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東瀛忍術!

第48章:東瀛忍術!

大宅門裡的事情,可不是魏鳴能管的。

既然該說的話說到了,銀子也來了,魏鳴就準備離開了。

他跟著車夫小三子坐上了車,車上還有不少玄霜庄給準備的禮物,一路向甜水井村的方向趕去。

魏鳴閑著沒事兒,便用系統調閱了自己的記憶碎片,將葉紫來的那本《東瀛忍術》仔細地研讀了一遍。

這本《東瀛忍術》是葉紫來畢生的心血,記載了幾個他研發或改進的忍術。雖然圖畫很少,但是寫的非常的平實,還對一些特殊辭彙進行了註釋,似乎是要給未入門的人進行研讀的。

魏鳴估計這本書應該是葉紫來準備送給波風水門的。

他能把這本書拿出來送給魏鳴,足以見得他的誠意。

第一個忍術就是著名的《螺旋丸》,把內力集中在手掌上,以不規則的方向進行流動,並加以壓縮,形成一個內力球,從而造成巨大的破壞力。

讓內力壓縮其實並不難,讓它以不規則的方向快速流動也不難,因為這其實就跟走火入魔時的狀態沒什麼區別。

難的是控制。

無論修鍊什麼內功,哪怕只有第一重圓滿的功力,都可以使用螺旋丸。

只不過功力越淺,所能控制的內力球便也越小。

如果強行製造自己無法控制的內力球,那麼這個內力球還來不及擊中對手,就會發生爆炸。

輕了也得是傷殘,重了將會導致死亡。

第二個忍術是《火遁-大炎彈》,需要火屬性的內功作為基礎,或者其他屬性的內功最起碼練到第三重以上。

第三個忍術是《土遁-黃泉沼》,跟大炎彈類似,它需要的是地屬性的內功作為基礎,或者其他屬性的內功最起碼練到第三重以上。

說真的,魏鳴都不知道自己練的《龍歸九化功》算是什麼屬性的內功。

反正肯定不是火屬性和地屬性,因為這兩個忍術,魏鳴暫時全都修鍊不了。

第四個忍術是《通靈之術》,可以將位於其他地方的神奇物品或神獸召喚過來,協助作戰。

葉紫來只描述了操作的方法,但是他卻並沒有給出可以簽訂契約的神獸列表,看來還得自己去碰運氣。

第五個忍術是《飛雷神之術》,屬於瞬身術的一種。

可惜葉紫來也只是從別人那裡學來的一點皮毛,還沒有完全掌握。

他自己還在探索實踐當中,所以只進行了簡單的描述,提出了設想,後面便沒了。

看起來,這本書他還在創作之中。

在那種情況下,他能拿出這種半成品的書,也確實是著急了。

既然能練的就只有螺旋丸,魏鳴在車上也沒有別的事兒,就一遍一遍地進行練習。

魏鳴嘗試了幾次,似乎是因為之前有走火入魔的經驗,所以魏鳴沒用多長時間就在掌心凝聚出了一團壓縮內力。

不過他的內功畢竟還是有限,他所能控制的,也就只有黃豆粒大小的一團而已。

這樣小的一團真氣,也就過年放的掛鞭裡面一節小鞭兒的威力。

別說用來打人了,就算是用來打兔子,都未必能夠打死。

看來提升自己的內力修為還是非常重要的啊!

魏鳴正在這裡練著,馬車突然停下了。

「師傅,已經到了嗎?」魏鳴把木格推開,向外看了看。

這時候,太陽已經快落山了,好在八月十五的月亮也已經升了起來,還能看清楚東西。

這裡分明是一片荒郊野地,離金風庄都還遠著呢。

「到了。」車夫從前面下來,直接從後面翻進了車廂,手裡提著一把甑明瓦亮的尖刀,「你,到站了。」

「你這是幹什麼?」魏鳴雖然大概能猜到是怎麼一回事兒,但還是裝成一臉驚恐的模樣,「我是你家少莊主請來的醫生,你要想想你這麼做的後果!」

「少莊主?本來他今天就要死了!」車夫說道,「都怪你多管閑事!」

「你不是來劫財的?」魏鳴問道。

「就像你所說的,你救了少莊主的命,我若是半路劫財,回去可怎麼交差?」車夫說道,「所以還得借你的命一用。」

「別急,一切好商量!」魏鳴連忙道,聲音近似於哀求,「你放我走吧,這些錢都歸你了,我一定不告發你!」

「你真當我們玄霜庄掏不起這一千兩銀子嗎?」車夫說道,「你真以為你之前做了那麼多事兒,不會有報應嗎?」

「我……我做什麼了?」魏鳴有些驚慌,「我平時是個養雞的,靠賣蛋為生。難道你……跟它們有關係?」

「放屁!你才是混蛋呢!」這下把車夫給起樂了,「你還記得大槐樹村的事情嗎?」

「大槐樹村……我沒幹什麼啊!」魏鳴道,「我不是已經證明了,韓大戶殺妻、野豬林劫匪、大槐樹瘟疫都跟我沒關係了嗎?」

「就是你這個沒關係!」車夫怒道,「我們的計劃本來做得非常的嚴密,連婁知縣都瞞過去了。可是你卻橫插了一杠子,將我們找的替死鬼給救了出去。這麼大的一個仇,燕子塢怎麼可能會饒得了你?」

「大哥,那個人是我爹啊!」魏鳴說道,「我這哪是多管閑事啊?試問如果換成是了你,你的父親被人冤枉了,你這作兒子的,難道會坐視不理嗎?」

魏鳴開始打感情牌了。

但是那個車夫明顯是個莫得感情的殺手。

他聽了之後陰慘慘地笑道:「我爹早就死了……」

魏鳴連忙擺手:「這也不是我乾的啊!」

車夫:「???」

誰說是你乾的了!

「好,這件事兒可以先翻過去。」車夫說道,「金風庄不能做的事情,我們就挪到玄霜庄去做。老莊主不同意,我們就幹掉老莊主;少莊主不同意,我們自然也要除掉他。可你為什麼又要來破壞我們的計劃?」

魏鳴:「!!!」

你們這麼隱秘的計劃,我上哪知道去啊?

這不是趕上了嘛!

「我怎麼知道那麼多?」魏鳴申辯道,「是葉紫來非硬把我拽上車的!我一個大夫,治病救人也有罪嗎?」

「硬拽來的?那你也可以不看啊!」車夫說道,「你又不是第一個被請過來的大夫。為什麼別的大夫問了一圈,就能搖搖頭說治不了,到你這兒就給治好了?」

魏鳴:「???」

還不是因為我醫術不夠高明,看不出是啥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章:東瀛忍術!

5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