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紛紛來至(二合一)

第325章 紛紛來至(二合一)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

一夜無事。

在第二天下午的時候。

伴隨著帝都內的歡慶、祝賀氣氛。

王爺府。

張封收拾了一番,準備去往皇宮。

趕早不趕晚,自己向來如此。

至於朝宴宮在下午五點前,禁止任何人進入的規定。

這個對自己不管用。

自己也知道他們現在正在做最後的安防檢測,那就去看看,就當打發時間,學學陣法。

而關於今天晚上的晚宴,需不需要準備些禮物,或者準備些別的東西。

張封想了想,本來是準備了一首詩,但是總覺得不管哪一首,都不符合氣氛。

要知道自己回帝都,在早朝之上,那一首絕句,已經把大將軍的聲望推到了頂點。

那麼今後自己不管作什麼詩詞,都會多少影響先前大將軍塑造的光輝形象。

水滿則溢,現在就是這樣的情況。

詩詞已經到巔峰了,那就沒有必要畫蛇添足,樹立憂愁、豪爽,等等詩詞情緒。

不如就是單純的吃個飯,看看自己能不能找出今日來的人中,哪些是玩家。

要是能找到,那今後就找個機會,多多接觸,看看他們能不能幫自己做什麼任務。

張封想到這裡,還覺得挺有趣。

因為玩家要是想接觸朝廷,並融入這個世界,那肯定是耗盡腦汁,密謀齊出,還生怕別人發現不對。

但自己想接觸他們,那就接觸他們了,沒有人會懷疑自己,也沒有人敢懷疑自己。

張封這般想著,等來到了皇宮,也直接去往了朝宴宮後殿,準備先找孫公公聊聊,學學陣法。

而隨著時間過去。

冬季下午五點,天色將黑。

在八點正宴開始之前,正殿是允許本該在偏殿內的門客進入。

也是聖上知道很多大臣帶的門客,很多都是各個門派掌門,或者是家裡的小輩。

這些江湖中在野的人,也是想依靠某位大臣,認識認識其餘的高手,或者別的權貴。

聖上肯定會圓了他們的心思,讓他們在壽宴開始之前,相互熟絡交談,也算是一種拉攏高手,又拉攏權臣的手段。

聖上,大臣,江湖,三方皆好,何樂而不為。

以至於這樣的交往盛事上。

在下午五點十幾的時候,該來的人都來了。

除了王爺不知在何處,四皇子又在忙著花錢,聖上作為東主,是最後登場以外。

太子、三皇子、二皇子,各國使團、江湖中人、才子名士,大臣,眾人相聚一堂,都在寬敞雄偉的正殿內,各自形成一個個小圈子在交談。

但這些小集體內,不時也走出幾人,被一位大臣領著來回走動,向著各個圈子內的人打著招呼。

走動的人這些人,就是第一次來聖宴。

如在西南角,莫家三兄弟就被禮部侍郎領著,一邊徘徊在宮殿外圍,巡邏最後的安防,一邊被侍郎介紹著外圍的人,給莫家三兄弟認識。

可這個外圍,不是指身份低,遠離核心,而是真的靠近殿外。

此時,受聖上恩寵的三皇子,就在外圍和幾位朝廷重臣閑聊。

「那位是三殿下..」禮部侍郎也是小聲向莫家三兄弟介紹。

相距五丈距離的三皇子聽到,偏頭向著他們點頭問好。

由此可以證明,侍郎雖然是小聲說的,但也是故意說的。

畢竟在場的人,除了個別才子與大臣,實在是沒有資質修鍊以外,其餘人最低都是先天境界。

先天境界,哪怕是隔著十丈距離,都能聽到竊竊私語。

所以這般小聲介紹,即不會打擾三皇子與諸位大臣的交談,可也讓三皇子知道,禮部侍郎在『帶人』,希望三皇子給個面子,點頭就好。

可如果官職不夠,三皇子就真的聽不到了,偏頭看他一眼都欠奉。

但這樣的小聲私語,就算是三皇子『聽不到』,別人也誤以為是三皇子正在和幾位大臣說朝廷大事,心思高度集中,難免沒有聽到。

這般兩方的面子都留下來了。

只是這時三皇子回禮,就證明侍郎的權力地位不低。

如今,侍郎看到三皇子點頭問好,也是心裏面子十足,感激的向著不遠處的三皇子一拱手。

「小人見過三皇子..」莫家三兄弟見到三皇子望來,也是趕忙躬身行禮。

『走..』侍郎這次又換成了傳音,傳音才是真正的說事情,不想讓旁人聽見,『四皇子馬上就要到朝宴殿,你們隨我去迎接一番。』

『是..』三人應聲,不著痕迹的像是繼續巡邏一樣,向著三皇子再一行告辭禮,就跟著侍郎出了殿外。

但在心裡,他們是想讓侍郎幫他們介紹一下王爺。

可惜,王爺還沒有來。

不過,侍郎要是知道三人想要讓他介紹王爺的心思,那麼八成也不會同意。

只能說官職與名望太低,他不夠格去舉薦。

如今三皇子給面子,他已經很知足了。

可也在四人離去沒多久。

也有其餘國家的使團從殿中行至殿旁。

為首的人,是一位身穿錦衣官服的大漢。

他是術國使團隊領,宏大人。

如今,他也正向著身邊分別穿著黑白錦衣的兩位青年,介紹著三皇子。

三皇子見到使團的人來了,也帶著幾位大臣,向著宏大人見禮閑聊。

這般待遇明顯比侍郎更高。

也是宏大人代表一個國家,不能點頭就完事。

但分別身著黑白錦衣的黑白二兄弟,卻對這客套的事情不感興趣。

因為他們不是這個世界內的人,也不喜歡研究這個世界內的國事。

唯一感興趣的事情,就是國運。

不出意外,他們是玩家。

並且他們也覺得自己二人以『使團』的身份進宮,這個應該沒人想到吧?

尤其他們屬於客人,為首的使團宏大人有術國國運龍氣加身,又有術國皇帝的親筆書信。

那麼在很大的可能,大齊官方的人不會隨意懷疑他們的身份。

這是一個完全的保護傘。

起碼清哥與小隊六人,目光從他們身上略過,就沒有懷疑殿中的六國使團里有玩家,更是『不敢』懷疑這些人。

皆因往深處來說,玩家要是想加入使團,又想替自己的國家作為使者,前往另一個強大的王朝內做客,這需要皇室堅決的信任。

不然要是丟人怎麼辦,要是外交不好,引起誤會怎麼辦?

所以要想有這樣的信任度,在這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內,根本不夠玩家去謀划。

但事實上,黑白兩兄弟還真的做到了。

也是他們通過十二天前的任務,順利的巴結上了正在路上的使團,是用一個偷巧的方法辦到了。

具體事件,為『殺死邪教、解救術國使團』

包括當時的事情,也如任務中一樣。

是十二天前。

黑白二兄弟正在邊境趕路,想要逃離危險的大齊,去小國修鍊與謀取國運的時候。

任務突然來至。

在三百裡外,術國使團眾人,正被邪教中人襲擊,艱難抵抗。

邪教的目的也很明顯,就是想殺了使團眾人,或者被使團眾人殺死,繼而引發兩國『誤會』。

但好巧不巧,黑白二兄弟念著這是任務,又念著巴結術國的意思,就過去相救了。

最後的結果就是宏大人感恩二人,又見二人身手高深莫測,又有意投靠術國,那還說什麼?

正好一路護送進帝都。

黑白二兄弟也沒有想到自己二人又這麼回來了?

也是,出計策的人都沒有想到,那別人肯定更不好猜。

可關於行刺的事情,他們守口如瓶,沒有向任何人說。

並且使團使者等人在路上想了想,又在這時來到朝宴殿內想了想,也覺得在大齊聖上的壽宴中說行刺的事,說他們在大齊國的境內被人刺殺,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在鬧事,說大齊有加害他們之心。

雖然他們本意上不是這樣,但人言可畏。

襲殺他們的邪教,或許就抱著這樣的目的,希望他們術國和大齊產生分歧。

所以這事可以壓下去,完全隱瞞,不能隨了邪教的意。

包括對於黑白二兄弟,這兩位救命恩人的身份,以及解釋。

宏大人已經為這兩位玩家編造好了『門客』身份,也不怕這兩位是邪教『計中計』安排的人,更不怕他們藉機巴結自己,隨自己進入聖宴,然後開始行刺。

因為這兩位人發過大道誓言。

只要他們有那個行刺的想法、行刺的動機,都不用在座的諸位出手,他們就會氣血攻心,元神重傷,心魔叢生。

到時要發生這樣的情況,宏大人就準備以兩位使者有疾病纏身為由,把他們送出殿外。

但在暗地裡,他還會等聖宴過後,向著大齊皇帝參上一功,把兩人押送奉上,說明緣由。

這般兵不血刃,就拿下兩位渡劫邪教,是有功之臣!

相信大齊皇帝會記他一功。

想必等兩國開戰之後,術國不敵之後,聖上或許會念在今日恩情,對他有所開恩。

這是一條後路。

現在宏大人是巴不得這兩位是邪教中人。

當然,不是最好,也不用這麼冒險去『送禮』,去賭賭聖上會不會相信他。

且也在宏大人琢磨心計,殿外侍郎與莫家三兄弟等待四皇子,黑白二人感嘆大齊雄偉,以及清哥等人與小隊六人正在打量附近的時候。

張封在一排禁衛的保護中,從殿後屏風處走來,站在了側方位置。

屏風前方,就是聖上坐的首位。

旁邊還有一席,是王爺的位置。

張封掃了一眼座位,又通過屏風空隙,看到殿內還有眾多的客人,就沒有落座,也阻止了身邊禁衛的類似於『王爺駕到』之類的話語。

他們想聊,就讓他們聊吧。

反正自己在屏風側方,也不影響他們交談。

但在不遠處的人群,王掌柜是時刻注意著這裡,當見到王爺出現,那是快步上前。

他的動作也引來了附近人群的注意。

可是隨著張封稍微抬了抬手,他們就盡皆拱手一禮,又恢復了之前的商談。

同時,張封也目光望向了走來的王掌柜,或者準確來說,是他身後的六人。

說實話,自己對這六個人還有印象,知道他們就是最近有些名氣的米行施粥六兄弟。

但怎麼巴結上了王掌柜,自己對這個還不太清楚。

可大致想來,也不外乎是王掌柜把他們收入了門下,以免發生衝突,影響生意。

王掌柜這個人自己還是知道的,以和為貴嘛。

至於經過如何,是怎麼拉攏的。

這個等私下問一問就好。

現在他們是不是玩家,不能肯定。

張封思索著,目光一直望著走來的王掌柜與小隊六人。

王掌柜是時刻帶著笑臉,等走到張封的十步距離,就捧手一禮,沒有再往前走。

「草民見過王爺!」王掌柜行的禮很鄭重,中規中矩,一副不和官家有染的樣子,或許是讓旁邊發現王爺的幾位修士看的。

這都是面子活兒,真不真,明白人自然心知肚明。

但也隨著王掌柜一開口,越來越多的修士知道王爺來了!

只是王爺沒有出屏風,那還是不要冒昧去見禮的好。

『這老狐狸怕是早已一隻腳踏上了朝廷..』

可在眾人其中,一位正在觀望王爺的老修士,當見到王掌柜行禮的樣子,就知道王掌柜這幾年來,經常和戶部合作,那麼很大幾率是已經投靠。

這消息,也不是什麼隱秘。

在座大多數的人,都知曉王掌柜和戶部尚書走的很近。

戶部尚書也給了王掌柜許多便利。

如王掌柜各地商行運送米面的車隊,不管入哪座城時,都會免去一些稅收。

可大多都是用於民生、賑災,這是好事,所有人都是贊同並支持的。

總不能讓王掌柜耗費著車馬錢財,往一個城內白送著米面,還要再掏著貨物的入城稅收吧?

眾人對此表示理解。

「王掌柜。」張封見到王掌柜行禮,也是輕輕點頭,把王爺的派頭拿捏的十足,卻又不失禮數。

這也是照實來說,財再大,肯定比不上一國。

就算是身為財主的王掌柜是飛升修士,但大齊朝廷內有七位,每位都遠遠強過於他。

張封不需要太過客氣,省得讓朝廷的臉面盡去。

除外,王掌柜是幫朝廷了,也邀請他來了,這已經是很給面子。

在這個世界內的禮法上,已經算是隆恩浩瀚,圓了他廣濟天下的恩,也為他在百姓之中正了名聲。

但關於王掌柜為國庫添金銀的大恩情、私情,這個可是沒人知道,也不能說。

要知道此時注意到這裡的有不少他國使者,又有一些江湖中人,天下名士。

他們不是傻子。

只要張封敢說,那他們絕對會好奇兩人之間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交易?

再一查到國庫短缺銀兩的事情,那麼王掌柜與戶部尚書密謀的事情,以及聖上的計劃,也全部會被打亂。

這關係到國運與龍氣,關係到修鍊加成。

張封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同樣,王掌柜也戲頭演的足,一副和王爺攀談交情的樣子,卻又不失尷尬的虛引小隊六人,「王爺,這六位道友是..」

「本王已知。」張封話語平和,「稅收一事,就是本王讓虎將軍辦的。」

「王爺體察民情!」王掌柜追捧一聲,又道:「可也是因為免稅收一事,這六位道友,想親自感激王爺一番,草民就斗膽代為引薦。」

「王掌柜身為飛升修士,又廣濟天下。」張封前走幾步,「此言自貶,可是妄自菲薄了。」

「王爺教訓的是!」王掌柜連忙行禮。

小隊六人也是激動下拜,大氣都不敢喘。

張封見到越來越多的人注意自己,也不再隱瞞,而是從屏風繞出,準備出去宮殿,在外面談,不想影響殿內眾人的商談。

但在張封向殿外走的時候,兩側在座、或交談的眾人,不管官職高低,名望多寡,實力如何,皆是在王爺路過他們身前時抱拳行禮。

隨著張封走到殿外的這一刻,此時的整個大殿內的所有客人,都在行禮遙望著殿外月下的王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5章 紛紛來至(二合一)

8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