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狐假虎威

第三十四章 狐假虎威

周烈拱手稱喏,馬上點一親兵,喝令其務必一刻鐘之內,將人馬帶到此處。

那親兵聽了命令,立馬撒丫子就跑。

要知道,秦蒙一行人緩慢行走至此,可是經了三刻鐘,這路程可不短。

軍令可不是開玩笑的,遲了是要砍腦袋的。

那魏大管家一看秦蒙來真的,頓時有些慌神。

不過,他還是沒從豪門思維中徹底擺脫,比秦蒙級別高的人,他也不是沒打過交道,一般來說,彼此顧忌,沒人敢一下子把臉撕破。

想了一下,魏大管家拱手道:「這位將軍,您可想好了,若是這般恣意妄為,大隋可是有朝廷,有法度的。」

「你也知有朝廷法度?我將士肝腦塗於國土,缺冬衣採買羊皮,你居然囤積居奇,想發國難財么?呵呵。聽你這口氣,上面有人啊?好,孫守備何在?」

孫茂此時對秦蒙已經是畏懼到了極點,聽到點自己,趕緊過來拱手彎腰:「末將在。」

「取紙筆,本將軍有重要軍情稟報王爺。」

孫茂趕緊去找,魏大管家嘴唇動動,欲待阻攔。但看看周圍一個個凶神惡煞一般的人,哪敢亂動?

「西平魏家,見利忘義,趁我將士短缺寒衣之際,哄抬物價,此等行為,何異於通敵賣國?更念大隋突厥劍拔弩張,隨時有大戰爆發可能,本將軍不得不行臨機當斷之法,徹查西平魏家,有無通敵之嫌。」

秦蒙等孫茂取好紙筆,略一想,就說出了上報內容。

按照秦蒙的要求,孫茂在這份文書上籤了自己的名字,然後送秦蒙讓他簽了名字。

「齊遠,著快馬加急送至王爺處。省得有人惡人先告狀。」

齊遠收好文書,馬上派人飛馬送信。

此時,門外傳來了嘈雜的腳步聲,一人飛身進入,單膝跪在秦蒙面前:「稟將軍,街道已經完全封鎖,請將軍檢視。」

秦蒙打了個響鼻,懶洋洋站起:「嗯,走,出去看看。」

魏大管家這才意識到大事不妙,想要上前跟秦蒙商量,卻被謝蘊惡狠狠擋了下來。

秦蒙溜溜達達出了這棟宅院,看大街上士卒林立,把一條街圍得水泄不通。

街上的大多數百姓,早已跑開,也有幾個實在躲不及的,躲在店鋪邊緣不知所措。

秦蒙大聲道:「本將軍封鎖這條街,非為別的,乃是要盤查突厥細作。魏家有重大通敵嫌疑,所有魏家產業,一律封存,待本將軍查明真相后,再做定奪。」

說罷,秦蒙一揮手,讓士兵在商鋪上貼了封條,留下一小隊人看守,揚長而去。

回到營中,秦蒙安撫士卒,要孫茂注意魏家動向。

折騰這一回,秦蒙感覺額頭冒汗,身體有些吃不消了。

外傷傷口,已經癒合,但秦蒙肩膀處,有骨裂的跡象,這玩意可不是一個月就能修整好的。

這沒法較勁,只能靜養。

就在秦蒙想要休息的時候,就聽見大呼小叫的聲音響起:「哥哥,哥哥……」

秦蒙還真的很想念這個傻兄弟,示意謝蘊撤了房間守衛,放郝萌進來。

等見到郝萌,秦蒙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僅僅一個月的時間,郝萌真正上演了一出大變活人。

原來,這小子瘦高麻桿一般。

現在,郝萌一身肉,那麼高的身高,竟然能讓人感覺往橫里長了,可想而知,這貨胖了多少。

那大餅子臉。更加圓了,就像是一個大臉盆一般。

相映襯之下,那眼睛顯得越發小了,那嘴,越發大了。

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郝萌還背了一個大口袋,不知道裡面裝的是什麼。

「哥哥,我給你帶好吃的了。」郝萌心眼最直接,他心裡惦念著誰,就會想著把好吃的給誰。

打開口袋,秦蒙差點被逗樂了,郝萌背的,原來是滿滿一口袋肉包子。

郝萌大手一抓,拿了五六個大包子,遞到了秦蒙面前。

秦蒙拿了一個,放嘴裡吃,示意郝萌也吃。

郝萌一口兩個,眼見嘴只動了兩下,就吞了下去。

秦蒙一個沒吃完,郝萌已經近二十個下去了。

幸虧這是在軍旅,也幸虧楊林的恩賞銀錢多,要不然,這傻小子還真不好養活,太能吃了。

「哥哥。你吃啊。」郝萌見秦蒙吃了四五個就停下了,趕緊勸他吃。

「兄弟,哥哥可不似你那般腸胃,這些,就飽了。你別管我,自己吃吧。」

郝萌點點頭,用實際行動,回應了秦蒙。

一大口袋包子,足夠十來個人的吃食,不到一盞茶的時間,全讓郝萌干光了。

「兄弟,這些時日,都幹些什麼?」秦蒙打心眼裡很寵溺這個傻兄弟,但是,他也不想郝萌就這樣渾渾噩噩過下去,既然認了這個弟弟,秦蒙覺得自己有義務好好引導他,讓他做一個有用的人,而不是那種被人豢養的廢物。

「吃啊,睡啊,玩啊。」郝萌蠢萌蠢萌答道。

秦蒙微微一皺眉道:「兄弟,你吃飯得用錢吧?那這些錢是怎麼來的?可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這些錢,是咱們所有兄弟浴血沙場,拼著命賺來的。你說。你能什麼都不幹,白白享受這樣的錢財么?」

「哥哥,那你說,我要幹些什麼?」郝萌耷拉下腦袋,有些不好意思。

「到軍營里,問問周烈,他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兄弟,咱們不管幹什麼,都要先做事情再拿錢,這樣,咱們憑自己本事賺錢,想吃什麼吃什麼,誰也不能說三道四。白白伸手要錢,那是很丟臉的事情,知道么?」

「哥哥。我知道了。我聽你的,這就到軍營里去。」郝萌一擦鼻子,起身就要走。

就在此時,孫茂求見,說是有重要事情稟報。

秦蒙讓孫茂進來彙報,也讓郝萌留下,讓這個傻兄弟多認識認識軍里的軍官,對他肯定是有好處的。

給郝萌和孫茂介紹互相認識之後,秦蒙問道:「孫守備,可是魏家那邊有了消息?」

孫茂拱手道:「回將軍,正是此事。魏家大公子魏朗,欲見將軍,我言將軍身體有恙,不宜見客。那魏朗便直接跟我說,魏家絕無冒犯將軍之意,乃下人辦事不利,已經懲治,軍中所需物資,願馬上悉數奉上。」

秦蒙冷哼一聲道:「即是奉上,就把物資送來,物資到,自少不得他銀錢。」

孫茂遲疑了一下道:「將軍,魏朗言道,那物資都在魏府倉庫。請將軍到魏府一敘,一來給將軍陪個不是,二來,跟將軍認識認識,以後少不得還要見面,交個朋友,一切都好說。」

秦蒙臉色越加陰沉:「那魏家算是什麼東西?我秦蒙,一行伍莽夫爾。眼裡只認得天子,王爺,以及我的上司。似此等門閥,所為端的可惡,不修理他,已是仁慈,還要我上得他門?」

孫茂一哆嗦,壯壯膽。還是小心說了下去:「將軍,還是,還是去一趟比較好吧。以您威名,魏家確不敢得罪。糧秣衣物,魏家不敢說甚,滿足供應。但軍中所需甚雜,西平地面上,有些事情,確實繞不開魏家。」

秦蒙微微一皺眉,孫茂說的確實是有道理。

必需品,魏家是不敢短缺供應,但尋常生活用品呢?成批量購置,若是市面上短缺,還真的需要魏家協調辦事。

「嗯,如此,還必須要會會魏家了。孫茂,告知魏家,我馬上就過去。」

「啊?將軍,這,這……」

「這什麼這?本將軍難道還要等他魏家有空邀請么?去見他,已經是給他天大的面子了,快去。」

孫茂不敢再說,馬上轉身通知魏家了。

秦蒙點謝蘊著二十親兵跟著,帶上郝萌,向魏家而去。

那魏家主宅,在西平南郊一處依山傍水之地,佔地極為廣闊,孫茂趕回到秦蒙身邊,給他介紹,眼睛所及之處,皆是魏家之地,小河彎處那一片宅院。都是魏家直系才有的地產。

待到近前,秦蒙發現,魏家的宅院,比西平主城裡的商鋪,還要氣派,主家大門,寬大厚重不說,就說大門前兩層台階,都讓人感覺有高人一等的意思。

一不到四十的中年男子,頭戴狐裘帽子,身著錦袍,正在台階下候著,一見到秦蒙一行人,馬上迎上,頻頻作揖。

這男子正是魏朗,客套之後。並不著急引眾人進院。

「各位,且稍等,因家中受聖上眷顧,少不得有些規矩,還望見諒。」

說完,魏朗一拍手,那大門後面,抬出一個香案,那上面擺放著供奉香燭,一檀香木盒,被供奉中間。

「將軍,我大隋與突厥死戰,身為大隋子民,自當量力為國。西平魏家不才,倒也出得不少錢糧,聖上因此予以勉勵。此為聖上嘉獎之書,請將軍上前參拜。」魏朗臉上帶著無比恭敬,無比誠懇的神情說道。

秦蒙心頭火起,鬧了半天,魏家整了這一出等著他啊。

什麼聖上嘉獎之書,分明是大戰之際,於各處調配物質,需要用到各地的世家門閥,因而都以聖上的名義,給予所用之家文書勉言獎勵,到了魏朗這裡,就好似成了他們魏家獨有的。

就算是你獨有的,你放家裡供著就行了唄,非得抬出來,讓進魏家的人參拜一下?

看香案擺放的方向,正朝著魏家大門,這分明就是狐假虎威,讓你不得不對魏家之門磕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狐假虎威

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