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周盤秦郎

第二十一章 周盤秦郎

呼衍部的噩夢,始於大隋騎兵,卻是被大隋步兵推到了頂點。

有了秦蒙帶領的騎兵贏得時間,大隋一千九百步卒毫不費力衝進了呼衍部營盤中。

呼衍部的部眾,忽然發現,原來步兵是這麼可怕。

步兵的兵器,大都是長矛,而且在狹窄空間中,能五人一組進行戰術配合。

無論當面之敵有多少,五柄長矛齊齊遞出,形成一個攻擊面極廣的攻擊區域。

突厥人大多是彎刀,在馬上使用,藉助坐騎衝起來的速度,可以增加劈砍的威力。

但沒了速度,哪怕是在戰馬上,除非冒著自己被串成糖葫蘆的風險,戰刀根本就夠不到對方。

「砍頭砍頭,請功的時候。這玩意最好使。」

不知道誰喊了一嗓子,步兵戰士立馬心思就活泛起來。他們分出部分人,撿起突厥人丟掉的戰刀,開始瘋狂收割敵人的人頭。

無論是誰,打順風仗的時候,都很威風。但打逆風仗,尤其是被屠戮一般壓制,沒多少人能夠在這樣的環境下堅持下去。

呼衍部落的人,很快就崩潰了。

首領帶著親信,奪路而逃。為了能跑快點,甚至直接對擋道的自己部落的人下手。

其餘部眾。如沒頭蒼蠅一般亂竄。

為了爭奪可能的逃跑空間,他們甚至不介意自相殘殺。

周烈得了秦蒙命令,策馬命令道:「秦將軍有令,馬上打掃戰場。敵虜人頭可以不要,但戰馬必須要搶!秦將軍說了,只要能搶得戰馬,等同於斬首四個敵虜!」

現在。大隋士兵們完全沒有害怕敵人的心理了,這個時候,撈戰功成了他們最大的心思。

聽到搶戰馬這麼實惠,許多人紛紛放棄了砍人,轉而去搶奪戰馬了。

「收攏部眾,馬上撤離!」秦蒙可不能像士兵一樣,打高興了就由著性子來。

什麼時候,將領都要保持著最清醒的頭腦,否則,戰場上的天堂地獄,往往就在一瞬之間。

周烈幾個校官,非常熟練執行秦蒙的命令。

要知道,令行禁止,確實是軍隊的規矩。但真正實行起來,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尤其像眼下的情形,士兵們好不容易打了勝仗,眼瞅著能報戰功的人頭,戰馬到處都是,誰不想多撈點啊?

收攏部眾,可不是嚎兩嗓子就行了。看到不聽話的,上去兩鞭子,驅趕了幾個,才能把收攏命令執行下去。

秦蒙一部撤出呼衍部,發現謝蘊那部正在那兒大眼瞪小眼站著。

呼衍部遭遇攻擊的時候,達坦部確實想要馳援的,不過,百餘騎剛出來,就被謝蘊部一頓箭雨給干回去了。

反覆兩次出來,達坦部也怕了。

最要命的是,這個時候秦蒙他們衝進了呼衍部行營,那一頓屠戮,慘叫聲遠遠傳到了達坦部那裡,他們本來就打怵出來,聽到同伴這麼凄慘,誰還敢出來啊?

「周烈,率部上山。令五百人將戰利品送回營寨,其餘部眾,于山腳上選狹窄處布下防禦方陣,接應謝蘊部。」秦蒙觀察了一下戰場,下達了新的命令。

等周烈回到了山腳,布下陣型,秦蒙命令謝蘊部每兩列為一隊,身體朝著犬牙大寨的方向,接替掩護,循序撤退。

等謝蘊部退到了山腳,突厥那邊的阿史那部,才糾集了大量騎兵,掩殺過來。

謝蘊部還有許多箭矢,一聲令下,箭如雨發,阿史那部眼看死傷不少,趕緊勒住了部隊,撤出了箭矢攻擊範圍之外。

秦蒙欲待換門列陣回寨。卻見一突厥騎兵從阿史那部緩緩騎來,張開雙臂,大聲喊叫。

「且慢放箭,聽一聽那突厥人說什麼。」秦蒙見謝蘊部張弓待發,趕緊下了命令。

那突厥騎兵到得距離秦蒙五十幾步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這個距離,剛好能夠聽到對方說話的聲音。

「爾等卑鄙,竟然偷襲我聯合部落。要是真的有勇氣作戰的話,可敢拉出來,兵對兵,將對將好好打一場?」那突厥人說的是中原話,都不用翻譯了,只不過,語氣間竟然有些氣憤,大聲指責隋軍。

「喂喂喂,說什麼呢?看見天上是什麼了么?大太陽!青天白日,我們堂堂正正下山,是從你們營寨門口進入的。這怎麼叫卑鄙偷襲?看你中原話挺溜的,但卻是沒讀過書,不知道偷襲是啥意思吧?」

開玩笑,打仗都打贏了,嘴炮還能輸?

突厥人被噎得半晌說不出話來,憋了半天道:「你們中原人就是詭詐,不敢像我們突厥勇士一樣,約個地方公平打一仗。」

秦蒙無比霸氣一撇嘴:「要麼說蠻夷之邦,所見愚不可及呢。你咋啥話都敢說呢?行軍用武,能像街頭潑皮打群架?凡戰者,以正和,以奇勝。兵者……對了。忘了你的文化程度了,聽得懂么?」

對面突厥人更是語結,別說他不懂了,就是中原士兵,又有幾個懂的呢?

這個時候,秦蒙有些懷念劉牛兒了,要是他在身邊,肯定會幫腔說話,挑起鬨笑氣氛。

很可惜,他是步卒,達奚長儒給配的是騎兵,這人就留在達奚長儒那裡了。

「你是何人?就知道狡辯,不是勇士!」突厥人有些惱羞成怒了。

秦蒙一笑,擺了個自認為最能體現儒雅瀟洒的姿勢:「說我不是勇士?就憑你也配?汝可知周盤之秦郎乎?」

突厥人懵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過了一會兒,才搖了搖頭。

「哈哈哈,兄弟們。看見沒有,這傢伙居然不知道我的名號。當日咱們那麼點兄弟,就把十幾萬突厥人打得不敢近身,大哭而去,這傢伙居然說不認識我。瞧瞧,瞧瞧。那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謝蘊二十餘騎,皆在秦蒙身邊,聽罷也覺得可笑。

這幫人可不似文明人,處處有著矜持,一聽長官說對方沒見過世面,覺得太有道理了。紛紛縱聲狂笑,就好像是嘲笑那突厥人是鄉巴佬一樣。

突厥人被笑得如坐針氈,忍不住喝道:「爾一無名之輩,何其狂妄?你有甚本事,要我知道你名?」

秦蒙大刺刺策馬到了本部步卒之前,一指戰馬道:「看仔細了,這是不是你們突厥王族的坐騎?想知道怎麼到我胯下,不必問我,問你們突厥王族。哼,告訴你啊,周盤秦郎威名,當讓突厥小兒不敢夜啼,不知周盤秦郎者,不足與語,且去且去,莫要妄自丟了性命。」

那突厥人看看秦蒙坐騎,陡然吃了一驚,細看之下,可不正是突厥王族的馬鞍紋飾么?

秦蒙言語表情,卻是狂到沒邊了,可他還真的沒底氣再問下去了。

眼見秦蒙撥馬返身,自知再說也無益,便也回歸本撥人馬那裡去了。

秦蒙引人回歸大寨,原大寨士卒。有很多不知道秦蒙所說的周盤秦郎是什麼意思,便偷偷問秦蒙帶來的人。

等聽說秦蒙這些人的事迹之後,所有士卒,再看秦蒙時,已經是帶著崇拜的目光了。

怪不得新來的將軍膽子如此之大,用兵如此果敢,人家那是率殘部收拾過數十倍敵人的。

一時間,士卒們的談論,不是剛才的大勝,而是秦蒙的事迹。

到了大寨,士卒們還沒從興奮中安定下來,一個個的非常有幹勁。本來清點戰果是齊遠乾的事情,大家全都幫忙清點。

齊遠向秦蒙彙報的時候,士卒們還聚在周圍,就是想看看,新來的將軍,會怎麼處理這樣的戰功。

「稟將軍,此次我犬牙寨大獲全勝,斬首四百有餘,俘獲軍馬五十匹……」

不等齊遠彙報完,秦蒙不耐煩擺手道:「怎麼上報,那是你的事情,說與我做甚?對了,趕緊到中軍大營那裡,給我要十頭牛,兄弟們打得不錯,該好好犒勞犒勞。」

士兵們一片歡騰,齊遠卻是苦了臉。

「將軍,這,這有些不妥吧?犒勞乃是上峰意思,看你功勞給的恩賞,咱們這麼直眉楞眼要,有點,有點……」齊遠有點唯唯諾諾,這事情不好辦啊。

「有點什麼?」秦蒙一瞪眼睛道:「真不知道你這個負責軍需的長官是怎麼當的?直接向王爺要?那是咱們的風格么?咱們打得不錯,這是應該的,軍人嘛,保家衛國為己任。但是,咱們打得好,是不是軍械損失很大?需要補充吧?你可以在咱們消耗的軍需物資後面,加上十頭牛。想來負責軍需調配的中軍,大筆一揮也就給了。若是不給,就可以到王爺那裡,說是軍需裝備調撥不足,王爺那是什麼人啊?看看戰果,會給的。去吧去吧,特么的,老子是統領犬牙寨的,不是到這裡管軍需物資的。這樣的事情,本長官只教你這一次啊,下次再用這些屁事煩我,這個軍需官,直接就滾蛋是了。」

一番話下來,不但齊遠目瞪口呆,就是圍在周圍的士卒,也都是面面相覷。按照這位新將軍的邏輯,只要打了勝仗,只要臉皮足夠厚,經常吃肉,那是絕對沒問題的啊!

這樣的領頭人,我喜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周盤秦郎

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