了不少,這一路上雖然有點顛簸,不過她並未覺得有多難受。

秦之亥為了叫她好受一點,一路上是能有多慢就有多慢,已經進了楚國邊境的時候,二人才給沈宜安發了信,說是可以出發了。

彼時,何意悅還沒有成親。

雖然已經提上日程了,但要準備的東西,還有許多。

何意悅已經不是第一次成親了,嚴格說起來,鄭如秩也不是。

但成親和成親,總還是不一樣的。

嫁給自己喜歡的人,娶到心愛的姑娘,總是要格外緊張和高興一些。

何意悅拉著沈宜安的手戀戀不捨,「表姐,你一定要回來參加我的婚宴,我讓人等你。」

沈宜安拍了拍她的手,燕嬰從馬車裡面探頭道:「那可不一定了,我們要是耽擱的時間久一點,保不齊鐵子就等不起了。」

「才不會!」何意悅跳腳道。

她鮮少會這樣小孩子脾氣,只有對著沈宜安和何溫遠才能毫無顧忌地撒嬌。

燕嬰挑眉,眨了眨眼睛道:「怎麼不會,你是半點都不懂大齡男青年的心。」

何意悅從前在軍營里是聽過不少葷段子的,當即就懂了燕嬰的意思,但她縱然嫁過人,畢竟還是一個未經人事的少女,登時就紅了臉。

沈宜安轉過頭去拍了燕嬰一下,道:「小心悅兒揍你。」

「表姐,就算是錯過了婚禮,你也要回來看我,一定要回來看我。」何意悅拉著沈宜安的手,依依不捨道。

沈宜安點頭,「好,悅兒,我一定會來看你的。」

最後,何意悅還是只能目送著沈宜安和燕嬰的馬車遠去。

沈宜安一直對著何意悅招手,直到看不清人影,才把身子探了回來。

燕嬰終於有機會和沈宜安單獨相處,一時間喜不自持,桃花眼裡滿滿都是歡喜的神色。

沈宜安卻道:「此去楚國之前,李興顯有沒有和你說什麼?」

如今整個大陸都不安穩,沈宜安倒不是在乎起不起戰事,但是何家乃是南唐如今武將之中的翹楚,沈宜安不希望何意悅和燕嬰之間有任何的紛爭。

她問完以後,等了一會兒,卻沒有等到燕嬰的回答。

她偏過頭去看他,見燕嬰怔怔看著她,眨了眨眼睛道:「這是北燕內事,我是否不該過問?」

沈宜安與燕嬰之間一向是沒有什麼秘密,她也習慣了問這些事情,但是國與國之間,到底還是該有些防備的吧。

她和何意悅還有楚沉瑜之間的關係都不錯,若是燕嬰想要防著她,倒也正常。

燕嬰卻忽然傾身過來,將她擋在一片陰影裡面。

沈宜安抬眸看他。

那一瞬間,二人的鼻尖幾乎都要撞到一起去,呼吸與呼吸纏繞,燕嬰的心臟像是忽然被人推動了一下。

整個馬車裡變得格外安靜,旖旎的氣息在二人中間盤旋,久久沒有散開。

燕嬰與沈宜安對視,只要他再往前一點點,就可以吻上沈宜安的唇。

就在那一瞬間,馬車輕輕顛簸了一下,燕嬰一下子沒穩住,整個人都朝沈宜安撲了過去。

只是他怕砸疼了沈宜安,一隻手墊住她的後腦,微一側身,下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兩個人便抱在了一起。

燕嬰在她耳邊輕聲開口,呼吸之間的熱氣盡數噴洒在了她的耳垂上。

那一瞬間,燕嬰的聲音不似平常一般不正經,反而多了幾分不易察覺的心疼。

「安安,何意悅叫你『回來看她』,你說『會來』,楚國乃是你出生之處,你說『此去』,安安,天下之大,哪裡對你來說,有一個回字?」

燕嬰只覺得心疼。

沈家覆滅,楚國對沈宜安而言早已不是母國,仇牧起死後,青海也沒了她的家。

她此生,只有來處,卻無歸途。

沈宜安眨了眨眼睛。

那一瞬間,她好像沒有聽懂燕嬰的話一樣。

可是燕嬰卻感覺到,她胸口正在劇烈地起伏。

沈宜安深呼吸了幾下,她想壓制住自己鼻尖的酸澀,卻到底是沒有忍住。

熱熱的淚落在了燕嬰的肩膀上,滲透進衣服以後,卻又變得冰涼。

「安安,」燕嬰更緊地抱住她,輕輕蹭著她的脖頸,「等這一切都結束以後,跟我回北燕吧。」

他想給她一個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惟願與君共枕眠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惟願與君共枕眠目錄 惟願與君共枕眠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0章 只有來處,卻無歸途

9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