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開爐鍛造

第三十六章 開爐鍛造

倉庫內,一個個麻袋碼放整齊,釋放出一股濃重的鐵腥味。

「刀來。」秦蒙一伸手,謝蘊抽出刀,遞給了他。

秦蒙拿刀在麻袋上一劃,麻袋內的鐵砂嘩嘩流了出來。

「魏少,汝魏家,怎會有此物?」

魏朗感覺嘴唇有點發乾,鹽鐵,那是朝廷才有資格進行流通的管製品,秦蒙可是絕對能代表官方發出聲音的啊。

「秦將軍,我已經說過,這並非是我魏家之物,乃是清河客商租賃此處,暫放這裡的。哦,對了,那清河客商,可是有官家開的官引,我魏家若是不看到官引,誰敢存放這樣的貨物啊?」

「官引何在?」

「那麼重要的東西,當然是在客商手裡啊,我們只是負責查看,登記官引上所列條目,秦將軍。您可以細查,魏家斷不敢連朝廷管制物資都敢囤積啊。」

「不必查了,本將軍先暫扣這批鐵砂,若是你說的什麼客商找你討要,可讓他到我處要就是了。」

魏朗大急,聲音里都帶著顫音:「秦將軍,萬萬不可啊。您要是扣了這鐵砂,我們魏家。可怎生向客商交代啊?如此,我魏家顏面盡失,以後,誰還敢用我們魏家倉儲啊?」

秦蒙懶得搭理魏朗,轉身命令:「孫茂,馬上回營,傳我將令,守備大營和我麾下將士,全體到魏家大門前參拜天子聖物。準備好馬匹車輛,把這些違禁鐵砂,全部運回到大營里。」

魏朗還想商量,早被謝蘊趕到一邊。

秦蒙讓人弄了幾張羊皮過來,就在鐵砂倉庫門口放下,他躺上面,閉目養神了。

魏朗欲待走,那些親兵哪裡肯放?沒有將軍命令。別說你一個魏家少爺了,就是連只螞蟻亂動,都不行!

過不多時,秦蒙麾下三千人,西平守備三千人,浩浩蕩蕩來到了魏家這裡。

等孫茂來向秦蒙請命,秦蒙才懶洋洋起來。

「孫茂,羊皮八千,全部清點帶走,按照隨行價格,給與交付。另有鐵砂無數,可現場稱重,給魏少打個收條,一律帶走。謝蘊,帶人給我看著,除了咱們要的東西,任何人不得碰別的。有誰敢私拿他物,就地正法!」

交代完了,秦蒙一揮手,帶著周烈,搖搖擺擺先回了軍營。

一覺睡到第二日,秦蒙起來用些膳食,才找來孫茂,問及在魏家的事情。

孫茂道:「將軍,八千羊皮,已經找人縫製冬衣,這需要些時日,已經跟弟兄們說了,他們也都理解。在魏家,運回鐵砂三千餘斤,不知道將軍準備怎麼處理?」

秦蒙笑道:「當然是為我所用了?沒用的東西,拉回來幹什麼?去把全西平最好的鐵匠都給我找來,本將軍有要事要做。」

孫茂遲疑道:「將軍,卑職斗膽,敢問將軍要做什麼?」

「告訴你也無妨,我將士兵器,嚴格說起來,要比突厥人好點,但還不夠特別佔優勢。突厥馬戰了得,我們若不在兵器上占巨大優勢,打起來,要填進去多少生命啊?」

「將軍,莫不是……欲打造良兵利器?這,這可是……」

秦蒙能聽出來孫茂話里的意思,無論在什麼時代,私自打造兵器,都是犯忌諱的事情。

「先打造幾把樣品,上報王爺。王爺乃通達之人,必會理解。」

孫茂點點頭道:「如此倒是可行,未知將軍欲打造何等兵器?」

秦蒙嘆息一聲,並沒有急於說話。

按照他的想法,最想打造的,莫過於威名赫赫的陌刀。

據正史記載,陌刀隊伍面對突厥鐵騎,將陌刀揮舞開來,鐵騎人馬皆糜。

但這東西的工藝太複雜了,而且,對於操作者的要求太高了。

為了保護陌刀手,更是要配套重甲,如此一來,除非是朝廷的財力才可支持,以秦蒙眼下的條件,養活十個陌刀手,都夠他當褲子的了。

思來想去,秦蒙把兵器選擇上,定在了後世的馬刀。

秦蒙在後世中看過走近科學,裡面有專門介紹製作高質量刀具製作工藝的。那刀打做出來,真的可以稱得上是削鐵如泥,連小指粗的鋼筋都能砍斷而不傷刀刃,更何況是突厥人的兵器呢?

不過,僅僅是這樣的打造。也是非常耗錢的。

得有生財之道才行!

秦蒙把目光又投向了鐵鍋製作工藝,只要能造出宋時才出現的鐵鍋,那還不賣出天價啊?

說干就干,秦蒙讓孫茂把鐵匠找來,集中到了一起,問他們願不願意從軍,從軍后雖還是打鐵,但有軍籍,除了免除徭役賦稅之外,打鐵打好了,還格外有賞錢。

鐵匠中有不少不願隨軍,秦蒙便請他們吃了一頓好的,打發回家。

而那些願意留下的,秦蒙則統一特編了一個編製,讓這些鐵匠當老師傅,從守備軍里挑選了一些人補充進來,形成了一個特殊的兵種。

這有點類似於後世的事業編,待遇好,而且不用打仗,很多人都非常高興能被選進來。

等購買所需一切設備的時候,秦蒙這才知道,花錢如流水是什麼意思。

場地啥的,這都還不花錢。

鐵砂,也是扣留的物資。

關鍵是煤炭。爐灶,等等等等這些傢伙,不是說都像鐵砂一樣能扣留下來。

東西還沒置辦齊全,齊遠就跑來跟秦蒙訴苦,他手裡掌控的供日常消耗的銀錢,已經沒了,萬一需要採購必要物資,他可是沒辦法了。

秦蒙讓孫茂和齊遠想辦法,軍中所需一應物資,先欠著採買回來,許以被採購商家一定的利息,現在,壓倒一切的事情,就是把好刀和鐵鍋給弄出來。

選了一個黃道吉日,秦蒙領著這些事業編的人拜祭了一下,就開爐猛幹了。

讓秦蒙沒想到的是。有些東西,知道工藝,甚至清晰記得流程步驟,手頭也有專業打鐵的鐵匠。

可真的伸手干,全然不是那麼回事。

整整半個月,弄出來的東西慘不忍睹,別說是削鐵如泥了,連自家兵器都不如。

秦蒙仔細分析整個的鍛造過程,覺得問題,可能就出在淬火這上面了。

按照當時的條件,可沒有化工這一說,淬火,完全是使用水,或者是有獨門秘方,使用水浸泡天然礦物的混合液。

獨門配方,秦蒙不知道。

但他知道的是,如果用油來淬火,效果可能會好很多。

那年頭,油可是非常貴重的東西。

天然礦物油,自然是別想了,有的,就是人吃的動植物油料。

可那東西,尋常老百姓都吃不太起,拿來淬火。當真是有點敗家子的味道。

秦蒙想了半天,還是咬咬牙,讓齊遠出去採買,把能夠買的全買了。

齊遠都已經麻木了,他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堂堂軍需軍官,居然欠了一屁股的債。

有道是虱子多了不咬人,債多了不愁。長官讓怎麼干,就怎麼干吧。

秦蒙把自己的鐵匠隊召集起來,指著一瓮瓮的油料說道:「各位,本將軍可是債台高築了,你們的待遇如何,就不用本將軍說了吧?只要能搞出好東西,本將軍也不在意欠外面多少錢,這一次。可都給我仔細點,弄出來點好貨色。」

在秦蒙的鼓舞下,鐵匠隊甩開膀子大幹,得了新的樣品,用油淬火,效果確實比前面好多了,但是,距離秦蒙的預期,還是差太遠了。

鐵匠隊的隊長,乃是西平本地人,叫侯超,三十多了,沒家人,老光棍一個,所以,就投身到秦蒙這裡了。

侯超說道:「將軍,我覺得,您的方法是沒問題的。關鍵是,我覺得咱們幹活的條件,可能達不到要求。」

秦蒙正心裡鬱悶,聽了侯超的話,不覺來了興趣:「那你說,到底差在什麼地方?」

侯超擺弄了一下自己的老鼠鬍鬚:「眼下時令不對,天寒地凍,咱們幹活的地方四處透風,鍛打完的鐵胚,瞬間就涼了。這樣淬火,實際上並無多大意義。」

秦蒙聽得眼前一亮,沒錯啊,自己熟知的工藝肯定沒問題,那麼,就是有什麼環節沒有掌握好。

真是細節決定成敗啊。淬火,必是高溫鐵胚才行,涼了,還淬個屁的火啊?

找到問題,新的問題也隨之而來了。

把簡易漏風的作坊弄得能保持一定的溫度,倒不是做不到,關鍵的問題是,得花錢啊。

秦蒙想想,達奚長儒給自己的財物,還有些黃金白銀,送了黃昆一些,剩下的,那是準備萬不得已的時候才用的。

掂量半天,秦蒙還是把自己最後的老本掏出來,給現錢找瓦匠,天寒地凍。也得把作坊弄好啊。

又折騰了半月,總算是把作坊弄得很成樣子,再次仔細推敲工藝,把能夠想到的細節全解決了,才動手打造了幾把樣品。

功夫不負有心人,總共打造了五把後世馬刀形狀的刀,全部都符合秦蒙的預期。尋常刀劍,碰上此刀一下砍斷,跟謝蘊的斷霓刀,有得一拼。

秦蒙手下的軍官,全數看了這五把樣品,這一看,樣品刀打磨出來刃口如秋水一般宏亮,刀背黑黝黝,如山岩一般厚重。怎麼看怎麼順眼,眼珠子就像是掉裡面再也拔不出來了。

再用手掂掂,那特別舒服壓手的質感,任誰都是再也不想撒手啊。

「將軍,這戰刀,得按照功勞地位配發吧?謝蘊有一把寶刀了,您得分一把,再排下來,我,怎麼也得攤一把吧?」周烈直接把刀抱在懷裡,看樣子是想直接領了。

「不行,這刀,誰也別想了,有大用處。」秦蒙一口回絕了周烈,斷了所有人的念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六章 開爐鍛造

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