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兇手就是她!

第35章:兇手就是她!

「他自己已經承認了!有簽字畫押在。」婁知縣說道,「你還想要怎樣?」

「你們給我爹上了什麼刑,你們自己不清楚嗎?」魏鳴道,「連他這個身負武功的人都快挺不住了!刑訊逼供得來的口供,怎麼做得了數?」

「證據確鑿,他還敢嘴硬抵賴。若是不上點刑罰,他怎麼肯招供?」婁知縣說道。

「你說的證據確鑿,就只有這麼幾條而已?動機、手段、作案時間,你們完全不用考慮的嗎?」魏鳴問道,「就因為他會武功而且懂得毒性,他就成了野豬林的劫匪和給大槐樹村下毒的人?」

「那你還想怎樣?」婁知縣問道。

「若是這樣的話,鐵手大人,」魏鳴對著鐵手拱了拱手,「我懇請大人派人抓捕婁知縣這個強姦犯!」

「什麼!」婁知縣嚇了一跳,「我怎麼會是強姦犯呢?簡直就是一派胡言!」

「大人您看,婁知縣是一個男人,身上還帶著能夠強姦的作案工具。按照他的理論,他不是強姦犯還能是什麼?」魏鳴笑道。

「放屁!」婁知縣氣得滿臉通紅,「我、我……我早就不行了。」

他這一句話,把鐵手給說樂了。

「婁知縣,你不要生氣,這個孩子是跟你開玩笑的。」鐵手道,「但是話糙理不糙,如果只因為魏宇東是白駝山莊出來的,就認定他是劫匪、傳播瘟疫,確實不太合理。我們還要繼續查證一下。不過毒害韓夫人的這個案子,卻是人證物證俱在,你若是沒有什麼異議,殺人償命,也依然是秋後問斬。」

「有異議。」魏鳴說道,「我爹並不是殺人兇手。你們提供的證據立不住腳。」

「哦,那你來說說吧。」鐵手讓人給自己搬了個凳子,舒舒服服地坐了上去,「不過你要是再拿婁知縣開玩笑,他可就要讓人亂棍給你打出去了。」

「是!」魏鳴說道。

鐵手這已經是在幫他了。

魏鳴拿婁知縣開玩笑,他手下的那些衙役早就躍躍欲試了,只等婁知縣一聲令下,他們就要動手了。

如果沒有鐵手在場,魏鳴恐怕已經被打倒了。

但是鐵手一句話,立刻就沒人敢動手了。

「好,那我現在來問你們,」魏鳴道,「你們說每天的葯都是我爹熬的,可有什麼證據嗎?」

「原告韓冰以及他家的幾個下人都可以證明。」婁知縣說道。

「好,那麼請問,能不能將他們都請過來,我們當面對質?」魏鳴說道。

「這個……」婁知縣有點遲疑。

「那就把他們都叫來吧。」鐵手說道,「人命大如天,你既然要判他的死刑,就要讓他和他的家人心服口服。要不然這孩子以後到處說你婁知縣判了冤假錯案,甚至到建康城捨身告御狀,你也難受不是?」

婁知縣看出來了,鐵手這就是有意與他為難。

但是官大一級壓死人,自己是七品官,鐵手是四品官,更何況對方還是專管刑獄的四大名捕之一,他也沒有不答應的道理。

「哦,對了,既然出去叫人了,那麼把村長還有金風庄那個什麼大夫也叫過來吧。」鐵手道,「他們也算是這件事兒的見證人。」

「去去去,把他們都叫過來!」婁知縣只能吩咐那些衙役。

這些人都在大槐樹村待命,隨時等待縣官和鐵手大人的傳喚。所以沒用多長時間,他們就都過來了。

韓大戶身材矮胖,金風庄的大夫身材瘦高,另外韓大戶家的那個小夥計、三位姑娘也都被喊了過來。

衙役們興師動眾的,自然引了一些大槐樹村的村民過來看熱鬧。

那三位姑娘看到了魏鳴,都吃了一驚:「是你!」

魏鳴微微一笑:「見過三位姑娘。」

「好了,你問吧。」鐵手說道,「這回你要是再解釋不了,可就不能喊冤了。」

「多謝大人!」魏鳴抱拳道。

「好,既然人證都到齊了,我想問一下,你們說韓夫人喝的葯,每天都是我爹熬的,那麼請問,都是一些什麼葯?」魏鳴問道。

「這我知道!」小夥計說道,「夫人吃的葯都是我去七俠鎮買的。我還記得,是大棗、枸杞、銀耳、桂圓、紅豆,加上丁香作為引子,一共六位葯。」

「沒錯!葯是你買的!那麼你在買這些葯的時候,為什麼還要買砒霜回來?」魏鳴問道。

「我沒有!」小夥計說道,「我可從來沒買過那種東西!砒霜是劇毒,藥店里嚴格限制,一般人都不允許買,即使買了,也是有登記的。我怎麼會去買那種東西?」

「哦,不許你買,難道就許我爹買了嗎?」魏鳴說道,「你好歹還有個去藥店的機會,我爹得有幾個月都沒去過七俠鎮了,他又怎麼會有機會買砒霜?」

「你爹擅長用毒,誰知道他做了什麼!說不定毒死韓夫人的不是砒霜!」小夥計突然喊道。

「哦?那可就對不上了。」魏鳴笑道,「案卷里是怎麼說的?在湯藥里發現了足以致死的砒霜。如果你說韓夫人不是被砒霜毒死的,那你說她是怎麼死的?還是說,你在買葯的時候,就已經把砒霜灑在裡面了?」

「不可能!你爹那個傢伙,每天偷奸耍滑的。每頓熬制完了的葯,自己都要留下一半,加上小米煮著喝。如果葯里放了砒霜的話,他還不早就被葯死了?」小夥計又道。

「沒錯。」魏鳴點頭,「現在有人證明,我爹熬的葯,他自己都吃。所以砒霜絕不可能是在熬藥的時候加進去的。那麼在我爹熬藥和韓夫人喝葯之間,誰有機會接觸到湯藥呢?」

魏鳴的聲音越來越激烈:「據我所知,我爹一個大男人,深入閨房不方便。除了必要的檢查,絕不會去韓夫人的房間。熬完的葯,都是由別人端給韓夫人的。」

「而負責端葯的那個人,就有機會將砒霜下在葯里了!」

「她,也就是本案的真兇!」

「是不是你?阿蘭!」

魏鳴突然提高了聲調,把阿蘭嚇了一跳,手絹差點都掉地上了。

阿蘭連聲說:「不是我,不是我!夫人最不喜歡我了,我笨手笨腳的,夫人每次看到我都要呵斥一番。連端葯這種事兒,她也不願意讓我做。」

「不是她,」那個年長的姑娘說道,「每天的葯都是我端給夫人的,但是我並沒有往裡面下毒!」

魏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章:兇手就是她!

3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