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老楊一樣的日子

第三十七章 老楊一樣的日子

一眾軍官齊齊嘆息,對於他們來說,武器已經不僅僅是第二生命一樣的意義,這麼好的戰刀,配在身上,就像是紅粉之於佳人一樣,那誘惑,是任何東西都無法比擬的。

周烈抱著戰刀,眼中所流露出的,幾乎是祈求一樣的目光。

秦蒙氣笑道:「看看,看看,你們一個個的,那點出息吧,一看就是沒闊過的窮人。我費這麼大事,折騰這麼大一場子,難道就打這麼幾把破刀?」

「破刀?將軍,這可不破,你要嫌棄,給我。」周烈還當真了。

秦蒙手伸到周烈懷裡,一把奪回來。

「這東西可是燒錢的主兒,就算是咱們兄弟不吃不喝。也打不出來幾把。除非是朝廷大力支持,撥給足夠的銀錢,才能行。」秦蒙也喜歡這戰刀啊,他撫摸著奪回來的刀,也是滿臉愛惜。

齊遠笑道:「這倒是真的,咱們將軍,可是把自己的家底都搭進去了。就這樣。還欠了令人嘬舌的債。將軍,您的意思,是想把刀獻上去,爭取朝廷支持?」

秦蒙點點頭,把刀放下,連連嘆息。

「齊遠,你和周烈,帶著這五把刀,還有二十親兵,替我跑趟京城吧。一把,送給王爺,一把,送給羅方大將軍,一把。送給薛亮大將軍。剩餘兩把,給黃昆大將軍。」

「啊?黃昆大將軍不過是軍需長官,從不打仗,給他,是不是,是不是……」周烈有點不太明白。

齊遠狠狠鄙視了一下周烈:「呵呵,周烈,知道啥叫縣官不如現管么?王爺和兩位行軍大將軍那裡,雖是位高權重,但黃昆大將軍才是放錢的主官。只要他高興了,手丫子但凡鬆鬆,咱們這一部,可就不是一般的能吃好喝好了。」

眾軍官一陣鬨笑,毫不留情嘲諷周烈。

秦蒙制止住大家:「都別笑了。周烈,此次出行,你只負責戰刀和齊遠的安全,一切,以齊遠為主。齊遠,給我辦好這幾件事情,一,必須要王爺同意我們打造兵器,組成一支威力奇大的騎兵……嗯,取紙筆來。」

紙筆拿來,秦蒙在紙上刷刷點點畫了一幅草圖,指點著給齊遠解釋:「這是組建擁有新型戰刀騎兵的基本戰術構想圖,只要三百,就可形成極具穿透力的攻擊陣列,隨之而來的,就是整個戰術打法的改變,步騎混合,可破鐵騎。」

講解一番,秦蒙確定齊遠明白無誤后嘆道:「王爺乃是行伍出身,一看就明白。但是,這需要砸錢啊。這第二項要求,就是你無論如何,把錢給我弄回來。王爺恐有猶豫,可以在黃昆將軍那裡做文章,你怎麼做我不管,我就要錢。」

齊遠是負責軍需的,知道秦蒙話里的意思,怎麼做都不管,那就是可以採取非常規手段。秦蒙暗地裡送黃昆黃金的事情,他可是在場的。

「明白,將軍,還有什麼要交代的么?」

秦蒙想了一下說道:「再就是咱們鐵匠隊編製的事情,這個,也須王爺點頭。打仗,戰死負傷那是常有的事情。可稟報王爺,這種格外編製,可收留負傷不能再戰,而且沒有家人的兄弟,費用嗎,我們自己干點營生解決,給了編製就行。」

交代完畢,齊遠周烈立刻帶著新打的戰刀,點齊了親兵,略收拾了一下就出發了。

送走齊周,秦蒙讓孫茂暫代齊遠之位,又和侯超研究鐵鍋該如何打造出來。

鐵鍋的技術含量,雖比不得打造良刀,但也不是能夠一蹴而就的。

可以想象,在秦蒙預想的鍋胚上鍛打鐵砂。其間雜質太多,打造出來的鐵鍋,好的,就讓人滿意,不好的,就有一個個的砂眼,眼看著就是廢了。

不過,這個作廢,是在可承受範圍之內,反正這東西是蠍子粑粑獨(毒)一份,能壟斷,就是皇帝閨女不愁嫁,提高售價也就是了。

秦蒙不想在鐵鍋上多浪費精力,就把這件事情,全權交代給了侯超。

為了防止鐵匠隊出工不出力,慢慢有了懶散之風,秦蒙祭出了計件大法。

打造良刀,每出一把質量過關的,可以給銀子一兩,鐵鍋質量過關,一口則是五錢銀子。

當這個規定出來。鐵匠隊簡直要瘋了,恨不得不睡覺也要幹活。

很好理解,二十幾人分工合作,三天就能出一把優質戰刀,中間夾和著,還能打符合質量的兩口鐵鍋。

這樣算下來,一個人平均一天能拿上近一錢銀子,算上管吃管住,一年下來,一個人的收入,就相當於十戶五口農家一年的收入啊。

為了保證鐵匠隊的身體健康,秦蒙得知這幫人不休不眠幹活后,趕緊出台了最多六個時辰工作制,相當於一天最多干十二小時。這才稍稍遏制了鐵匠隊的衝天幹勁。

人重不重要,就在他離開崗位之後的體現。

齊遠在軍中不顯山不露水,秦蒙也知道後勤軍需的重要,也重視他,但還沒上升到非他不可的地步。

可真的身邊沒這人了,才知道這傢伙真的是不可或缺。

戰時,秦蒙可以不顧其他,令行禁止。

但平常時節,所有官兵的吃喝拉撒睡,就全都是必須要解決的事情了。

破爛事一大堆不說,更要命的,是空空的兩手,外加滿身的債務。

孫茂倒是明白點軍需的工作,可跟齊遠比起來,相差的,不是一星半點,而是論層級的差。

秦蒙只能和孫茂湊合著管理日常,掰著手指頭算,齊遠到底什麼時候能夠回來。

還有一個月過年的時候,秦蒙的日子越發難過,債主們紛紛上門。年關將至,你就算是不能把所有欠賬結清,給一點過年錢總不過分吧?

債主的事情,還能推脫抵擋,畢竟,沒誰敢把官兵給逼急了。

關鍵的問題是,快過年了。官兵們也要好好改善一下生活啊。

每年照例,朝廷會撥發這樣銀錢,但秦蒙支起的鐵匠隊那一攤,萬萬不能停,材料損耗特別大,需要現錢支撐,如此一來。挪用各種軍費都來不及,哪還有錢買年貨?

鑒於秦蒙所部欠債太多,誰都不敢再賒欠給他貨物了。

大丈夫不可以一日無錢啊,堂堂一個王爺殿前參將,怎麼就過得跟楊白勞一樣,臨近年關,如此煎熬啊?

就在秦蒙無限感慨的時候,孫茂又過來稟報事情了。

「沒好消息別給我開口啊。」秦蒙的氣也不順,開口就給定了一個很不好的調子。

孫茂臉如同苦瓜一樣,咧咧嘴拱手道:「將軍,確實是不好的事情,但是,您必須要出面解決。」

「又是要債的?告訴他們,要錢沒有,要命……算了,還是好言安慰,給磨走就是了。」

「將軍,這個債主可十分特殊,是來討要鐵砂的。人家拿著官引,證明是她通過正常渠道採買鐵砂,暫時寄放在魏家,被我們查抄,現在過來討要了。」

秦蒙頓時頭大如斗,鐵砂都已經用了一大半了,正主過來討要,這可拿什麼給人家啊?

強橫抵賴,甚至訛人家一筆,秦蒙是絕對有這個實力的。

但是。這不是秦蒙的風格。

「走,去見見。」秦蒙真是硬著頭皮說出了這話。

見了討要鐵砂的人,秦蒙大感意外。

來人是一年少女子,能有不到一米七的身高,長得珠圓玉潤,一身青色錦袍,掩不住那凸鼓身材,鵝蛋臉,有點嬰兒肥,細長眉毛,一雙大眼睛透著几絲潑辣,懸膽鼻下一張小嘴緊繃著,一看就不是好打交道的主兒。

「這位就是秦將軍吧?民女林可君,見過將軍。」那林可君可不似一般女性。根本不怯場,盈盈道個萬福,骨子裡透著不卑不亢。

「哦,原來是林小姐,孫茂,看座。」秦蒙吩咐道。

「不必了,秦將軍,這批鐵砂,乃是西域諸國委託我林家採買的。此物經過了官府審核批驗,喏,這是官引,請看。」

秦蒙擺擺手:「孫將軍都已經看了,我就不必看了。林小姐,還是坐下來談談的好,因為,這批鐵砂,有些,有些……一言難盡啊。」

林可君笑道:「秦將軍,有何難言之處?按照跟西域諸國的約定,這批鐵砂,應該都快到地方了,如今卻是滯留西平。民女能夠理解將軍扣留官方管制的東西,但官引已到,還請將軍快快放行才是。我林家,已經失信於人了啊。」

「嗯,這個嘛……放行是不可能的了。這批鐵砂,本將軍已經用了。雖還剩些,因為涉及到軍情,還是不能給你。」秦蒙感覺,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乾脆,直接點算了。

「什麼?」林可君驚愕無比看著秦蒙,萬沒想到,這位將軍,把別人的貨物直接用了,而且,連點渣子都不放過,那意思,是要全都截留了。

秦蒙清清嗓子:「林小姐,你大可不必擔心,鐵砂多少,官引上都詳細列出了,本將軍會按照行市價格,給你結算的。」

林可君一張俏臉,頓露不善之色,一雙眼睛里,也是冒出火來。

「秦將軍,這是錢的事情么?我林家世代經商,講究的就是一個信字,客戶那裡要的是鐵砂,我給人家錢,能解決客戶的問題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七章 老楊一樣的日子

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