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老魏頭的藥方!

第32章:老魏頭的藥方!

「如果光靠開藥的話,當然是治不好。她得的是肺癆,別說是我,就是建康城裡的大醫館,也未必能治得好。」老魏頭道,「但是韓大戶有錢,給的多。他們願意出一吊錢,我這才來的。所以自然有我的辦法。」

「什麼辦法?」魏鳴問道。

「我用我的《腐蠅功》透進她的身體里,《腐蠅功》天生對毒素有吸附作用,運功回來的時候,自然就把毒拔了出來。」老魏頭道,「只要毒去了,病也就好了。我只要慢慢把自己體內的毒素化掉就行了。」

「有效果嗎?」魏鳴問道。

「當然,她病得不嚴重,第一天我就把她體內的毒拔凈了。」老魏頭說道,「剩下的,就只要調養身體就行了。那韓夫人的病情越來越輕,到了第四天,已經能下地行走,正常吃喝了。我本來拿了錢就想離開了,誰知道第五天早上,那韓夫人就死了。」

「怎麼死的?」魏鳴問道。

「我不知道。」老魏頭說道,「韓大戶說是我給開錯了葯,直接報官了。隨後便有金風庄的大夫過來,進行了鑒定,說是毒殺。我不肯承認,他們便打我。如果只是幾個衙役,我本來是能跑的,但是我不想連累你……」

「爹,我不怕連累。」魏鳴說道,「你能把你開的藥方給我看看嗎?」

到了這個時候,魏鳴仍然懷疑是老魏頭開錯了葯。

「我不怎麼會寫字,藥方是口述的。」老魏頭道,「因為我主要是靠內功拔毒,所以開的是大棗、枸杞、銀耳、桂圓、紅豆這幾味補身子的葯,以丁香為藥引,輔以二斤小米……」

魏鳴:「!!!」

你這些不都是熬粥的材料嘛!

這些東西吃再多也不會死人啊,頂多就是有點撐得慌!

你這藥方開得還真是穩啊!

聽到這裡,魏鳴明白肯定是有人栽贓他。

「葯是誰買的?」魏鳴問他。

「他家有個跑腿的小夥計,特意跑了趟七俠鎮買的。」老魏頭道,「東西買回來之後,都是我親手熬的,應該沒有問題。每天三頓,盛出來一碗,讓丫鬟給韓夫人送去。剩下的我怕浪費,又多加小米重新熬了一遍,自己吃了……」

你這就是給自己蹭飯找借口啊!

「你確定自己沒有隱瞞什麼嗎?」魏鳴問道。

「跟你我還有啥可隱瞞的?」老魏頭嘆氣道,「我死了還得你給我收屍呢。」

「不,如果真是你說的那樣,你死不了的。」魏鳴的心裡已經有了一個思路,他現在就差一些關鍵性的證據了。

管你們是藍色杠精還是紫色杠精,看來是時候到大堂上杠一下了!

魏鳴又跟老魏頭確認了一下具體的時間,問明了韓大戶的住處,然後便離開了這間屋子。

「小子,你爹的遺言說完了?」外面的衙役見他出來,哈哈大笑道。

魏鳴只能心裡罵娘,然後回了他們一個禮貌的微笑:「我爹是無辜的,他一定會被放出來的。」

但是那些衙役根本就不信,只是笑呵呵地把他的柴刀還給了他。

魏鳴轉身出來,回到了樹蔭底下,發現老黃竟然不見了!

她腿斷了,理應是不能走路的,但是她竟然不見了?

莫非是遇到了什麼危險?

魏鳴左右找了一圈,高聲呼喊她的名字,也沒找見她的蹤影。

衙役們見魏鳴出來之後,就轉著圈地大聲呼喊,都覺得他瘋了,笑得更開心了。

魏鳴只能沿著村裡的路,繼續尋找,一路來到了韓大戶的家。

韓大戶是大槐樹村的首富,排場比甜水井村的王大戶活著的時候還大,家裡是成棟的磚房,牆也是一人高的土牆,比魏鳴家的籬笆院強多了。

魏鳴在韓大戶家周圍轉了一圈,見四下無人,便縱身一躍,用手一撐,翻過了院牆。

他這些天的《囚徒健身》沒白練,動作非常的輕盈,落地毫無聲音,所以也沒驚動任何人。

魏鳴躡手躡腳地往裡面走,想看看韓夫人停屍的位置。

這時候就聽見了一陣小姑娘嘰嘰喳喳的小聲。

魏鳴雖不是做賊,但畢竟是非法闖進來的,他趕忙找旁邊的一個大醬缸後面躲了起來。

那三個女生,一個三十多歲,一個二十多歲,還有一個也就十七八歲。前兩個穿著細布的衣服,后一個穿著綢子的衣服,處處體現著大槐樹村首富的富裕程度。

他們是丫鬟?

還是韓大戶的女兒?

難不成這是韓大戶娶的三房姨太太?

魏鳴心裡對韓大戶表示大寫的佩服,無論是從財力上,還是體力上……

魏鳴本來準備趁他們不注意開溜,誰知道她們竟然就地開始干起了活。

得,這下走不了了。

這些人離魏鳴有點太近了,以至於魏鳴根本就不敢動彈,他甚至不敢探頭觀察。

但這幾個小姑娘聊天的聲音還是清楚地傳到了魏鳴的耳朵里。

她們聊得事情當然離不開最近大槐樹村發生的事情,而老魏頭的兇殺案更是重中之重。

聽她們的言語,韓家夫人似乎對她們不怎麼好,所以她們也沒有太過悲傷。甚至還有一個人的聲音中充滿了歡快。

「阿蘭,你去把那個醬缸擦擦。」其中一個命令道。

「是。」那個歡快的聲音答道。

於是一陣小碎步便向魏鳴的方向傳了過來。

魏鳴的心裡一陣狂跳,他不知道這個世界私闖民宅會被判上一個什麼罪行。

這時候另外一個女生尖叫了起來:「有老鼠,不,是怪物啊!」

很快,另外兩個也跟著叫了起來。

這下魏鳴可就被解放了。

他耳朵里聽著三位姑娘的尖叫聲,然後偷偷探出頭來,見她們三個的注意力全都被吸引了,這才走了出來,然後用力地蹦了一下,發出了落地的一聲響。

然後魏鳴將柴刀抽了出來,道:「大家不要怕,發生了什麼事兒?」

韓大戶家的院牆不高,有點本事的人也能翻進來。

三位姑娘這時候也不管魏鳴是怎麼進來的了,全都把手指向了裡面一個棕黃色的生物。

魏鳴一看,那東西一身短毛,拖著一根禿尾巴,左後腿還包裹著根用樹枝綁成的支架。

這不就是老黃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章:老魏頭的藥方!

3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