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殺人滅口?

第37章:殺人滅口?

「不用看了,你也是他的幫凶。」鐵手這時候開口了,「早在這個案子呈報上來的時候,我就派人去七俠鎮所有的藥鋪查詢了。確實沒有韓冰購買砒霜的記錄,當然也沒有魏宇東的。那碗葯裡面既然出現了大量的砒霜,恐怕就只有你們金風庄自己的藥鋪里才有了。至於斷腸草這個名字,他自然也是從你這裡知道的。我說的對吧?巫山幫的桑先生?」

「我……」聽到了桑先生這三個字,金風庄的大夫一下子好像被抽掉了骨髓,咕咚一聲跪倒在地,「沒錯,是我給他提供的葯。韓冰給了我十兩銀子,讓我幫他提供毒藥以及偽造現場。殺人的事兒,可不是我乾的!」

「你這傢伙!」二總管見桑先生承認了,憤怒地說道。

「來人!先把這個謀殺妻子的兇手給我抓起來!」婁知縣終於聽明白了。

有阿蘭和桑先生指認他,韓大戶想抵賴也辦不到了。

「沒錯,是我。」韓大戶說道,「我千不該,萬不該讓桑先生再往那碗葯裡面下毒,沒想到這裡出了破綻。」

「難道你殺人就應該嗎?」婁知縣大義凜然地道。

「唉,現在說什麼也晚了。」韓大戶道,「我受了她一輩子氣,她也不曾給我留下一兒半女。她不能生養,又仗著娘家的權勢不肯離婚。殺她一點都不後悔,我償命就是!」

不能生養,男女雙方都可能有原因。

但是阿蘭曾說韓大戶天天晚上都去她房中「耕耘」,想來應該不是他的毛病……

只希望他的耕耘能有收穫,阿蘭能幫他老韓家留下點香火吧。

韓大戶謀殺韓夫人的事情確定了,老魏頭的罪名自然就被洗清了。

關於老魏頭是謀殺韓夫人的詞條,轟然破碎。

不過事情還沒有結束。

野豬林的劫匪,以及大槐樹村的瘟疫還沒有解決。

韓大戶不會武功,又不缺錢,所以絕不會是野豬林的劫匪。

而他對下毒也不是很擅長,他雖然有殺妻的想法,但是卻必須假手他人才能完成,也不會是瘟疫的源頭。

但是想洗脫老魏頭的罪名,魏鳴就必須找到嫌疑犯。

既然桑先生控制著金風庄的藥材,能接觸到砒霜和斷腸草,那麼現在只有先把髒水潑到他的頭上,再來尋找破綻了。

「韓夫人雖然不是你殺的,但是這大槐樹村的瘟疫,恐怕離不開你桑先生的手吧?」魏鳴的語氣非常悠閑,好像成竹在胸。

但其實他並沒有任何的證據。

桑先生抬頭看了看二總管,重又低下頭去,道:「沒錯,這都是我乾的。」

魏鳴:「???」

這麼容易就承認了?

「我門派的《斷陰掌》需要吸納陰山毒氣才能修鍊。但練到第三重時,需要將體內的毒氣釋放,再重新吸納回來,提升純度。散逸的毒氣非常容易誤傷周圍的生物。平日我在莊子里,難得出門一趟,不敢修鍊。這一次公派出來替人治療,我便藉此機會修鍊了一番。雖然已經加了小心,但還是感染了其他的生物。我雖然立刻停止了修鍊,但是瘟疫卻已經散播了開來。」

「確實,白駝山莊雖然也擅長用毒,但用的卻是蛇毒。草木毒氣確實是你們巫山幫的強項。」二總管說道,「當年你走投無路的時候,金風庄好心把你收留,沒想到你竟然是南聯盟的姦細!」

「我不是姦細!」桑先生連聲道,「我早就已經和巫山幫脫離關係了,我真的只是為了練功而已啊!」

「這麼說來,野豬林里的劫匪也是你嘍?練你這門功夫可是很費錢的!」二總管道,「你放心大膽地承認吧,你的家人我會替你照顧的。」

「是我。」桑先生猶豫了一下,嘆了口氣,「雖然我平日里在莊裡的月錢也不少,但是修鍊這門功夫實在是太費錢了。所以我總是借金風庄開集的時候,偷偷出去,到野豬林里劫些財物。這一次幫韓大戶殺人,也是為了錢。」

「好!你敢承認,我也認你是條漢子!」二總管說道,然後突然出手,一掌印在了桑先生的頭頂。

二總管的武功魏鳴是見過的。

那桑先生完全沒有反抗的意思,一掌下來,自然是天靈破碎,死屍栽倒在地。

二總管對鐵手抱了抱拳,道:「我金風庄出此禍害,實在是顏面掃地。多謝大人給我這次清理門戶的機會。」

鐵手就這麼冷冷地看著二總管做作的表演,一直到桑先生死掉,這才說道:「燕子塢的面子,自然還是要給的。這次二總管清理門戶,我也頗為敬佩。只是希望以後七俠鎮治下,不要再出什麼稀奇古怪的案件了。」

婁知縣在旁邊連忙道:「大人放心,卑職一定嚴加看管,杜絕此類事情的發生。」

魏鳴在旁邊自然也不會說話。

他要的不是事情的真相,而是老魏頭的安全,以及反駁的勝利。

有一個藍色杠精站出來幫他替老魏頭洗清冤屈,那就是他樂不得的事兒。

這些有權有勢的武功高手互相之間的博弈,哪是他這種平頭小民所能參與的?

他如果強烈表示反對,說不定二總管的那一掌就印在他的頭上了。

就連傻子也能看的出來,那桑先生雖然可能是瘟疫的源頭,但絕不可能是野豬林的盜匪。

他這又高又瘦的,一看就不具有威懾力。

在林子里遇到了,他若是不顯露幾手功夫,連魏鳴都不會怕他。

而他如果展示了自己的毒功,他不就真暴露了嗎?

二總管一掌將他劈死,就是在跟鐵手大人博弈,他不想讓鐵手插手金風庄的事兒。

而鐵手似乎也默許了。

不過他剛才說什麼?

燕子塢?

魏鳴的腦中一下子就串聯起了一串信息。

姑蘇慕容,燕子塢。

在《天龍八部》裡面,慕容世家手下有四大家將,鄧百川、公冶乾、包不同、風波惡,分別掌管了四個莊園。

金風庄的莊主名為包不同,口頭禪是「非也非也」,甚至被認為是是後世杠精的鼻祖。

他家手下的二總管,只要學了他一成的功力,就足以成為藍色的杠精了。

姑蘇慕容氏乃是北燕王族,在江南廣置田產,勢力很大,一直想要復國。

這一次的瘟疫事件,看似簡單,但是後面不知道還藏有多少的秘密,就連鐵手大人也未必敢輕易確定。

所以二總管一掌劈死了桑先生,讓鐵手斷了線索,鐵手也只能賣他這個面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章:殺人滅口?

3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