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暗訪老韓家!

第33章:暗訪老韓家!

魏鳴一下子就放心了。

他假模假式地走了過去,大喊道:「何方妖孽,在此作怪?」

說完,他還向老黃眨了眨眼睛。

老黃的嘴裡叼著一隻老鼠,她也對魏鳴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裡面的房間,然後好像害怕魏鳴一般,匆匆地逃跑了。

魏鳴假裝追了幾步,又不是真的想追,就放棄了。

這時候,那三位姑娘才放下心來。

「這位……少俠?」一個年紀稍長的姑娘說道。

她也不確定該怎麼稱呼魏鳴,因為魏鳴的裝束實在是太寒磣了。

「哦,幾位姑娘。」魏鳴禮數倒是不缺,連忙抱拳還禮,「我途徑此處,聽你們在裡面尖叫,生怕是有了歹人,這才翻牆過來。還請多多贖罪。」

魏鳴本身看了不少電視劇,也能說這種文縐縐的話。

那三位姑娘一聽,就覺得魏鳴也是一個讀過書的人。

雖然魏鳴穿的破,但是還不允許讀書人落魄了嗎?

她們頓時放心了不少。

年長的那個人對魏鳴表示了感謝,便想送客。

但是魏鳴好不容易進來了,哪能就這麼出去?

他正色道:「剛才逃跑的那隻,好像是一隻黃鼠狼,不過它形象怪異,與普通的黃鼠狼不同,怕是有妖邪作祟。難道說,你們裡面的屋子,有什麼東西不幹凈嗎?」

他一說不幹凈,那三位姑娘立刻就怕了。

今天能跑出來一隻打扮得古怪的黃鼠狼,明天還不一定能跑出什麼來呢。

於是年長的就問道:「少俠,你對這方面有了解嗎?」

魏鳴道:「我雖然不敢說擅長,但也略通一二。既然出現了這種情況,莫非你家最近有人被謀害不成?」

韓夫人被殺的事情,他早就已經知道了。

這件事兒,大槐樹村的人自然是知道的。

不過魏鳴是一個生面孔,看起來又像是一個要飯的,這種事情,他應該沒理由知道。

那三位姑娘一聽,就覺得他是有能耐的人。

年長的那個便道;「少俠果然有些本事。我家大奶奶,前些天被一個鄉野郎中誤診,現在屍首還停在裡面。」

話說人都死了,你們也不埋,心裡害怕當然是應該的。

魏鳴便道:「不,如果只是誤診,恐怕不會有這麼古怪的事情。你家大奶奶,怕是被人謀殺的!」

他的意思就是想詐一下這三位姑娘。

果然,她們立刻都變顏變色,連說:「怎麼可能!」

魏鳴仔細地觀察了一下她們的臉,心中已經有了計較,然後道:「算了,我還是進去看看吧。」

魏鳴於是提著柴刀,按她們所說,來到了韓夫人的房間。

時間過的久了,現在天氣也熱,屋裡面已經有些發臭了。雖然有防腐設備,也買了香木的棺材,但是還沒辦法完全遮掩裡面的味道。

魏鳴先看了看韓夫人的屍體。

他並非是仵作出身,不方便驗屍,但是看那韓夫人面色還挺白凈的,既不發黑,也不發黃。

若是砒霜中毒而死,則面色發黑,若是肺癆沒治好,則面色發黃。

韓夫人兩者皆不是,看來死因還有待推敲。

魏鳴又仔細地檢查了一下房間,老黃不知道案子的經過,卻能大老遠地跑到韓大戶這裡,一定有古怪。

果然,在韓夫人的床底下,魏鳴發現了幾隻老鼠。

黃鼠狼最愛吃老鼠,老黃都已經被迫到野豬林裡面去找食吃了,在大槐樹村聞到了老鼠的味道,自然是要跟過來。

那幾隻老鼠被魏鳴嚇到,驚慌地逃跑了,還剩下一隻躺在那裡一動不動,看樣是死了。

魏鳴便用柴刀把它扒拉了出來。

這隻老鼠生得又肥又大,肯定是個貪吃的傢伙,到死嘴裡面還叼著半片薑糖。

魏鳴仔細地端詳了一下那片薑糖,上面不只有老鼠的牙印,還有人類的牙印。

「你們家夫人生前的時候,喜歡吃薑糖嗎?」魏鳴問道。

「是的,夫人身體一向不好,以前的大夫給開的葯又很苦,所以她平時總喜歡吃一點薑糖順順口。」那年長的姑娘說道,「都是老爺專門託人買來的。」

「原來如此,問題就出在這裡。」魏鳴說道,「你們有手帕嗎?」

那個聲音歡快,名叫阿蘭的姑娘將她手上的手帕直接遞了過來。

魏鳴接過手帕一看,竟然是真絲的。

「這屋裡不幹凈就是因為這死老鼠作怪,我要把它帶走。」魏鳴道,「這麼好的手帕用來包老鼠,弄髒了就不好了。」

「沒關係的!」阿蘭說道,「這樣的手帕,老爺給我買了十幾條,這條你已經碰過了,就送你了!」

魏鳴:「!!!」

合著你這是嫌我臟啊!

魏鳴用那條手帕把那隻老鼠和那片薑糖裹了個嚴實,然後揣進了懷裡。

他現在已經有了八成的把握,只是不知道夠不夠說服鐵手大人。

魏鳴離開了韓大戶的家,找到了等在不遠處的老黃。

「你出來抓耗子,連聲都不吭?」魏鳴道,「我還以為你被壞人抓走了。你腿既然好了,就回去吧。」

「我的腿能好得這麼快,都是託了你雞蛋的福。」老黃說道,「你幫了我,我當然也要幫你一次。你爹被冤枉了,我也想要做點事。時間緊迫,我就沒來得及跟你說。」

「什麼意思?」魏鳴說道。

「那家的老鼠身上有病,所謂的瘟疫應該就是通過它們傳播的。」老黃說道,「我身上有道行,能夠感覺到危險。」

「有病?」魏鳴問道,他也覺得那些老鼠跟記憶中的似乎不太一樣。

「具體是什麼病,我就不清楚了。」老黃道,「我只知道,我如果吃了,我就死定了。」

瘟疫……

「是只有他家的老鼠不一樣,還是整個村子的老鼠都不一樣?」魏鳴問道。

「應該還是以他家為主。」老黃說道,「要不然我也不會那麼遠地跑到這裡來。」

魏鳴感覺自己好像知道為什麼老魏頭會被當作替死鬼了。

難道是《腐蠅功》的副作用?

魏鳴不敢肯定。

他還想要再調查一下。

但是他卻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了,他遠遠地就聽見驛站那邊喊了一聲:「大人起駕了!」

不好!

魏鳴心裡一急,若是讓人把老魏頭帶回到七俠鎮,就更難證明他是無辜的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章:暗訪老韓家!

3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