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內室密談!

第38章:內室密談!

現在有桑先生頂罪,最起碼老魏頭就清白了。

隨著那兩個詞條的相繼破碎,魏鳴的反駁成功了。

系統顯示他獲得了鐵手的大量好感度,但是紫色的抽獎機會還沒有兌現。

「好了,既然魏宇東跟這三件事兒都沒有關係,你們怎麼還不把他的枷鎖解開?」鐵手說道。

那些衙役得了命令,立刻行動了起來,三下五除二地把老魏頭身上的木枷、鐵鏈拆了下來。

老魏頭老淚縱橫,直感嘆兩世為人,養兒子得濟。若是沒有魏鳴,他就死定了。

婁知縣見大事已定,就命人重新謄錄韓大戶的口供。

「你們燕子塢的事情,自己解決;白駝山莊的事情,也讓他們自己解決吧。」鐵手說道,「那個孩子,你替父伸冤,不畏強權,很是不錯。過來,我跟你聊聊!」

魏鳴連忙跟了過去。

鐵手將魏鳴帶到了驛站裡面,檢查了一下門窗,確認沒有其他人偷聽,道:「你對今天的事兒,還有什麼看法?」

魏鳴心中咯噔一聲:找這麼隱秘個地方?咋的,你這是想殺我滅口嗎?

不過他轉念一想,鐵手若是想殺他,機會有得是。現在既然他的反駁已經成功了,鐵手對他的好感度也大幅上升了,那麼鐵手叫他進來,就絕不會是為了殺他。

他或許是在考驗自己?

但魏鳴還是慎重地說道:「大人,我此次前來,只是為了救我的父親。我們父子倆以後還是要在金風庄、七俠鎮的治理下討生活。您問我的想法,莫非是想讓小民去死不成?」

「放心,這屋裡沒有外人,我們的對話,別人都不會知道。」鐵手說道,「如果傳出去了,也是你自己說的。」

魏鳴:「……」

這麼霸道的嗎?

「在我看來,沒解決的疑點還有三個。」魏鳴說道,「第一,既然桑先生能夠隨意接觸到砒霜,為什麼還要使用斷腸草,並且要放在薑糖上?」

「第二,他修鍊了那麼多年的武功都沒有出事兒,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傳播了瘟疫?」

「第三,桑先生身材高瘦,即使是武功高手,在蒙面的情況下,對陌生人的威懾也不足,他明明有各種辦法撈錢,為什麼還要去野豬林里搶窮人的那點零錢?」

「哦?這麼多疑點嗎?」鐵手微微一笑,「那你覺得真相是怎麼樣的呢?」

「我覺得這三件事兒其實要分開來看。」魏鳴道,「韓夫人患病多年,隨時可能死掉。其實如果韓大戶想要殺她,早就可以行動了。斷腸草一吃,外表看不出中毒,全家人不追究,使上錢讓桑先生隨便開一個死亡證明,他就可以娶阿蘭過門了。」

「你是說,韓大戶殺妻不是偶然。」鐵手道。

「是的。」魏鳴點頭,「韓大戶殺妻只是一個引子,他們早就想好了要找一個替死鬼。殺人是小事兒,重點是要把其他的罪名安在他的身上。所以韓夫人死亡的時間就要非常準確了。」

鐵手道:「你是說,如果沒有白駝山莊的人碰巧出現,也會有別的人出來指證他。」

「那我就不知道了。」魏鳴說道,「白駝山莊和金風庄的關係,可不是我能知曉的。不過找到的這個替死鬼一定會是一個大夫。不然的話,沒辦法解釋下毒和瘟疫的事兒。至於野豬林的劫匪,反倒沒那麼重要了。」

「若是按你這麼說,桑先生為什麼要連劫匪的罪行也一併認下呢?」鐵手問道。

「重要的不是劫匪,而是野豬林。」魏鳴說道,「野豬林有劫匪的傳說不是一天兩天了,但是大家平日里該走也走了,而不是去繞遠路。這些日子重新又提了起來,恐怕是有人想在裡面做些什麼,卻怕人知道,於是又弄了個劫匪出來,讓大家不要路過。如果非要把這三個案子擰在一起的話,恐怕那瘟疫之源就在野豬林中。」

「你這麼說,可有什麼依據嗎?」鐵手突然正色道。

魏鳴於是就將懷裡的小信筒拿了出來,遞了過去。

「這是我在我們村裡打到的一隻信鴿掉下來的。」魏鳴道,「我雖然識字不多,但是替死鬼三個字還是認識的。我在大槐樹村轉了幾圈,也沒發現有養鴿子的人家。實際上,方圓幾十里,能養得起鴿子的,恐怕也就只有金風庄了。而金風庄飛出來的鴿子,途徑甜水井村,如果不是來大槐樹村,那麼就只能是去野豬林了。當然了,這些都是我的猜測,真實情況是什麼樣,我就不知道了。」

「你這小子,到了這時候,又開始給我裝糊塗了。」鐵手點了點頭,「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其實昨天晚上我就打算過來了。」魏鳴說道,「不過昨晚野豬林戒嚴了。來了十幾個人,還帶著狗,非常的凶。今天我卻沒有在這裡看到他們。如果他們不是大人的手下,恐怕……」

剩下的,就不用魏鳴說了。

鐵手嘆了口氣:「慕容興啊,慕容興,你這手玩的可真漂亮!」

慕容興?

魏鳴從來沒聽說姑蘇慕容還有一個慕容興,他跟慕容復是什麼關係?

不過鐵手沒讓他說話,魏鳴決定保持沉默。

直到這個時候,系統才提示他任務完成,再次獲得了鐵手的大量好感度,以及一次紫色的抽獎機會。

「你小子很聰明。」鐵手說道,「不過在屋裡分析的事情,出去之後,還是不要對任何人說起。不然的話,即使是我,也保不住你。」

「那是當然。」魏鳴也不傻。

鐵手掏出了一枚小鐵牌,交給了魏鳴:「明年三月初一,六扇門會招募一批童生,十六周歲以下的人都可以參加。你如果有興趣,可以來建康城試試。」

魏鳴看了看那塊鐵牌,做工非常精細,正面寫著「鐵手」二字,背面上寫著「三代」二字。

這應該是鐵手的私人信物,說明這次的考試非常重要。

哼哼,說得這麼官方,你分明是想收我作徒弟吧?

鐵手這麼傲嬌,魏鳴也想抬抬價:「你就不怕我把這塊牌子賣了?」

「賣就賣嘍,也不過就值三五百兩銀子罷了。」鐵手攤了攤手,滿不在乎的樣子,「反正我只要把牌子發出去,任務就算完成了。至於什麼人拿著它來,就跟我沒關係了。」

一兩銀子最起碼能換一吊錢,你把它說得這麼值錢,讓我怎麼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章:內室密談!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