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埋屍體的一把好手!

第50章:埋屍體的一把好手!

又打了一會兒,魏鳴終於將石子打光了。

不過這時候他還是有些害怕,他不敢到車夫的身邊去,怕那車夫還是在裝暈,準備暗算他。

他覺得光用石子是打不死人的。

可是這黑燈瞎火的,魏鳴也不方便撿石子。

魏鳴忽然想到,螺旋丸這東西雖是內力所化,但有如實體,甚至可以扔出去攻擊敵人。

他現在既然只能凝聚出黃豆粒大小的安全螺旋丸,那能不能用彈弓把它彈出去呢?

黃豆粒大小的螺旋丸,可就沒有失控的危險了。魏鳴就是用手捏著,說不讓它爆炸,也絕不會爆炸。

魏鳴凝聚了一粒出來,然後搭在了彈弓的彈座上,隨後拉滿了彈弓,一鬆手,那粒螺旋丸就彈射了出去。

果然有效!

魏鳴心中大喜。

只見那顆螺旋丸和之前的石頭一樣,準確地落到了車夫的腦袋上,只聽「啪」的一聲,螺旋丸爆炸了,將那車夫的腦袋炸出了拳頭大的一個窟窿。

裡面的紅白之物,立刻流淌了出來。

「威力這麼大的嗎?」魏鳴倒吸了一口冷氣,覺得自己好像發現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其實在那車夫再次摔倒的時候,就已經不行了。

他的腦袋受到了魏鳴連續多次的攻擊,頭骨都已經碎了,只不過天黑看不出來。

這回再挨了一發螺旋丸,有了爆炸的威力,自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他現在確實沒有暗算魏鳴的可能了,但是魏鳴也算是攤上事兒了。

魏鳴活了兩輩子,這還是第一次殺人呢。

雖然那個車夫拿著刀子,是來殺他的,他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但是身體本能地還是會有一些噁心的反應,一張嘴就吐出了一股酸水。

「不行,事情還沒結束,我不能這麼虛弱下去!」魏鳴連忙告訴自己。

他的頭腦快速旋轉,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辦。

報官?

不行。

報官的話,他就要承認殺人的罪名,在牢里接受審判。

他才不信昏庸的婁知縣會給他一個正當防衛的判決。

就憑他之前在鐵手面前反駁婁知縣判決的梁子,婁知縣不判他一個斬立決都算是輕的。

去玄霜庄找葉紫來?

也不行。

回玄霜庄的話,他又該怎麼怎麼解釋這個車夫的死因呢?

他要殺我,結果被我反殺了?

你不是說你不會武嗎?

你不是說你不識字嗎?

你怎麼用的螺旋丸?

你初學乍練的,怎麼打死的一個專業殺手?

而且仔細想一想,這車夫只是個負責下手的人,真正想要魏鳴性命的恐怕還有其他人。

說少了也有玄霜庄的那個老管家,說多了可能整個玄霜庄除了波風水門和葉紫來,全都被他們收買了。

魏鳴如果回去,不就是羊入虎口嗎?

魏鳴權衡了一下利弊,覺得似乎無論怎樣,都是一個死局。

就連老老實實回家,燕子塢的人也還會來找他的麻煩。

而且死人的事兒一旦暴露,難道官府不會來找他嗎?

所以魏鳴唯一的出路就是偽造自己的不在場證明,混淆他人的視聽,讓別人關注的重點從他身上移開。

等他考上了六扇門的童生,燕子塢的威脅還叫事兒嗎?

幸好,這車夫為了殺魏鳴,選的地方非常好,荒郊野外的,連條正經的路都沒有,根本就不會有人經過。

魏鳴先將東西分類了一下,把玄霜庄送的禮物全都攏在一起,連同那一百兩現銀,全都包在一個包里,背在了身上。

他將散碎的銀票也全都收了起來,絕不留一點在現場。

隨後魏鳴從碎掉的車廂上,卸了兩塊木板下來,用車夫手裡的那把尖刀,削成了兩隻大鞋底的形狀,綁在了自己的腳底下。

他倒提著破地鋤,重心放在左腳上,走一步,用鋤頭拄一下,把自己原來的腳印全都打掃了乾淨。

身上背著重物,腳下踩著木板,手裡拄著破地鋤,他硬生生地把自己的腳印偽裝成了一個一百七十斤開外,身高體胖的,腿腳不靈便的壯漢。

至於有沒有這樣的武林高手,那就讓你們官府的人猜去吧!

接下來,魏鳴走到旁邊的荒草溝裡面,用破地鋤迅速地挖了一個深溝。

破地鋤的超凡能力毋庸置疑,兩三分鐘的時間,魏鳴都挖出水了。

而且似乎之前這裡沒少殺人棄屍,破地鋤的挖地能力又勝過挖掘機,魏鳴在這個大坑裡竟然連帶著又挖出了兩個人的屍體……

這兩具屍體一男一女,但是看腐爛的程度,應該不是一起被殺的。

他越看那個車夫越氣:你看看這都是人乾的事兒嗎?

魏鳴把車夫的身體扔到了最深處,埋了一大半,夯實,然後把腐爛得比較嚴重的那具男屍放了回去,重新埋好。

破地鋤的挖地能力就是強,從外面根本就看不出來曾經被挖開過!

就算有人挖到了這座荒墳,看到了屍體,應該也就沒有興趣再繼續挖下去了。

然後魏鳴把那具女屍拖到了馬車的另一側,另挖了一個坑,把她放了進去,連同車夫的那把尖刀也扔了進去,重新埋好。

這個坑就挖的比較藝術了,雖然也很隱蔽,但是如果仔細看,還是能看出些端倪的。

你們如果查車夫失蹤案,查到了這個埋屍之處,挖開一看,結果是個女屍。

我就問你們,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然後魏鳴又把現場打掃了一下,把一些不應該存在的東西,比如說削木頭掉下的邊角料、衣服的碎片、大塊的血肉等東西收拾了起來,讓這個現場看起來更像是一場車禍。

隨後他又「一瘸一拐」地走出了老遠。

他知道自己是從哪個方向來的,順著反方向一直走,很快就來到了一條幹燥的官路。

他這才重新挖了個坑,把那包東西連同腳下的一雙木鞋底扔在裡面,一把火燒掉,然後埋在了裡面。

要說魏鳴的挖坑速度,真是驚人!

這一通忙活,連帶走路,其實也只用了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

但是魏鳴沒穿上衣,肚子有些著涼,尤其是中午的時候,吃的硬麵餅,這時候突然有些不得勁兒。

他也沒有別的地方可拉,眼看是野地,乾脆就在這個坑裡出了個恭,然後就地一起埋上了。

他覺得這樣肯定是不行,於是就把之前抽中的保暖內衣和山寨運動鞋穿上,然後邁著蛇行步走上了官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章:埋屍體的一把好手!

5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