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你看,毒下多了吧?

第36章:你看,毒下多了吧?

「這麼說來,阿蘭就沒有機會下毒咯?」魏鳴道,「而你作為家裡最年長的丫鬟,地位全都來自於韓夫人的寵愛,所以也不會去毒殺她。」

「別在那裡東拉西扯了!」婁知縣說道,「你如果說她們兩個都沒有下毒,那不就還是你爹在熬藥的時候下的?」

「當然不是。」魏鳴說道,「因為韓夫人根本就不是中了砒霜的毒而死的!」

「你說什麼?」婁知縣道。

「大人,請問是誰對韓夫人進行的屍檢?」魏鳴道,「稍微懂得一點毒理的人都知道,死於砒霜中毒的人面色發黑,表情猙獰,十指尖端腫脹發黑,指甲上會有白色橫紋,但是韓夫人面色發白,表情很安詳,十指沒有明顯變化,處處顯示她不是死於砒霜中毒。」

魏鳴是老魏頭的兒子,而老魏頭是白駝山莊的人,如果這些是老魏頭教給魏鳴的,魏鳴知道也很正常。

但是魏鳴其實是上輩子看電視劇學到的,基本是個懸疑推理劇,就有人被砒霜毒死。

就連不是懸疑推理劇的角色,也有武大郎這種可憐蟲。

婁知縣也是老知縣了,之前也斷過毒殺的案子,知道魏鳴所說不錯。

但是他還兀自嘴硬:「哼哼,你爹是用毒的高手,當然可能下的是別的毒!」

「那麼就奇怪了。」魏鳴笑道,「如果我爹能用別的毒來毒殺她,為什麼還要在葯碗裡面加上砒霜呢?」

「這,分明是有人要陷害他!」

聽了魏鳴的話,全場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魏鳴的目光從他們的臉上一個個地掃了過去,更加確認自己的判斷。

「既然你說不是你爹乾的,那麼兇手到底是誰?」鐵手突然開口問道,「韓夫人真正的死因又是什麼?」

從他的表情上並沒有看到好奇,反倒更像是在考較魏鳴。

「我在韓夫人的房間里發現了這個。」魏鳴將阿蘭給他的手絹打開,將裡面的那半片薑糖拿了出來。

「這是什麼東西?」婁知縣問道。

「這是韓夫人平時最愛吃的薑糖,上面還有她的牙印。」魏鳴說道,「她從小怕苦,吃了葯之後,總要吃一片薑糖順順口。而這一片只被咬了一口,可以懷疑是韓夫人吃到一半時,就已經毒發了。」

「你,你胡說!」韓大戶突然道,「薑糖上怎麼會有毒?」

「我又沒說是你下的毒,你心虛什麼啊?」魏鳴笑道,「是不是因為這些高級的薑糖,只有你能買得到?」

「那薑糖確實是我買回來的,但是我又怎麼會殺我的夫人?」韓大戶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整個大槐樹村的人,都知道我們夫妻兩個最是恩愛。」

「你們恩愛?」魏鳴道,「你們如果恩愛的話,你又怎麼會和丫鬟有私情?」

「我哪有私情?」韓大戶不肯承認,「阿綉、阿萍和阿蘭都是買回來伺候我夫人的。我夫人身體虛弱,需要人照顧。她們三個我平常根本接觸不到!」

「那可就怪了。」魏鳴道,「阿綉,你來韓家多久了?」

那個年長的道:「差不多十年了。」

「阿萍,你來韓家多久了?」

「也有五年多了。」

「那阿蘭呢?」魏鳴又問。

「……剛半年。」阿蘭不知道魏鳴的意思,遲疑了一下,還是說了。

「如果你們都是伺候韓夫人的丫鬟,為什麼阿綉和阿萍穿的都是普通的布衣,而你卻能穿緞子的衣服呢?還有你那隨用隨扔的絲綢手帕!」魏鳴問道,「如果不是你跟韓大官人之間有私情,他怎麼會對你這麼好?韓夫人嫌棄你恐怕也不是因為你笨手笨腳,而是因為發現了你和韓大官人的私情吧?」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乾的!」阿蘭咕咚一聲就跪下了,「是老爺!他說很喜歡我,還說等他夫人死了,就娶我過門。其他的我什麼都不知道啊!」

「你胡說什麼啊!」韓大戶這時候已經亂了陣腳。

「韓冰,你個王八蛋,你還不承認!」阿蘭哭喊道,「我來了之後你就大獻殷勤,上個月初九你第一次騙了人家的身子,之後有哪天晚上沒來我的卧房?你還說等這個月韓夫人死了,你就娶我過門,你敢說你沒說過?」

「你敢說你沒說過這樣的話?!」魏鳴也在一旁厲聲喝道。

「我,我,我……是說過,但是和自己的丫鬟偷情,不犯法吧?」韓大戶強自鎮定,「我這麼說,是因為我的夫人患有多年的肺癆,身體越來越弱,已經活不了多久了啊!怎麼能說是我殺的?」

「以你的財力,能買得起三個丫鬟,如果真想給夫人治病,去七俠鎮的大醫館難道不好嗎?去建康城治療恐怕都不成問題吧?為什麼會請我爹這個鄉野大夫?」魏鳴說道,「所以事情已經很明朗了。韓夫人一直患有肺癆,韓大官人覺得她命不久矣,所以跟阿蘭私定終身。然後請了一個醫術極差的大夫,想要借他的手,把韓夫人醫死。」

「但是很可惜,我爹雖是鄉野郎中,但對治療肺癆還是有一些小手段的,竟然將韓夫人的病給治好了。」

「韓大戶這邊擔心韓夫人不死,於是就在她的薑糖裡面下了劇毒。等人死了之後,又在我爹熬的葯裡面加入了大量的砒霜,來嫁禍於他。」

「哈哈哈!」韓大戶突然笑了,「你編故事的能耐倒是不錯,但我只是一個鄉村的小地主,又從哪裡弄來的斷腸草?又為什麼要下在薑糖上?」

「你是說這薑糖上沒毒,是我冤枉你的?」魏鳴笑道,「那你敢不敢把它給吃了?」

韓大戶臉色一下子又沉了下來。

「我、我、我怎麼知道你又往沒往裡下毒?」韓大戶道,「你們白駝山莊的人都歹毒得很!下毒也厲害!」

「白駝山莊的人下毒確實很厲害,但是他們用的都是蛇毒。」魏鳴嘿嘿笑道,「最讓我奇怪的是,你怎麼會知道這薑糖上塗的是斷腸草?我可從來都沒說過,你又是聽誰說的?」

「我、我、我……」韓大戶瞬間卡殼,他將目光轉向了金風庄的那個大夫,滿是求救之意。

「你看我幹什麼?」那個大夫也有點慌神。

但是下毒的人和毒物的來源,已經不言自明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章:你看,毒下多了吧?

3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