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油花案件?

第11章:油花案件?

魏鳴和李二牛好像逃荒一樣離開了那個胭脂攤位,奔著另一側的賣肉的攤位走去。

這時候,從那個方向也一前一後跑過來了兩個人。

在前面的高聲大喊:「殺人了!搶劫了!救命啊!」

後面的人則高聲喊道:「抓住他!別讓他跑了!他是個賊!」

兩個人奔跑的速度非常快,兩旁的人紛紛閃避,但是這邊魏鳴的腳步也很匆忙,一個躲閃不及,就跟前面那個人碰了個滿懷。

魏鳴一下子就被撞倒在了地上。

但是那個人也被阻攔了一下,以至於被後面的人追上了。

後面的人是個殺豬的屠夫,魏鳴看著面熟,但是並沒有相關的記憶碎片。

一年就光顧他家兩回,還買不了多少,想熟悉也難啊!

此時他滿身的血污,手裡拿著一把殺豬刀,架在了前面那人的脖子上,怒道:「小賊!把錢拿出來!」

他惡形惡相,看起來非常嚇人,周圍的人看了,都非常的害怕,紛紛後撤,甚至還有女士尖叫了起來。

「不得無禮!」從金風庄大門方向傳來一聲大喝,但是聲音未至,人卻已經先到了。

那是一個中年胖子,穿著一身金色的短襖,頭戴瓜皮帽,留著兩撇八字鬍,看起來像是個和氣生財的土財主。

但是他的行動卻一點都不像是財主。

他一縱身,好像飛一樣地躍到了那屠夫的身邊,一伸手就將那把殺豬刀奪了過來,擲於地下。

然後另一隻手提著那屠夫的后脖頸子,把他往後拽出了半米,隨後向下用力,那屠夫立刻就跪了下去。

那屠夫的身高怕是得有一米九開外,體重兩百多斤,他若說自己名叫鎮關西,魏鳴都信了。

但是他這麼強壯的一個人,在這財主的手上,卻好像雞崽子一樣,完全沒有反抗的能力。

重要的是,那財主幾乎是在一瞬間完整的這全套動作,等他將這一切都做完了,他的聲音好像才剛從遠處緩緩飄過來似的。

「好功夫!」魏鳴心中一聲驚呼,眼睛都亮了!

這才是我說的武俠世界!

我沒白來!

我是來學武功的,不是來《變形記》體驗生活的!

不過魏鳴的第一件事兒,還是要從地上先站起來。

他看了看那個武功高強的財主,他腦海中浮起了一個記憶碎片。

那人乃是金風莊主管衣食用度的二總管,金風庄採買什麼東西都要過他的手,這金風庄的大集也是由他一手操辦的,所以外面的人一般都稱呼他為「二爺」。

二總管平時平易近人,見誰都是笑呵呵的,真沒想到,他竟還有這麼一手好功夫。

而更令人驚訝的是,他不但武功高,還是一個藍色杠精!

藍色杠精已經非常稀有了,所以雖然他現在還沒開口,貼心的系統就已經替魏鳴進行了標註,在魏鳴的視野里,二總管的身體邊框已經被藍色的線條重點標註了出來!

魏鳴連忙豎起了耳朵,不想錯過他說的任一句話,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要和他杠上一番。

制服了那個屠夫之後,二總管又恢復了往日的和藹,對周圍人拱了拱手,道:「各位,失禮了!」

然後他轉過頭來,對那屠夫道:「你只是個殺豬屠狗之輩,有什麼本事,竟敢在我金風庄的地盤上持刀行兇?」

那個屠夫被二總管嚇的夠嗆,不知道自己怎麼就跪下了。

他乾脆順勢給二總管磕了個頭,道:「二爺啊!您可得給小人做主啊!這個人他偷我的錢啊!」

二總管一聽,似乎倒是自己魯莽了,他又轉過頭來,對另一個人說:「這麼說來,就是你的不對了,咱們衙門口走一趟吧!」

那個人卻道:「二爺冤枉啊!小人在染坊工作,每天辛苦勞作才攢這麼了一吊錢,那可是給我娘買葯的救命錢啊!但是路過肉鋪的時候,這賣肉的非說我偷了他的錢!我一個本本分分的老實人,哪會做那樣的事情啊!」

二總管見那染匠說得凄慘,心中同情,便想對那屠夫再施壓,道:「大秤砣,連人家的救命錢你都敢搶,你還是人嗎?」

那屠夫用頭撞地,額頭都磕出血了,哀嚎道:「二爺您明鑒啊,我哪敢做那樣的事情?那是我提前備好的,準備等大集結束之後收豬的錢!」

二總管雖然武功很高,賬目也算得明白,但是他畢竟不是衙門出身,似乎不太擅長刑獄判斷。聽兩個人各執一詞,他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魏鳴在旁邊聽著,心說:這不就是經典的「油花」案件嗎?

難道說這一回被自己碰見了?

所謂的「油花」案件,就是指有賣肉的人錢被偷了,雙方各執一詞,相持不下。

因為賣肉的手上沾油,所以只要把有爭議的銅錢放進水盆當中,冒起了油花,就能判定這錢是賣肉人的。

這案件雖然簡單,但是狄仁傑、包拯、宋慈等一系列「名偵探」全都遇見過。

而這一次,輪到魏鳴了。

魏鳴施施然地站了出來,道:「不要急,我知道誰是那個賊!」

二總管一聽,高興了,道:「你當時看見了?」

「沒有。」魏鳴自信滿滿地道。

「那你在這湊什麼熱鬧!」二總管生氣了。

系統提示:「你已經觸發了藍色杠精的任務,是否進行反駁?注意!反駁失敗將會大幅度降低目標的好感度!」

大幅降低好感度?

他總不能當著大家的面,一掌打死我吧?

頂多就是不買我的苞米面了到頭。

魏鳴心裡知道案情的解法,所以並不太擔心。

賭了!

於是他選擇了進行反駁。

因為這是藍色杠精發布的任務,而不是反駁藍色杠精的觀點,所以這一次的畫面有點不一樣了。

他要的達到的目標有三個:一,確定那串錢是誰的;二,找出犯人話中的漏洞;三,查出事情的真相。

魏鳴輕笑了一聲,暗道:「劇本我都寫好了,還怕你這個?」

於是他都沒思考,直接對二總管道:「我需要一盆水。把那串錢放進去,真相自然就會浮出來!」

「好!」二總管並沒有反對,「給他打水來!」

沒過多時,就有人提了一桶水過來。

染匠沒辦法,只能將那串錢從懷裡掏了出來,放進了水中。

魏鳴低頭一看,當時就傻眼了。

哎?卧槽,油花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章:油花案件?

1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