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證據不足也得上啊!

第34章:證據不足也得上啊!

魏鳴匆忙地跑到了驛站邊上,果然看見那些衙役在整裝待發。

有幾個衙役一手拿著水火棍,一手押著老魏頭,生怕他跑了。

另外一些人,則在替大人們收拾車馬。

有轎子,有馬匹,魏鳴還看見了一身藍色邊框的金風庄二總管在旁邊恭敬地伺候著。

先從驛站里出來的,是一個穿著一身類似宋朝文官服飾的老者,頭頂官帽上的帽翅非常長。

他的年紀怕是能有七十歲開外,看樣子就老邁昏庸,手有些哆嗦,眼睛也睜不開,連走路都有些不利索了。但是他站得卻挺直,在恭敬地等後邊的人出來。

在他後邊出來的,是一個能有四十歲左右,高大魁梧的漢子。

他穿著一身帶有錦衣衛風格的服裝,帽頂也沒有帽翅,大熱的天,還披著一件斗篷。

所以魏鳴也說不出他們現在到底是在哪個朝代。

令他感到比較奇怪的是,那個高大魁梧的漢子身上竟然被一圈紫色的邊框所包圍。

也就是說,這是一個紫色杠精?

那豈不是比金風庄的二總管還要厲害?

魏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上一次在金風庄大集上,魏鳴對付二總管這麼一個藍色杠精都那麼的困難。

這個人若是名捕鐵手,那麼這個案子就更難辦了。

但是難辦也得辦,眼看著所有人對他都很恭敬,等他先上了馬,這才各自上馬上轎,他必定就是那個大人物。

若是讓他們把老魏頭帶走了,再想要翻案可就難了。

魏鳴不管不顧地沖了上去,高聲喊道:「冤枉!」

老魏頭看見他就這麼愣頭青一樣地沖了上來,毫無戰術可言,連忙道:「不要衝動!你快回去!」

但是不用他說,旁邊那麼的多衙役瞅著呢,安保工作肯定做得到位。

他們第一時間就把兵器抄了出來,對準了魏鳴。

「大膽刁民,竟敢試圖行刺大人?」一個衙役大喊一聲,作勢就要動手了。

當然,他們也是想表現一下自己的「忠心」,若是能得到鐵手大人的青睞,說不定以後能獲得點兒提拔。

但是魏鳴穿戴破爛,彷彿一個叫花子。他赤手空拳地過來,離著挺遠就停下了,還高舉雙手,只是大聲呼喊而已,自然不可能是刺客。

所以鐵手便出言道:「慢!讓他過來說話!」

老魏頭之前跟魏鳴說過,鐵手的武功非常高強,即使是老魏頭,鐵手彈彈手指也就幹掉了,更別說魏鳴了。

所以魏鳴也不想找死,緩步走了過去,咕咚一聲跪倒在地:「大人,我冤枉!」

「婁知縣,這可是你們七俠鎮的治下啊!」鐵手看了一眼那個老文官,意味深長地說道,「既然出了冤情,那便由你來問吧。」

「下跪何人?」婁知縣說道,「在你面前的可是四大名捕之一的鐵手大人,你有什麼冤情儘管說來,鐵手大人一定會為你做主的。」

這倆人斷案的本領不咋地,踢皮球的本事倒是不錯。

魏鳴便道:「小人乃是魏宇東的兒子,我父子二人乃是甜水井村人士,以養雞為生。鄉鄰若是生病了,也能治些頭疼腦熱的小毛病。醫術雖然不高,但我爹可沒有殺人啊!」

「哦,你說的是他啊!」鐵手笑了笑,翻身下馬,「婁知縣,我說此事還有蹊蹺吧?要不咱們問問他有什麼話說?」

婁知縣眼裡閃過一絲精光,隨即瞬間隱去,低頭道:「大人說的極是,那我們就再問問。人命大過天嘛,當然不能草率。」

然後他轉過頭來,對魏鳴道:「大膽的刁民,你父親殺人一事,人證物證俱在,連他本人都已經簽字畫押,還有什麼好說的?」

他不敢頂撞鐵手,但是對魏鳴這種小民卻充滿了威嚴,他大聲呵斥也是為了給鐵手聽聽。

人證、物證俱在,犯人也簽字畫押了,你多什麼事兒?

鐵手當然能聽出音來,對魏鳴道:「既然如此,你就說說他為什麼是被冤枉的吧?我念你是個孝子,替父伸冤。即使不成,也不治你的罪,你起來吧!」

他這就是在保魏鳴的安全了,要不然婁知縣以魏鳴擾亂治安為由,亂棍打走,事情就沒意思了。

「謝大人!」魏鳴站起身來。

這時候,他已經接到了系統的通知,可以開杠了。

和上一次在金風庄時一樣,他的對手並不是一個紫色的杠精,而是要在紫色杠精的監視下,闡述自己的觀點。

任務若是成功,不但能獲得相應的抽獎機會,還能大幅提升那名杠精的好感度,但若是失敗了,則會大幅度降低該杠精的好感度。

現在婁知縣已經在嫌他多事兒了,如果再得罪了鐵手,恐怕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但是魏鳴卻不怕。

他既然來了,就沒打算一個人回去。

要麼帶著老魏頭平安回去,要麼他就跟著老魏頭一起去。

魏鳴看了一下這一次的任務目標:

目標一:證明老魏頭不是殺害韓夫人的兇手。

目標二:證明老魏頭不是野豬林劫匪。

目標三:證明老魏頭不是在村裡下毒的人。

「不錯,不錯。還有的玩。」魏鳴稍微鬆了一口氣。

他最怕的就是系統讓他證明老魏頭不是一個庸醫。

那簡直就是送命題!

但是現在的這三個目標,魏鳴覺得自己還是能說明白的。

雖然他的證據並不是很充足,但是能反駁到什麼程度,主要還要看對手的發揮。

「那麼請問知縣大人,」魏鳴整理了一下思緒,開口了,「我父犯了什麼罪?人證物證又都是什麼?」

「哼,這都不知道,還敢來喊冤?」婁知縣嘲笑道,「書吏,你來跟他說說。」

旁邊過來了一個人,捧著一個卷宗,念道:「七月二十三日,大槐樹村人韓冰訟甜水井村人魏宇東誤診害死了他的結髮妻子。經查證,在被害人的湯藥里發現了砒霜的成分,確系毒殺。因藥品每日均由魏宇東熬制,所以認定其下毒行為確鑿。魏宇東乃是白駝山莊棄徒,身負強大武功,且擅長用毒,與野豬林的盜匪及大槐樹村發生的瘟疫情況吻合。經查證,上述犯罪行為均為魏宇東所為。他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有他的簽字畫押在此。三案合併,罪大惡極,判處秋後問斬。」

「這就完了?」魏鳴問道,「這麼大的三個案子,你們簡單幾句話就定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章:證據不足也得上啊!

3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