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互動』(二合一)

第326章 『互動』(二合一)

「今日一見..王爺真乃英豪!」安靜的大殿眾人中,也不知道誰說出了這句話。

之後,殿內討論聲一片,關於追捧的各種話語盡皆傳來,一點都沒有唐突的意思,彷彿是在說一個事實,贏得了眾人的贊同。

殿外,張封聽到他們的追捧,什麼關於『英豪、雄偉』等詞語,也不知道他們哪裡看出自己英姿颯爽。

難道自己想要出來兜兜風,就是風度颯爽了?

張封想到這裡,也沒什麼好笑不好笑,只是發現不管哪個朝代,都免不了這個追捧的官場話。

上個世界如此,這個世界哪怕是修士並立,也是如此。

單看身後跟著的王掌柜,還有小隊六人,就知道事實就是這樣。

「喚幾位來殿外,是想說幾日前的事情。」

張封繼續向前走著,也沒有故意壓低聲音。

但殿內正在追捧的眾人,還有附近巡邏的將士,都自覺的封閉了關於張封這邊的『聽識』,又開始了各自聊天。

他們知道,竊聽王爺說話,要是被發現的話,那可是大不敬。

除非是王爺有意讓他們聽。

可若是有意,也不會帶人來殿外了。

只是實際上,張封就是單純的不想打擾他們閑聊,也不想往大殿里一坐,只剩和他們廢話了。

這都不用想,只要自己敢往殿里一坐,剩下的來回都是認識人了。

而也隨著張封繼續向前走,等走到殿外的廣場邊緣,靠近朝宴宮門口的小湖畔時,才停下腳步。

這裡東邊臨近湖水,大冬天裡不見封凍,還有魚兒歡游。

抬頭,有一輪明月印空,是一個閑聊散心的好地方。

「見過王爺..」宮門口巡邏的將士,當見到王爺來至,也是退防十丈,不讓任何人接近。

如今只有王掌柜抱拳站在張封身側,他身後還跟著小隊六人。

至於清哥四人,現在正在殿內鬧心,想著怎麼巴結王爺,接觸王爺。

雖然說他們的主子是太子,理論上是更好接觸,但太子如今正在和使者團商談。

或者說,太子知道他叔父想要安靜,那肯定是不敢出去服侍打擾。

同時湖邊、宮門旁。

張封望著這安靜的地方,也不由心情大好,向著王掌柜等人道:「本王知六位道友是感激幾日前的稅收一事,但此事本就是善事,又何來感激一說?」

「王爺所言正是!是我等愚鈍!」六人也不多言,只有知錯下拜,就怕多言說錯話。

因為他們現在一心想巴結上王爺,那肯定是多做少言。

總結一句話,只要任務順利,拿的國運,那王爺說什麼都是對的!

只是張封看到這六人動不動的就拜,一副這世界人物的小心樣子,倒是擺擺手,讓六人起身。

待得他們起身,張封才繼續道:「戶部那裡我會給幾位一個官吏差事,這樣今後在城內做事,也方便一些。」

「王爺厚愛!」六人彷彿是被張封的風度與英明所感染,一時再次一拜道:「受王爺之恩!我師兄弟六人感激不盡,只要王爺需要我等,我等決不推辭!為王爺效犬馬之勞!」

六人承諾著,是把這些『別有目的』的話,名正言順的說完了,好似真的感激張封,順便投靠到了張封的麾下。

哪怕是張封用心識望著他們,也只能感受到他們非常想投靠自己。

雖然這個有點急迫。

但自己身為王爺,擁有這麼大的權力,別人想投靠自己,這是肯定的。

再說了,按照吏部查來的事情,這六人的門派被滅。

那麼他們肯定想借用自己的關係、聲望、權力,然後把師門再度興起。

這在理論上與情理上都沒有任何錯誤。

或許是自己多心了,他們六人可能真的就是『世界人物?』

同樣自己叫他們出來,又說了這些話,就是想測測他們的心思。

可事到如今,還是人心難測,具體的心思更是捉摸不透。

張封心裡想著,心識望著這恨不得為自己肝膽塗地六人,覺得他們是玩家的身份,應該是一半對一半吧。

實在是他們未免有點太熱情了,來到的時間與地點也太巧了。

可真要為自己做事,沒有一點判心,那一切都不是問題。

起碼單以他們沒有任何對自己『有惡意』的心思,就知道他們是效忠了。

「起身吧。」張封稍微擺擺手,目光又望向了宮門外,沒有再去看他們。

因為在此時此刻,四皇子正在禮部侍郎的引路中,向著這裡走來。

他二人身後,還跟著一位渡劫、一位元嬰、一位化神。

正是莫家三兄弟。

但張封不知道他們。

與此同時。

莫家三兄弟見到王爺在宮門口和人談事,也是心下一喜,感覺接觸王爺的機會來了!

包括他們之所以認識王爺,知道王爺的容貌,也是張封穿著山河蟒龍袍。

在這個世界內,只有張封張王爺穿的此件官服。

帝都內還有王爺的神像,樣子惟妙惟肖,很好辨認。

只是又在幾年來,王爺從不用香火修鍊。

並且直到如今,張封也沒有動過這個世界內的香火,並一直保持著『個人修鍊』。

因為在規則里判定中,這個世界內的香火,已經被判定為『修鍊加成』了。

也就是上上個世界內『永恆香火』。

而也在此時。

正在莫家三兄弟想著怎麼巴結王爺、接觸王爺的時候。

四皇子見到張封的一瞬間,卻是腳步頓了一下,好似是怕叔父斥責他上次的借錢一事。

要知道上次還真是他的『錯』,他沒有告訴叔父國庫內缺銀。

但總歸是要參加聖上的壽宴,與叔父也是遲早要見。

於是他念著現在被罵丟人,總好過等會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斥責以後,便整理了一下心神,帶著平靜的笑容,慢慢向著張封走來。

只是張封望著走來的四皇子,倒是用心識發現他的內心並不平靜,帶有愧疚。

也幸好有心識,不然自己還真以為這位四皇子『古板』的厲害,已經不近人情,不講家人親情人誼。

「見過叔父..」隔著五丈遠,四皇子遙遙就是一禮,不再往前走了。

「草民、下官、見過王爺!」莫家三兄弟與禮部侍郎,也在四皇子行禮后,緊隨行禮。

『估計要接觸王爺了..』三兄弟還抱有激動,就等著四皇子為他們介紹了。

他們還不知道四皇子現在正在『害怕』。

「原來是四皇子。」張封望著他們,一直盯到四皇子的表情從古板變為了略微抽搐嘴角,想換為乾笑與歉意以後,才點頭還禮,沒讓四皇子的表情真的轉變。

不然在這些下官與屬下面前,四皇子就有點綳不住以往的排場了。

但自己這次給他『威懾』,又給他台階,也是告訴他,以後有什麼借錢的事情就直說緣由,不要再坑叔父了。

叔父已經知曉他的心思,只是叔父不想點破而已。

這事,要敲打敲打,才能讓四皇子更好的融入朝廷大家庭。

不然真要一根筋的古板,現在是有聖上罩著,他沒什麼問題。

可要是等太子或者誰登基,哪能容下這般一直鬥嘴,貌視皇權的兄弟?

哪怕是他將來真成大儒,學生遍布天下,大儒名望廣傳。

但對於不確定的因素來說,將來的皇帝可不一定慣著他。

弄不好真給他建個聖學書院,讓他遠離人心浮動的帝都,去別地的僻靜地方,好好教書了。

這明面上是為他好,還有大把聲望。

實際上就是分割禮部權力。

到時候等四皇子一走,再換換禮部的底層、慢慢坐到中層,再等老邁的高層下來,禮部就完全換了。

張封經歷了這麼多的世界,對此可是非常熟悉。

一切也都是為他好,相信這麼聰明的四皇子,是能明白自己的苦心。

只是此時四皇子望著叔父嚴肅的神色,卻是心裡直發毛,覺得叔父就是想找個合適的理由抽他!

否則在聖上的壽宴上,哪怕是聲望如叔父,也不好輕易的動手掀桌子。

當然,這也是指動手,但要是訓斥的話,那就無所謂了。

再以叔父性格,會不會猛地抽冷子參他一本?

「給叔父請安..」他念至於此,又前走幾小步,再向著張封一禮,示意叔父消消氣。

張封用心識看到四皇子心情波動的厲害,好似明白自己的苦心,也是欣慰的點了點頭,「進去吧。」

「多謝叔父..」四皇子心裡一松,趕忙道謝,哪裡還顧得上為莫家三兄弟介紹。

同時,莫家三兄弟見到王爺如此威勢,把四皇子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也是更加確定了接觸王爺的心思。

只是在下一刻。

張封見到四皇子說走就走,倒是稍微一攔。

『難道是要問我們?』莫家三兄弟一陣激動,都隨著四皇子一同停下腳步,又用尊敬的目光望向王爺。

張封看到這三人這麼激動,倒是多看了他們一眼,才望向四皇子道:「叔父今日來朝宴宮的時候,見到了孫公公。聽孫公公說,你父皇對於上次的事情,還有些怒氣。」

張封說著,指了指遠處的宮殿,「等會,壽宴開始,眾臣與使團賀禮后,你找個機會,去給你父皇敬酒。我在一旁為你說說話,莫要惹你父皇生氣了。」

「這..」四皇子心裡一愣,霎時間回憶之前叔父的種種作為,忽然也明白了叔父剛才給他冷臉,也一直是為他好的。

「謝叔父!」他這次道謝,是發自內心,不像是之前那般恨不得要遠離此地的架勢。

但是莫家三兄弟看到王爺不是詢問他們,卻是心裡一陣失落。

可不管為何,四皇子現在是激動的要走,他們只能跟上。

隨後。

張封看到他們離去,也在此地等了一會,約莫壽宴快開始,孫公公又特意跑來邀請,自己才帶人過去。

不然早進去,難免有太多的廢話,都影響自己找玩家了。

也等來到殿內。

該去往偏殿的眾人,都陸續去往。

其中就有清哥四人,他們官職是吏部武官,品級太低,沒有資格留下。

王掌柜帶的小隊六人,倒是有張封開口,就跟著王掌柜坐在了大殿中段的位置,並有桌案蒲團。

莫家三兄弟,是因為四皇子心情大好,也特意被四皇子留下了。

只是要跟著禮部侍郎,排在門口的末尾,站在侍郎的旁邊,沒有座位。

包括這次排在外圍,就真的是外圍了,證明地位低,哪怕是禮部的侍郎,也偏低。

沒辦法,殿內雖然有千人,但這千人不是使團賓客,就是朝中重臣,與退朝的元老,或者大儒,名士。

侍郎,在這樣有飛升修士的世界里,真排不上號。

要知道飛升修士代表的是壽命,是香火,是千百年的傳承。

千百年的世家,出了多少文官武將與名人大儒,真不是一朝侍郎能比得上的。

除非是真坐到了尚書一職,把持一部,招攬親信城主,在城內樹立自家香火,培養自家修士。

到時候家族裡再出幾位人傑,數百年香火不斷,他們也成千年世家了。

但這個有點太難了。

畢竟沒有幾人能像是大將軍一樣,一人修改了當時十國的亂局。

且也在眾人相繼坐好,各自小聲交談。

不多時,時辰將近,聖上從後殿屏風出來。

千人靜聲,又出列來到殿中,齊齊下拜,無一人敢抬頭直視龍顏。

「陛下。」張封也捧手行的兄長禮,禮落就坐在了聖上旁邊的桌案。

和記憶中的一樣,禮數到了,剩下的隨意一點就好。

『我這師弟..孫公公還說他變了..』聖上目光一直望著瀟洒的張封,又見到張封坐好,衣服也端正,確定不會丟大齊國,也不會丟他的人以後,才虛手向著跪拜的千人微抬,「眾卿請起。」

「平身~!」孫公公隨之平聲高喊。

「謝陛下!」眾人重重道謝,才保持著捧手行禮的動作起身,又慢慢退回各自的桌案。

這時他們才抬起目光,敬重的望向聖上與王爺。

孫公公見了,弓著身子回身,望向聖上。

聖上微微點頭。

孫公公隨即轉身向著殿內的百餘侍從吩咐道:「賜宴、奏樂!」

『嘩啦啦』侍從齊齊從兩側屏風退下,去后廚端酒菜去了。

同時也在他們離開的時候,屏風兩側也走出了百位姿色上等的舞女,輕彈樂器,拂袖衣紗舞起。

一時間美妙的歌聲與空靈的樂器傳來。

來到的賓客們,不管是好女色的,還是好男色的,甚至是都不喜歡的,也皆是看的津津有味,表情恰到好處的不時露出驚嘆。

至於關於謝禮,與在座使團代表哪國拜會等恭賀話語,一切都等到歌舞落再談。

這就是大齊國的禮儀,先精心準備歌舞和酒水,感謝來祝賀的各國使團與自家大臣,把禮數做的很足。

聖上在這禮數上,沒有身為第一強國,沒有身為當今聖上,就霸道專橫,不考慮其他人的感受。

但隨著歌舞落,酒菜齊,各國與諸位大臣開始相繼起身祝賀的時候。

張封一邊吃著,一邊望著,不時代替聖上與某國使團飲酒道謝時,卻忽然聽到了一個提示。

『事件任務:在壽宴結束后,安全回往王府』

『當前環數:3』

之前半個月內,已經來了事件二。

為『接觸孫公公』,這個已經完成。

如今是事件三。

『安全回去..』張封聽到這個任務,也是左右打量了一下,看了看正在飲酒暢聊的殿內眾人,又瞧了瞧旁邊時刻服侍聖上與自己的孫公公。

不用心血來潮,就知道危險是來自於宮外。

因為單看這個情況,有孫公公隨身護衛,又有聖上龍運籠罩整個朝宴宮,誰敢來犯?

所以,這事不要緊,等回去路上再說吧。

實在不行,就叫上孫公公一起。

但與此同時,王掌柜身後桌案的小隊六人,禮部侍郎身側站著的莫家三兄弟,以及偏殿內正在苦悶飲酒的清哥四人,都接到了一個事件提示,為『取得王爺信任,並護送王爺回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6章 『互動』(二合一)

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