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砸牆而入

第三十五章 砸牆而入

再看魏朗,身體擺的姿勢甚是恭敬,臉上也似乎對秦蒙充滿了敬意。

但那嘴角,卻是怎麼也掩蓋不住那心底里泛出的嘲諷。

你是將軍又如何?殺敵無數又如何?在我們魏家大門前,還不一樣要磕頭?

豪門的底蘊,不是你等匹夫所能想象得到的。

秦蒙從魏朗的嘴角,讀懂了他想表達的意思。心裡火大,表面上卻沒有露出分毫。

「謝蘊,聖上信物於此,整齊兄弟,隨我一同參拜。」

秦蒙說著,自己先整理了一下容裝,看謝蘊等人都整理好了,率隊拜在香案之前。

「臣秦蒙,靠山王殿前參將,率部下謝蘊等,參見吾皇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謝蘊等人也都學著秦蒙,對著香案三拜九叩。

秦蒙起身。見魏朗想要叫人收起香案,臉上帶著詭譎的笑意道:「魏少且慢。」

魏朗有點無法接受秦蒙的稱謂,但也知道秦蒙有事情要說,便拱手道:「未知秦將軍有何吩咐?」

秦蒙笑道:「我部將士,浴血沙場,上忠我聖明天子,下報黎庶供養之恩。平生所願。見天子聖顏也。然天子神龍之蹤,豈能說見就見?得見天子聖物,亦足慰平生。可將聖物供奉於此,待我部其他將士都來參拜,再收拾也不遲。」

魏朗感覺秦蒙的笑里,可沒憋著什麼好心眼,但轉念一想,就算是無法拒絕,你還能怎樣?總不至於拿天子信物做文章吧?那可是大不敬,要抄家滅族的。

「呵呵,既然秦將軍有此美意,那就先放這兒吧。秦將軍,裡面請。」魏朗說著,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秦蒙擺手道:「天子聖物於此。豈能繞過?謝蘊……」

「末將在!」

秦蒙臉一黑道:「天子聖物,不容褻瀆,案前必跪,案邊不得有人驚擾。先把周圍的閑雜人等趕走,然後找兩個兄弟守在此處,香案十丈之內,不得有人靠近,違者,格殺勿論!」

「末將遵令!」謝蘊拱手領命,一轉身,點指兩人:「你,你,在此守衛天子聖物。將軍有令,十丈為界,膽敢進入者格殺勿論!其餘者,將周邊閑雜人給我趕走!」

將領身邊親兵,那一個個的都是執行命令的機器人一樣,聽到命令,紛紛腰刀出鞘,眼露凶光,把香案邊的魏家人十分野蠻給驅趕走了。

謝蘊點到的兩人,在香案邊一左一右,抱著出鞘的刀,就像是門神一般杵在那兒。

魏朗驚呆了,萬沒想到,秦蒙居然來了這麼一番操作。

這可是魏家地界啊,怎麼經秦蒙這麼一弄,倒成了禁地了?

十丈以內,這豈不是連魏家主家大門都給封住了?

定定神,魏朗這才有些發懵道:「秦將軍,您這是,這是……」

「哦,天子聖物,容不得半點差池,若是損毀,非獨你魏家領罪,本將軍也是要受牽連滴。因此,不得不出此下策啊。」

秦蒙說得一本正經,無比誠懇,剛才魏朗是什麼神情,此時的秦蒙,就是什麼神情。

魏朗這才恍然大悟。原來秦蒙在這兒等著他呢。

原本設計好的,借聖物讓秦蒙對著魏家大門磕頭,現在,轉變成了秦蒙轉借聖物把魏家大門封了。

借口,同樣是不容置疑,無可辯駁!

魏朗恨得牙根都痒痒,但卻是沒有任何辦法。

「秦將軍,魏家盛情邀請您,如此,就進不了門了。」魏朗倒也有些急智,想以這個借口讓秦蒙口松,只要秦蒙進入魏家,那就有話頭讓他解除這裡的封禁。

「呵呵,魏少,本將軍早就想到這一點了。郝萌,兄弟,過來。」

郝萌聽到秦蒙叫他,屁顛屁顛跑過來:「哥哥,找我幹什麼?」

秦蒙清了一下嗓子:「兄弟,還記得哥哥跟你說的話么?想吃飯,就得幹活。現在。你表現的機會來了。」

郝萌的眼睛里,頓時放出了光彩:「哥哥,讓我幹什麼?」

秦蒙點指香案和魏家大門說道:「為了保護聖物,哥哥可是把方圓十丈給封了,門,咱們是不能走了,但咱必須進這宅院,來,把門邊的牆給哥哥砸個窟窿出來。這件事若是做得好了,一個月肉包子管你夠!」

郝萌興奮得差點蹦起來:「好嘞,哥哥,你就給我準備一個月肉包子吧。」

說完,郝萌小眼睛四下掃視,門口的一對石獅子,落入到他的眼裡。

郝萌奔過去,兩手抓住了鏤空的兩條石獅子腿,雙膀一較勁,將石獅子舉了起來。

一聲怪叫,郝萌掄圓了石獅子,向那秦蒙指的遠離大門的院牆沖了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郝萌掄石獅子。把院牆砸塌了一丈多寬。

「咳咳……」郝萌被飛揚的灰塵給嗆得要命,還不忘秦蒙的承諾:「哥哥,這樣可以吧?肉包子沒跑了吧?」

秦蒙大笑:「可以了!走,兄弟們,咱們會會這西平有名的魏家。」

除了那兩個看護香案的士兵,其餘一眾人,都跟著秦蒙,順著郝萌砸塌的院牆豁口,走進了魏家。

「人都死哪兒去了?叫我過來敘敘,怎麼連個喘氣的都沒有?」秦蒙進了魏家大院,大呼小叫。

魏朗驚怒交加,恨不得將秦蒙手撕,但想想他身邊這些猛獸般的手下,也不得不咽下這口惡氣。

聽得秦蒙叫人。魏朗還不得不趕緊過去。

「秦將軍,蔽舍已備好酒席,請秦將軍……」

不等魏朗說完,秦蒙一擺手道:「不必了,魏少,且帶我去看看所需物資,眼下初雪已至,寒冬不日將至,若是凍餒將士,我這將軍,也就當到頭了啊。魏少不至於致我於此等田地吧?」

秦蒙撕掉了客套的外衣,此時的語氣中,已經有了濃濃的威脅之意。

魏朗頓感汗毛倒豎,無數濃濃殺意如群狼伺羊一般牢牢鎖定了他。

十幾個親兵,當真是心念跟上司共進退,將軍看這廝不順眼,當下屬的,當然要看著更不順眼了。

魏朗感覺自己的身上,出了一層的白毛汗,他哪敢支吾?

道了聲請,魏朗帶著秦蒙一眾人。從院子左側進入到後院,再穿過幾道門,來到了魏家的倉庫那裡。

魏家倉庫,修建得算是處心積慮。

這是一處獨院,有個獨門,四周都是高達三丈院牆圍著,無需細看。粗略一打眼,就知道這院牆乃是夯土建制,跟正規的重鎮防禦城牆,沒什麼差別。

倉庫是獨立的,但它的獨門,卻是只有通過魏家大院才能進來,看來。這倉庫對魏家人的意義,非同尋常。

讓秦蒙稱奇的,是倉庫里的守衛人員,一個個跟尋常護院截然不同。

眼中,都有殺氣,一看就是見過血的。

有的人身上,有濃重的行伍痕迹,這一點,秦蒙是再熟悉不過了。

魏朗讓人打開倉庫,不管內心如何,表面上得十分恭敬引領秦蒙進入。

「秦將軍,這就是我魏家庫存的羊皮,都是上好的貨色,家父有言,將士們守土有功,這些計八千餘張,全送與將軍了。」

秦蒙嗤了一聲道:「保家衛國,乃我輩本分!豈能有寸功就與民爭利?八千張對吧?本將軍會按時令價格予以結算,走,咱們再看看別的地方。」

「這……」魏朗真的無法理解了,這位秦將軍,橫了這許久了,到頭來,白給他居然不要。

要知道,這些羊皮,可是價值不菲,秦蒙但凡動動心思,白拿之後上報採買價格。哪怕是最賤的時候,也是非常可觀的一比收入啊。

難道還有不愛錢的?魏朗看不懂秦蒙。

「魏少,還等什麼?帶我到處走走啊,莫非你以為本將軍見到好東西就強佔為己有?用你的話說,國家可還有法度呢。放心,我就是看看,有沒有我軍中所需,順道一併採買。」

魏朗本不欲帶秦蒙逛倉庫,但人家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想拒絕,也拒絕不了啊。

魏家倉庫內的貨物,當真是琳琅滿目。

絲麻之布,各種糧食,應有盡有。

這些東西。在隋初北塞這個物質極為匱乏的時代,那是堪比黃金一樣的硬通貨啊。

魏朗擔心不已,一旦秦蒙看上了什麼,沒別的,你只能乖乖奉上啊。

即便是秦蒙按照時令價格給付銀錢,但那不是魏家所想要的。

魏家囤積這麼多緊俏物資,為的就是賺常人難以想象到的錢啊。

好在,秦蒙溜溜達達,粗略掃了幾眼,就不再看了。

忽然,魏朗心裡一緊,秦蒙眉頭皺了起來,不停用鼻子嗅著,他是聞到了什麼味道。

魏朗上前,剛要問,卻被秦蒙一擺手制止了。

秦蒙嗅到了一絲非常感興趣的味道,他集中起所有的注意力,按照嗅到的氣味方向,走了過去。

「讓我看看這裡的貨。」秦蒙找到了源頭,是很不起眼的一個庫房門。

魏朗臉上頓時露出了為難的神色:「秦將軍,這是別處商家寄存在這裡的貨,非是我魏家所有啊。」

「打開。」秦蒙淡淡說道。

魏朗嘴角抽了一下,稍稍想了一下,便讓人打開了這間倉庫的門。

庫門一開,一股濃重的味道撲面而來,秦蒙可以斷定這裡面是什麼了。真是天助我也,秦蒙做夢都想要得到這東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砸牆而入

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