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安排(二合一)

第327章 安排(二合一)

在提示落下的瞬間。

離張封最近的玩家,當屬王掌柜身後的小隊六人,他們在壽宴的中間位序坐著。

只是本來,他們是在吃東西閑聊,但此時此刻聽到提示,卻是無意的相視一眼,知道『重頭戲』來了!

這個重頭戲關係到他們能不能接觸到王爺,能不能救了王爺,讓王爺感激,然後順利的獲得國運加持,提高修鍊速度,最後踏入飛升境界。

這是他們來這個世界的主要目的,他們一直都沒有忘記。

前提,是現在怎麼和王爺說好,之後壽宴散去,再送王爺回家。

『保護王爺..難道說..路上有刺客?』

如今,六人一邊佯裝吃著東西,一邊思索著,不時有哪位大臣向著聖上見禮時,他們還帶著敬重的目光,隨著這位祝賀的大臣一起,向著王爺那裡瞧了瞧。

瞧,他們和王爺相距五十丈距離,二百六十五個桌案,這個怎麼跨過交談,又怎麼能在大庭廣眾面前說出這個事情?

『問題你們也看到了..』老大琢磨了一下,還是向著五人傳音道:『現在想要解決問題,就是怎麼巴結上王爺,並和王爺一路回去。

但首先,直言相告,說我們知道路上有『埋伏』,這個是不可能的。

因為我們是怎麼知道的?難道是邪教同黨?還是有什麼事情隱瞞不報?又找什麼理由可以圓上?

說我們之前抓過邪教中人,套出話來了?

或是說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那麼蛛絲馬跡在哪裡?

像是王爺與聖上,都是位高權重的人,很容易起疑心,所以這幾條計劃不可能實現。

其後,說咱們送王爺回去?

這個更不可能吧?王府高手多得是,大內皇宮的強者更是如雲,哪裡需要我們這些渡劫去護送?』

隊長說完這一切,感覺這事確實是太難了。

也是他之前見到王爺和四皇子的交談,知道王爺是一個威嚴隆重,做事又很有條理的人。

所以想要以一些借口為由,是很難達到接觸王爺,並護送王爺的目的。

只是脾氣最爆的老四,當聽到隊長這般言辭,又見到其餘四兄弟同樣陷入傳音沉默,糾結沉思,卻一時好奇道,

『我們可以以感激王爺給我們官職的恩情,然後我們想送一下,這不就得了?

就像是之前,王爺雖然不讓我們把恩情放在心上,但最後不還是讓咱們出來聊了?

真的,我是佩服隊長一直以來的謀划,但是這次吧,我覺得你們想的那麼多,只是以「

玩家的身份」去想。

又在這個身份中,你們一直怕王爺懷疑,怕其餘玩家懷疑,本身就帶著懷疑的心思去做,肯定會出現種種問題。

不如簡單一點,就把我們當成這個世界的人,當成我們所設立的忠厚人設,一心想「報恩」。

我覺得王爺應該不會懷疑吧?』

『老四你..』老大聽到老四這話,卻是思索幾息后,感覺老四說的雖然有些冒險,有些莽撞,但好像還真有點道理。

頗有一種像是這個世界內的俠客『報恩』風範。

這個風範,恰恰就是他們剛才所忽視的。

只要以這個風範,相信王爺應該會聽他們一番言論,說不得真讓他們離去隨從。

這個也是最好最快的方法。

雖然有點俗,很下成的套路,但是恰恰俗的很合理。

『就按老四說的辦。』老大帶有讚許的看了看老四,是沒想到平日來沒長腦子的兄弟,這次倒是『出其不意』了。

『老四這招好啊..』老六聽到老四的妙計,是望了望隊長,又看了看得意的老四,向著眾人稱讚道:『這叫什麼?這叫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啊!』

『你..』老四聽到這話,心裡的『臉色』一下子就不好看了。

這搞得就像是自己活了百年,就這一條計劃管用一樣?

但不管為何,小隊六人已經定下了心思,準備等會壽宴落的時候,就求見一下王爺,試著能跟幾步算幾步,爭取不著痕迹的無意中救了王爺一命。

只要計劃成功,他們又在雄厚大把的國運道路上,邁出了一大步。

同時,也在他們補全計劃的時候。

張封喝了幾杯后,看了看身後桌案的賀散人,又望了望殿內,當看到賀禮的人逐漸減少,大部分都賀完之後,就傳音向著聖上介紹了一番,沒有讓賀散人久等。

如今,賀散人也是喬裝打扮了一番,像是一位學士老者,不見絲毫修士氣息。

也是賀散人投靠歸投靠,但聖上沒給准信之前,身為飛升修士的他,還是比較愛面子的。

萬一聖上沒同意,王爺也沒有什麼辦法。

那此時投靠失敗的就是一位老者學士,而不是飛升賀散人。

好在賀散人傳音自報身份,再加上王爺的面子上。

短短几句之後,聖上根本就沒有多言,就許給了他一個皇宮客卿的身份。

明日早朝,張封就可以帶他到朝殿上,當著眾位大臣的面,贈與賀散人官職國運。

包括這些安排的種種,也都是聖上在傳音中與張封交談。

明面上,聖上還在回諸位大臣的賀禮。

張封也是品著美酒,目光打量著殿內,想看看剛才提示落後,有哪位玩家忍不住,會偷偷過來向自己『示好』。

不然等機會丟了,那他們明天估計會更氣。

氣賀散人投靠自己沒兩天,就在聖上當著滿朝文武的隆重封賞下,獲得了大把的國運。

他們要是知道,肯定後悔今日沒有來『投靠』。

可實際上,除了小隊六人已經做好決斷以外,剩下的莫家三兄弟與偏殿清哥四人也想來,但資格不允許。

其中,在主殿的末尾處,莫家三兄弟這裡。

大哥在侍郎旁邊站的筆直,看似盡忠職守,但實際上卻在向著旁邊的二弟三弟傳音,『老二老三,我仔細想了想,絕對了。還是等宴會結束后,等四皇子為咱們介紹吧。』

『四皇子行嗎?』三弟話語中充滿懷疑,『之前說幫咱們介紹、介紹..現在別說介紹了,都讓咱們站著了..你看啊哥,咱們連個座位都沒有..

雖然在地位上,和一些大臣使團的護衛一樣,擁有進入主殿的資格,都總歸是站著啊..

這四皇子..明顯有點不靠譜..』

『就借用四皇子!』大哥話語不容質疑,『比你靠譜。』

『就按大哥的計劃走吧。』二哥望著侍郎吃的烤羊腿,『這也是唯一的辦法。你想想,就按照你說的意思,咱們現在是護衛,還是站著的護衛,連個坐的資格都沒有,這怎麼去聯繫王爺?

你覺得我們這樣過去,不會被打死嗎?』

『二哥說的好像挺有道理..』三弟也在望著侍郎的烤羊腿,『唉..真難受。咱們在現實世界里,有大哥罩著,可是想吃什麼就吃什麼。現在只能看著別人吃飯,我們干站著等別人安排..』

『你原來也知道實力很重要?』大哥傳音訓斥,『那你還不好好努力修鍊?』

『得..』三弟不傳音了,開始閉目養神,一副早已習慣被大哥訓斥的皮蛋表情。

大哥是麻木的沒有去管三弟,而是和二弟對了一個眼色。

他們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按照侍郎的安排,等宴會結束的時候,跟著四皇子去見王爺。

在情理上,依照這樣的計劃,莫家三兄弟算是比小隊六人還要安全,還要更容易接近王爺。

但與兩隊人馬恰恰相反的是。

如今在左邊偏殿內。

靠中間往前的桌案處。

清哥等人可是為這個事情發愁了。

要知道他們所在的地方是偏殿,是門客殿。

這距離王爺可謂是十萬八千里之遙,想要現在聯繫王爺,是連正殿大門都進不去。

『這任務難啊..』老鄭首先開口傳音,向著尚在思索的三人道:『剛做完任務一,接觸了太子。

可這後續任務二中的新添項,「護送王爺」..這個..怎麼說?咱們..怎麼去?是通知一下太子,讓太子幫咱們一下?』

『嗯..』清哥點頭,感覺事情也只能這麼處理了。

反正太子也和他們說過,會為他們介紹王爺。

但就是想到此處。

清哥忽然向著三人道:『敢在皇宮城外襲擊王爺,不怕宮內的飛升修士..』

清哥傳音到此,思路越來越清晰,好似是摸清楚謀后之人的計劃,又衍生了其它的想法,

『老鄭你們想,假如一個和你境界相同的人,他又沒有對你有殺意的話,能不能接觸到你附近?』

『這個..』老鄭往嘴裡添著脆甜果子,嚼了嚼,掃視大殿內的眾人一圈,才傳音回答道:「如今殿內有不少渡劫修士,不都在我們身邊嗎?

但目前我們只感受到了四道渡劫靈氣波動,還是他們剛才在討論心得,故意透漏出實力,推演境界。

可要是他們對我們沒有敵意,境界又與我們相同。

不能動用神識之前,我只能用肉眼去看他們。

他們若是藏起來,我就找不到了。

但若是對我們有殺意,有不利的因素,哪怕是他們藏在天涯海角,我也有若有若無的危險感知。

這樣的危機,每位化神以上的修士都有。

清哥忘了?我們就是藉助這種『心血來潮』,渡過了不少次危機。』

『對..』清哥點頭,『既然同境界的人,散發殺意都能感受到。

所以,要是一位洞虛境界以上的修士,對王爺有殺意?身為化神期的王爺,能感受到嗎?

於此我猜測,這次來襲的刺客,一定具備兩種條件。

一,他們是抱有死志!

因為他們只要在皇宮外動手,就絕對會死在這裡!

二,來襲的刺客,絕對也有飛升修士帶隊!

也只有同為飛升修士的強者帶隊,才能儘可能的隱藏身形,隱瞞皇宮內的飛升修士,也不讓王爺察覺殺意,在皇宮外進行短瞬刺殺..

現在問題就來了。』

清哥傳音失笑道:『既然王爺無法覺察殺意,我們就算是跟著太子過去,又怎麼去幫助「一無所知」的王爺?

直接說明白?說我們猜測外面絕對有「飛升刺客?」』

清哥一口把酒幹了,『這不就是威脅王爺?和找死有什麼區別?』

『清哥說的有道理..』小舟把玩著酒盞,『雖然我們死了,幾天後還能復活。但我們只要「提前」報告刺客的事情,無疑是把我們的身份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下。』

小舟偏轉目光,打量著偏殿內的奢華,『因為現在誰也不能確定,這個一主二副的朝宴宮內,還有沒有其餘的玩家。』

『小舟說的很對。』清哥接著小舟的話語,『既然來的是飛升刺客,來的是我們一個團隊對付不了的任務,這次任務的意義是什麼?』

『難道是幾個團隊合作?』老鄭猜測,『是要我們一塊團結,渡過這次難關?』

『錯。』清哥肯定,又反問語氣道:『你覺得大齊皇帝是傻子嗎?你覺得以皇帝和王爺的關係,皇帝會不管王爺嗎?

所以只有一個可能,就是這個護衛任務哪怕是不需要我們,也是百分百的完成。

最多就是丟失了接觸王爺的關係獎勵,但任務鏈不會斷。

反過來說,我們只要不去,不爭,就能知道哪些人有玩家的嫌疑。』

『這個叫塞翁失馬。』小舟舉起酒杯,向著三人一敬,『焉知非福啊。』

『難道就這樣算了?』老鄭有些不甘,又望向了一直沉默的蠍道人,『你說..』

『小心無大錯。』蠍道人難得對清哥表示贊同,『在這樣的競技世界內,任務是其次,身份隱秘才是安全的第一要領。

只要身份安全,起碼少了一些本可以避免的對手。比如這些疑神疑鬼的玩家。』

蠍道人話落,四人心思一致,準備先隨大皇子接觸,然後靜觀其變。

同樣在正殿內。

張封可沒有把命運交給玩家的習慣。

按照記憶,當然是選自己信任的人,作為貼身保護,最後一道防線,這樣才是萬全之策。

張封想到這裡,望向了旁邊的孫公公,向著聖上傳音道:『師兄,我一會回去的時候,想讓孫公公護送我一番。』

『哦?』聖上聽見,雖然目光沒有望來,但傳音中卻透出疑惑,『今日怎麼讓師兄的人送你了?平日來,你不是一向最煩為兄派人看著你。』

『今時不同往日。』張封用筷子撥著餐碟上的竹筍,每段都半寸長,御廚刀工精緻,不差一絲一厘,『我怕邪教來勢洶洶。我身邊的賀散人難敵四手。』

『你以為師兄沒想到?』聖上笑著偏頭望向張封,話語平靜,『今日為兄壽宴,只有孫公公在為兄身邊,引人耳目。餘下六位高手,如今皆隱藏在師弟回府的路上,護衛師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7章 安排(二合一)

8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