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同歸於盡螺旋丸!

第49章:同歸於盡螺旋丸!

魏鳴只能解釋道:「我這不是因為中秋節想賺點外快嘛……反正我祖傳的保命神仙丸已經用掉了,你們想下毒就儘管再去,我保證以後再也不來了!」

「已經晚了!」車夫說道,「他們已經注意提防了!有葉紫來那個天殺貨在那天天看著,我們誰還能下得了手?」

你們下不了手,是你們自己沒本事,這難道也要怪我嗎?

只可惜這個車夫不是一個杠精,要不然魏鳴非把他說服了不可!

「我們的計劃只能再次轉移。這都是你的罪過!」車夫說道,「你這個多事的傢伙,去死吧!」

這麼幾件事兒連在了一起,哪怕只是為了泄憤,這些人也要幹掉魏鳴。

於是那個車夫倒提著匕首,作勢就要向下扎。

「慢!我還有話說!」魏鳴伸手攔了一下,正好把手放到了那車夫的胸前。

魏鳴拖延了這麼半天,終於算是準備好了。

去吧!

同歸於盡螺旋丸!

這個車夫是個專業的殺手,魏鳴知道靠自己現在的三腳貓功夫,肯定不是這個車夫的對手。

對方刀子一揮,自己就死定了。

但是他又不想坐以待斃,他現在唯一的進攻手段,便是剛學會的螺旋丸。

所以魏鳴一邊跟他扯皮,似乎心有不甘地詢問著事情的緣由,一邊用右手聚集了體內所有的能量,製造了一發螺旋丸。

他這個時候可不管什麼控制不控制的了,他只想要巨大的威力,哪怕是爆炸也沒有關係。

那車夫的武功夠高,如果力量小了,根本無法對對方造成傷害。

魏鳴發現,當輸入的內力超過了一定的範圍之後,螺旋丸果然就失去了控制。

那顆螺旋丸自發地開始了高速旋轉,將他身體里積攢的所有內力全都吸了出來,就算是想停都停不下來。

魏鳴眼看著那顆螺旋丸越變越大,就要爆炸了,連忙把右手從背後拿了出來,猛地向那車夫推了出去,自己的左手則盡最大的努力,護住了自己的頭臉。

那車夫也沒想到魏鳴竟然還有還手的能力,直接被一顆螺旋丸推到了胸口。

然後那顆螺旋丸就爆炸了。

這回爆炸的威力可就不是小鞭兒了,而是一根加長加粗威力強化的超級大麻雷子!

魏鳴的右臂被整條地炸碎了,血肉飛濺。

整個車廂也因為爆炸而四分五裂。

魏鳴整個人隨著波動被掀翻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不過因為他護住了關鍵部位,這才沒有死掉。

那個車夫雖然武功精湛,還有護體真氣,但是因為是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胸口直接被炸,他也直接被轟得血肉模糊,倒飛了出去。

傷勢肯定要比魏鳴嚴重。

魏鳴躺在地上,身上的衣服都被炸破了,揣在懷裡的銀票也被崩飛了出來,碎成了幾塊,好像雪花一樣飄飄落下。

那可都是錢啊!

看得魏鳴這個心疼啊!

他心疼的程度超過了他身體上的疼痛,讓他保留了最後的一點意識,沒有昏過去。

他連忙用左手掏出一粒大聖還陽丹,塞進了自己的嘴裡。

神葯就是神葯,魏鳴的身體好像被扔進了時光機里一樣,迅速地復原了,連他製造螺旋丸所消耗的真氣也一次性地補充了上來。

要不然,他恐怕就要變成楊過了。

只可惜,他身上的衣服,以及被崩碎的銀票,並沒有跟著他一起複原。

魏鳴站起身來,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

馬車的車廂已經被炸碎了,前面綁著的兩匹馬因為車轅的斷裂,也驚慌地逃走了,只留下一地玄霜庄給魏鳴準備的禮物。

那車夫雖然胸口被炸開,但是還沒有死,低著頭,閉著眼,昏迷在了那裡。

魏鳴不敢大意。

他知道,每一個錯誤的選擇都是在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誰知道那個車夫是不是在裝暈?

魏鳴連忙開啟了《鷹眼術》,觀察了一下那個車夫。

他雖然也身受重傷,但是呼吸勻稱,隱約間好像還在凝聚力量,若說他是真的暈過去了,魏鳴才不信呢!

「哼,跟我玩陰謀詭計?」魏鳴笑道。

他不過去查看,甚至還特意向後退了幾步,跟他拉開了距離,然後從腰間拿出了他的彈弓。

他腰間還有一袋小石子呢,他摸出來了一粒,拉起彈弓,向著那車夫就射了過去。

魏鳴的彈弓準頭已經練成了,十步之內,打腦袋大的目標還是百發百中的。

他明顯地聽見了「噗」的一聲,隨後就是一聲輕微的「嗯」。

但是那車夫想要騙魏鳴,生生地把後半截呻吟咽了下去。

如果不是這夜深人靜的,根本沒有別的雜聲,魏鳴還注意不到呢。

哼哼,知道疼了吧?

魏鳴手上不停,又是一發接一發地射了過去。

這下那車夫有點受不了了。

他原以為魏鳴只是想試探他一下,用石頭扔他一次。

他只要忍住了,魏鳴就能放下戒心,靠近過來。

到時候,他突然暴起,還不是他想怎樣就怎樣?

但是他很快就發現,那些石頭魏鳴似乎不是用手扔過來的。

怎麼打在頭上這麼疼?

而且,這傢伙到底有多少石頭啊?

怎麼還沒完了呢?

眼看著他的腦袋都要被打成佛陀了!

沒辦法,他只能怒吼著站起了身來,邁步向魏鳴走了過來,試圖逮住他。

魏鳴眼睛尖,看他要起身,根本就不遲疑,轉身就跑。

反正他現在已經康復了,腿腳利索得很。

而那個車夫卻身受重傷。

哪怕對方練了輕功,他只要一心一意地逃跑,也不用擔心被抓住。

果然那車夫跑了幾步就跑不動了,用手撐著腿,在那直喘粗氣。

魏鳴見他不追了,立刻回身,拉彈弓就打。

這就叫「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

那車夫撐不住了,血滴答滴答地往下淌,都快流光了。

他終於撐不住了,又向魏鳴追了幾步,結果腳下拌蒜,栽倒在了地上。

「哼,你還想騙我?」魏鳴根本不為所動。

他手上不停,繼續用石子進行射擊。

這一回,那車夫挨了打,就一點聲音也沒有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章:同歸於盡螺旋丸!

5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