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主動出擊

第二十章 主動出擊

秦蒙等的就是這個,犬牙寨士氣低落,不提振起來,根本就沒有戰鬥力。

請將不如激將,秦蒙就借著吃肉羞辱眾官兵,達到自己的目的。

「呵呵,周烈,你的意思是,我為將不公了?」秦蒙弔兒郎當說道。

周烈一皺眉,拱手道:「卑職不敢。」

秦蒙懶洋洋一轉身,對吃肉的部下說道:「都放下都放下,沒聽到犬牙寨的兄弟說咱們吃肉是我不公平么?來,都把甲衣脫下來,讓他們看看,咱們為什麼能吃肉。」

謝蘊二十餘人,拽拽地笑著,將身上的衣甲褪掉,每個人的身上,幾乎都布滿了如蛇盤旋一般扭曲醒目的傷疤。

看到的人,無不驚心,那傷疤。可以無聲地訴說,有多重有多深,某些部位的傷疤,甚至讓人驚訝,這人怎麼活下來了?

還有,幾個人晃晃雙手,那手背處有的地方沒有癒合。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

這是怎樣的一群人啊?犬牙寨官兵也是見識過惡戰的,但像這幫人這樣,身上的傷疤證明地獄邊上滾打無數次的,還是第一次見到。

秦蒙挑釁一般說道:「周烈,咋樣?這幫人吃肉,你們看著,服不服?」

周烈頓時語結:「服。可是將軍,這裡的弟兄們也是奮勇殺敵啊,雖然沒您帶的人傷疤多,但也是傷痕纍纍啊。」

秦蒙哼道:「什麼你的我的?本長官既然接手犬牙大寨,那所有人就都是我的兄弟!兄弟們,今天王爺恩賞,給了犒軍之物,但人人有份。本長官覺得不公平!」

說到這裡,秦蒙無比嚴厲的眼神,掃過了集結戰士。

「有的兄弟,奮不顧身,捨生忘死!有的呢,則是臨敵膽怯,畏縮不前。你們說,不怕死的和怕死的,都一樣吃肉,公平么?」

秦蒙聲若奔雷,校場上頓時鴉雀無聲。

「周烈,還有全體弟兄們,把衣甲卸下,誰身上的傷疤覺得可以拿出來炫耀一下,吃肉!」

周烈奮然脫下衣甲,他身上,也是傷痕無數,有的還是新傷,包裹處還隱隱滲出血跡。

「你可以吃肉了,管夠!要是吃撐了還沒覺得吃夠,那就吐了再吃!本長官這裡,只要打仗不要命的,犒賞下來,絕對撐死你!」

周烈感覺心裡像火一樣在燃燒,肉香對他的誘惑,甚至比不過被秦蒙激了的要發泄感覺。他走到火堆邊,抓起烤肉,像謝蘊等人那樣,胡吃海塞。

「本長官眼裡,日常有上下級之分,論功行賞,只看殺敵多少,人人平等!你們還等什麼?露出你們的傷疤,吃肉啊!」

砰砰砰,校場上傳來了陣陣摔落衣甲的聲音。

很多士兵,露出了自己的傷疤,帶著發泄一般的情緒,上來抓肉吃。

秦蒙看到,還有幾百人站在那裡,眼中露出羨慕的神情,卻是沒有上來吃肉。

「你們,怎麼回事?身上沒傷疤啊?」

被問及的士兵。紛紛低下了頭,不敢與秦蒙對視。

「本長官問你們,想不想吃肉?」

那些低頭的士兵,沉默無語。

「特么的,本長官問你們想不想吃肉,怎麼連個話都不敢說了?一個個的,連個娘們都不如!如果真的以為自己是娘們,那以後你們也別披著戰甲了,都特么給敢殺敵的弟兄們縫補衣衫!再問你們一遍,想不想吃肉?」

「想!」低頭的士兵把頭抬了起來。

「都特么給老子大點聲,老子耳背,聽不到!」

「想!」士兵們這一次,非但聲音響亮,眼睛里已經冒火了。

「好,還算是有點爺們氣。不過,本長官最講究公平,讓你們和身上有傷疤的弟兄一起吃,有點對不住他們了。這樣,咱們立個軍令狀,本長官不日要教訓教訓那些突厥人,誰敢立狀殺幾個突厥人。就可以去吃了。」

「我敢立狀!」

「我敢立狀!」

……

這已經不是為了吃口肉了,要是不敢立狀,吃不到肉都是小事,那人,可丟不起啊。

「好!齊遠,把牛羊都宰了,讓弟兄們吃個夠!」

齊遠面有難色道:「將軍,都殺了,這,這以後怎麼辦?」

秦蒙眼睛一斜:「怎麼辦?再跟王爺要啊。只要咱們打仗打好了,理直氣壯跟王爺要啊。王爺憑什麼不給?要是吃肉就能殺敵,估計王爺能把咱們大隋所有的牛羊都牽過來。殺,快!」

齊遠去監督殺牛宰羊了,秦蒙轉面眾士兵,高聲道:「兄弟們,肉,咱們是管夠了,但咱可得先說好了啊,以後能不能吃肉,可全看咱們能不能打了。特么的,養條狗要是不看門的話。還能給吃的?直接燉了就完了。要是你們給老子丟了臉,不但沒肉吃,都一個個自己把腦袋砍下來吧。」

士兵們一陣鬨笑,有人高聲道:「將軍,您說要教訓教訓突厥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教訓啊?」

秦蒙順著聲音點指道:「看把你能的,吃肉以後腦子壞掉了?打仗,可不能光憑著一股蠻勁兒,而是要動腦子,看準了機會,一口咬下去,直接要了對方的命!打不打,那得看本長官決定了,你特么說打就打。那你特么是長官了。」

一頓犒賞,讓秦蒙和大寨官兵之間的距離,陡然間親密起來。

而且,大寨官兵的精神面貌也隨之陡然一新。

秦蒙見士氣可用,便和謝蘊周烈一起觀察敵情,準備主動出擊,給他來一傢伙。

半旬過後,秦蒙帶領幾個校官,在大寨中商議出擊目標。

突厥人因為勢大,而且在交戰中獲勝不少,未免有些怠慢。

犬牙寨山下所臨之敵,乃是突厥三個部落組成的聯軍。

大的一部,自然是阿史那氏一部,他們是老大,穩居聯軍之後,顯然是把前面兩個小部當炮灰的。

其餘兩個小部,一為呼衍部,也就是後來的呼延一姓的祖先,另一部為達坦部。

秦蒙通過觀察分析,呼衍部和達坦部被擺在阿史那部突前位置,正是抵擋正面之敵的緊要關節。

因為懈怠了。這兩部的日常警戒非常懶散,在秦蒙這些正規軍眼裡,根本就算不上嚴格意義上的軍隊。

攻之,阿史那部急切間要繞過這兩部才能接觸到進攻的隋軍。

因此,迅速攻擊一部,狙擊一部,採取速戰速決的方式。小勝即回,可以一戰。

周烈幾個提出意見,秦蒙綜合考量了各種可能,制定出了詳細的作戰計劃。

選好了日子,秦蒙集結部眾,做了戰前動員,率部直接殺下山去。

山下的突厥人。做夢也沒有想到,犬牙寨就這麼點兵力,居然敢殺下來。

呼衍部,算是突厥小部落了,此次出征也出了五千人手。達坦部比呼衍部稍大,出了八千多人。

身後的阿史那部,雖然主攻方向不是這裡,也有一萬餘眾。

如此懸殊兵力對比,突厥人認為,犬牙寨只要據險力守,就不錯了。

要說主動攻擊,那肯定是看兵盛一方什麼心情了。

隋軍殺下山,突厥呼衍部負責警戒的前哨還以為眼花,驚覺注目時,已經能夠清晰看到隋軍的清晰面目了。

稍稍反應了一下,等到反應過來,要出聲示警的時候,隋軍已經期近到了近前,那一個個猙獰的面孔,所帶來的死亡一般的震撼,讓他們竟然慌亂無比。

秦蒙強調的,就是一個字,快!

在選擇主攻方向上,撿柿子專揀軟的捏,肯定是打呼衍部落。

像這樣的小部落,別看在中原地區橫,在突厥本土,還不知道被怎麼欺負呢。

常挨欺負。肯定就慫,你慫的話,不打你打誰?

三千隋軍殺到呼衍,達坦兩部聯營前空曠處,迅速展開了預想的陣列陣型。

謝蘊引一千步卒,在距離達坦部營前一百步左右的距離,展開了四列橫隊,全部為弓箭手。

其戰術設計,就是將犬牙寨所有的箭矢,全部搬下來,可勁兒玩命射,別管戰鬥開始達坦部出來騎兵還是步兵,給我喪心病狂地射,務必阻擊達坦部不得馳援呼衍部。

而秦蒙和周烈等主力將校。則是率僅有的一百騎兵,利用速度優勢殺進呼衍部,為後面的步兵贏得衝進營盤的時間。

只要步兵衝進了營盤,基本上就大勢已定了。因為營盤內局促,騎兵根本施展不開,騎著馬,反而不如步兵靈活。

騎兵下了馬,跟步兵戰鬥,那可就是自討苦吃了。

所有的戰術制定,都是按照可能出現最差的情況制定的。

但所有人沒想到的是,攻擊異常順利。

秦蒙一馬當先,引得周烈幾個校官拚命追隨。

長官都這麼沖了,騎兵士卒更是把吃奶的勁兒都使出來,毫不留力,只管向前。

呼衍部的前哨好不容易發出預警,吹響了牛角,就被趕到的隋軍騎兵砍殺。

待隋軍騎兵衝進營盤,呼衍部的人正在急慌慌準備上馬,有些反應慢的,甚至沒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

這根本就不叫戰鬥,而是單方面的屠殺。

呼衍部的人,只有很少數的能上馬禦敵,但在極富衝擊力的隋軍騎兵面前,連刀都沒有舉起,就被一刀結果了。

此起彼伏的慘叫聲,哭喊聲,迅速在呼衍部的大營中傳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 主動出擊

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