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罵功無敵

第二十二章 罵功無敵

讓犬牙寨全體將士沒有想到的是,齊遠帶回來的,除了消耗掉的箭矢之類的裝備,還有二十頭牛。

也就是說,秦蒙申領的犒軍物資,足足多了一倍。

這可是意外之喜啊,多了十頭牛,能好好大吃一頓了。

然而,秦蒙的命令,讓所有人如兜頭遭了一盆冷水一般。

按原計劃宰殺十頭牛,按照砍人頭和繳獲軍馬的軍功,前二百人分五頭牛,剩餘人分剩下的五頭牛。

功勞大的,重獎,功勞小的,喝湯。

剩餘的十頭牛,在接下來的日子裡,要均分到每一天的生活里。

秦蒙專門把眾人召集起來,解釋自己為什麼這麼做。

此次下山建功,實則是出其不意攻其無備。

打勝了,大傢伙高興。吃點好的可以理解。

但以為一次勝利就可以次次勝利,就可以依靠軍功獲得想要的一切,這種想法是非常可怕的。

突厥勢重,唯據險力守,才是正道。

其實,秦蒙通過自己一系列運作,已經完成掌控了犬牙寨的上上下下。

他即便是不做解釋。所有官兵也不會因此產生怨言的。

秦蒙最擔憂的地方,就是一場勝利后的盲目樂觀,以為突厥人不堪一擊。

這是個偽命題,真這麼認為,那是會付出極大的代價的。

周盤之戰,隨時慘勝,但戰果極為輝煌。

然而,秦蒙幾次深刻反思,沒有一次不是心有餘悸的。

最後的結果,是隋軍這邊勝利了。

但仔細想想整個的過程,無一處不是拿著生命冒險。就像是在懸崖上走鋼絲,一步之差,一個疏忽,就是萬劫不復!

戰爭。固然要死人,但白白犧牲生命是斷斷不取的。

計策,固然要冒險,但總是兵行險著,那就一句話,出來混,早晚是要還的。

以前秦蒙看古代歷史作品的時候,經常看到經常批判的一個詞,就是堅守弗出。

特么的,烏龜防禦大法一旦祭出,任你是天縱奇才,在龜殼面前毫無辦法!

諸葛亮厲害吧?司馬懿堅守弗出,耗死你!

強如盛秦,在決定戰國命運的長平之戰中,也是在趙國烏龜防禦大法之下土頭灰臉。

依據天險清野堅壁,搞得大秦不得不採取卑鄙過關法,使了反間計,才把龜中之王老廉給幹下去。

站在旁觀者的角度,自然是覺得龜系防禦不漢子,打仗,就應該氣吞萬里如虎啊!

萬馬軍中,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那才是軍旅人生啊!

可是,真的支起一攤,手下好不容易湊起了成建制的隊伍,你就會發覺,冷兵器時代,龜系防禦,乃是軍旅之必修,經典中之經典!

秦蒙不但想通了,而且實打實幹了!

給老子加強犬牙寨防禦工事!

下雨天打孩子,閑著也是閑著,全體動員起來,仔細檢修大寨防禦工事。

最要緊的寨門,還有寨牆,一寸一寸找,就算是有個老鼠洞,先灌它三瓢開水,然後用石子填結實。

正面寨門鳥瞰觀察哨,給老子變態加固。就算是上面沒人,前來攻擊的敵人也要爬半天才能爬上去。

秦蒙親自督導,採取層層包乾落實。一番折騰下來,犬牙寨不說固若金湯吧,那也是千年的烏龜殼一般,誰想對犬牙寨來硬的,先得崩掉幾顆牙。

不知道是因為犬牙寨下聯合部落新敗被挫,還是因為秦蒙加固營寨讓山下突厥人感覺攻打有難度,一個多月,犬牙寨都風平浪靜。

眼見已是九月深秋,日子漸漸涼了,這一日,周烈忽然來稟報軍情。

「秦將軍,山下有突厥人集結列陣,向我犬牙寨挑戰。」

秦蒙眼睛一斜道:「本長官不是早有交代么?堅守弗出!」

周烈皺了一下眉頭,再一拱手道:「秦將軍,那突厥人出言譏諷,兄弟們聽著很惱火啊。」

秦蒙冷笑道:「那是突厥人著急了,當下已是深秋,不日就要入冬,要是下雪還不退軍,都不用咱們動手,老天爺都能收了他們。告訴弟兄們。突厥人急於求戰,有些要狗急跳牆了,不可與之爭鋒。」

周烈面露難色道:「秦將軍,關鍵是下面的突厥人罵的太難聽了,而且,而且,中傷您。」

「哦?中傷我?怎麼個中傷法?」

「山下的突厥人說,將軍您是在周盤僥倖逃命。雖是得了王族公主的戰馬,卻是採取了極其卑鄙的方法的。說您跟突厥王族公主比武,在人家放你一馬的情況下,誘騙公主出手,偷襲獲勝。結果人家公主認賭服輸,把戰馬給了你,你卻是詭詐欺騙公主,說是率眾而降,使了緩兵之計,瞞過了公主,偷偷跑回了弘化城。不然,就你那點人馬,還用打么?馬蹄子都能把你踩為肉泥。」

秦蒙聽得怒目圓睜,吼道:「突厥人居然敢如此詆毀本將軍。是可忍孰不可忍?周烈聽令!」

「卑職在!」周烈等半天,不惜冒著被罵的危險,就是等著秦蒙火氣拱上來,好出門迎敵。

要知道,周烈可是基層當中最高的軍事主官,他是隨時隨地了解基層戰士的思想狀態的。

雖然秦蒙嚴令堅守弗出,但戰士們畢竟有自己的想法啊。

要說被突厥人打怕了,挨人家罵,習慣性忍忍就過去了。可這幫人是通過秦蒙領導,主動出擊,狠狠教訓過山下之寇的。

很多士卒,都是憋著勁兒,想要下山再戰一場的。

周烈是軍官,是能夠約束麾下遵守命令。但也不能無視士卒的憤怒。總是壓制,是要出大事情的。

所以,聽到秦蒙無比霸氣準備出新的命令,周烈渾身一緊,就等著秦蒙下令迎敵。

秦蒙咆哮著命令:「馬上從寨中弟兄們里,挑出二百嗓門大的,出寨於寨門處弓箭覆蓋半程範圍內,列隊跟突厥人對罵!」

周烈如遭雷擊,連軍中上下級的禮數都忘了,嘴角抽抽著抬頭看秦蒙,再看看如影子一般跟在秦蒙身邊的謝蘊,發現謝蘊也是一臉懵圈。

這已經超出了周烈想象的極限,這樣的命令,他甚至懷疑自己聽錯了!

「周烈,周烈!」秦蒙厲聲呵斥,周烈才緩過神來。

「這,這,秦將軍,您下令跟突厥人對罵,卑下沒聽錯吧?」

「沒錯,這就是本將軍命令。告訴弟兄們。突厥人罵我們卑鄙,就反罵他們不地道,要特么說按照突厥勇士規矩來一場,沒問題,你特么有本事把大隊人馬撤去,就留下三千,看我們不讓他們半邊身子打他!他們不是說本將軍使了什麼緩兵之計才得以偷生么?那是污衊!反過來說。就算是本將軍騙了他們,那更說明他們傻!三歲小孩都不信的謊話,他們卻信了,就這智商,還出來打仗?趕緊回家抱孩子去吧。」

周烈聞言不覺點頭,上峰到底是上峰,這麼一對罵。又可以去除士兵們心裡的火氣,又可以不必冒險跟突厥人進行戰鬥。

「還有啊,我哥哥曾經說過,凡堪用者皆為人才。不要以為罵人就是很無恥下作的行為,在特定的環境條件下,能罵,會罵,也是可用之人才!」

秦蒙說得陰陽頓挫,聲情並茂,周烈越聽就越感覺有道理。

「傳我將令,讓兄弟們別罵街一般扯著嗓子嚎,此庸夫所為,其效,尚不如一婦人。既然咱們罵了,那就是有組織成建制地大罵!跟突厥人對罵,等同於戰鬥,也是有功賞的。」

說到這裡,秦蒙想了一下:「告訴弟兄們,能把突厥人罵火了,上山攻寨,得牛肉十斤,把突厥人罵得詞窮,賞牛肉五斤。一天罵下來語不重樣者,賞牛肉三斤!要是沒被挑上的弟兄覺得自己也行,可以調配,把他弄到對罵戰列中,總之,就一個原則。打,咱們不怵突厥,可以伺機奉陪。但是罵戰,務必要贏!我中原文明源遠流長,辭彙可窮天地,如此底蘊,若是罵戰輸了,就是愧對列祖列宗,死後亦無顏面對先輩!還有,罵戰就要有罵戰的樣子,罵著罵著就要動手,那是跳牆行為,本將軍嚴厲禁止。劃出警戒線,就在營寨門前半箭地範圍。誰敢越線,軍法從事!」

周烈本來對秦蒙的罵戰安排,驚為毀三觀之舉。

但經過秦蒙一番道理講下來,覺得上峰這樣安排,簡直是天人之作啊。

周烈得令下去安排,把秦蒙的說辭加工一下,惹得寨中士卒個個熱血沸騰。

很快,犬牙寨的罵戰戰隊,有組織成建制就出來了。

山下搦戰突厥人一看犬牙寨出來人了,正自高興,卻不想,人家直接就在大寨弓箭保護範圍內停下來,一字排開,扯著嗓子大罵。

而且,讓突厥人憋屈的是,對方是有備而來,挑選的都是嗓門大的,比聲音比不過,還有針對性撿著你不愛聽的諷刺挖苦,從你本身,一直到你十八輩祖宗,都成了卑鄙無恥下流,但凡有點羞恥心就要自裁以謝天下的玩意。

突厥人義憤填膺,組織人手攻寨,卻不想人家罵戰的根本不跟你動手,一看你上來了,馬上就往回跑。

犬牙寨上,一頓箭雨下來,突厥人死傷幾十,立馬就停止了進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罵功無敵

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