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真相大白!

第12章:真相大白!

見魏鳴愣在那不動了,二總管走了過來,親切地問道:「答案呢?真相呢?你給我的承諾呢?我咋啥都看不見呢?」

感受到了二總管的壓力,魏鳴趕忙切換回了系統的思考界面。

相比綠色杠精,反駁藍色杠精的思考時間再次增加,被提升到了一個小時,用來查詢記憶碎片實在是太充裕了。

難道說,那些錢不是屠夫的?

不可能!

在金風庄的大集上面,敢公然持刀搶劫,這就是活膩歪了。

而且,另外一個人是一名染匠……

魏鳴調出記憶碎片,看了看那個人的手,確實紅彤彤的,是個常年在染坊工作的人。

和屠夫的工作類似,那些錢如果是他一枚一枚攢出來,錢上不可能沒沾過顏料,現在水應該已經泛紅了!

魏鳴用雙手按壓了一下太陽穴。

一定有什麼細節漏掉了!

他一遍遍地翻閱記憶碎片,仔細地檢查那串銅錢,忽然發現那些錢竟然好像強迫症一樣,全都朝向了同一個方向!

這錢的擁有者,一定是一個處女座!

當然,這個世界使用的紀年方式和上輩子不同,魏鳴也沒辦法通過詢問他們生辰八字的方法來確認誰是賊。

而且現在雖是七月中旬,但是按節氣推算,應該使用的是農曆。

反推公曆的話,農曆七月生日的魏小雞很可能也是個處女座……

排除星座的話,可以從性格和行為的角度入手。

那個人一定是對錢有著相當的執著,才會一枚一枚地把錢按順序排列,或者有什麼其他的目的!

於是魏鳴還真就認認真真地把那串錢數了一遍。

哈哈,我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

魏鳴結束了思考,對二總管道:「答案就在水中,您聽我細細道來。」

然後他轉身對那兩個人道:「我首先想問一下二位,這錢真的是你們一枚一枚串的嗎?」

「當然!」屠夫毫不猶豫地道。

「是……」染匠則有些遲疑。

「騙人!」魏鳴大喝一聲,一指他們的手,說道,「大家請看。屠夫常年接觸肥肉,手上沾著油膩,他過手的錢,必定沾著大量的油脂,放入水中,會有油花浮現。而染匠的手常年沾染顏料,已經紅透了,一枚一枚攢出來的錢,放在水裡則會出現顏料暈染。現在這水裡,既沒有油花,又沒有暈染,說明這錢,根本就不是你們倆的!」

二總管:「!!!」

「不是他倆的,難道還能是我的?」二總管反問道。

不愧是藍色杠精,雖然魏鳴這一次不是直接反駁他的觀點,但是二總管隨口說出的一句話,就非常有殺傷力。

「如果他們兩個都不肯說實話的話,」魏鳴說道,「我們只能認為這錢是某個過路人遺失的,他們兩個見財起意,分贓不均,這才打了起來。還請二總管代為保管。」

「好!」二總管對此表示認可。

「二爺,我串錢的時候,手上可不敢沾油!」屠夫連忙道,「小人素來愛財,每日早晚必須先洗手潔面,給財神爺上過香之後,才敢清點財物。這錢是我提前準備來買豬的錢,所以擦得乾淨,才沒有沾上油膩。」

「你這個成天佔小便宜的大秤砣!」二總管點頭,「你那不是愛財,你是貪財!」

他確實聽過屠夫貪財的事兒,如果每次串錢的時候他都洗手,那麼錢上沒有油花,倒也合情合理。

「這麼說來……」他又轉頭看向了染匠,「你還有什麼話說?」

「小的也……實話實說!」染匠這時候從懷裡掏出了一張紙來,「那錢確實不是我親手串的。我為了給老娘看病,將家裡的兩間土房、三畝薄田全部當了,換來的就是這麼一吊錢。有當票在此,請二爺過目。」

說著,他還大哭了起來:「我這個不肖子,不能保住最後的家產,連牌位都沒地方放了,哪有顏面見列祖列宗。」

雖然他賣家產是為了給老娘治病,但是從此再無片瓦容身,確實也是挺丟人的事兒。

不願意說出來,也可以理解。

這一下,二總管又拿不定主意了。

他將當票交給魏鳴道:「你來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魏鳴看都不看,他一個「文盲」,看什麼當票?

「上面寫的真的是一吊錢嗎?」他問二總管。

「是,」二總管念道,「破屋兩間,薄田三畝,錢物兩訖,當額一貫錢整……」

「問題就在這裡!」魏鳴說道,「你們兩個來說說看,這一吊錢裡面,到底有多少枚銅錢?」

「一千枚啊?」染匠說道。

這是基本常識。

「是,……一千枚吧。」屠夫也跟著說道。

他接觸整吊錢的機會要比染匠多得多了,怎麼可能不知道一吊錢里有多少?

他這時候結結巴巴的,魏鳴更加確認自己的答案。

「你愛貪小便宜的毛病,大家都已經知道了!」魏鳴喝道,「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你還要隱瞞不成?」

那屠夫被嚇了一跳,囁嚅道:「通常一吊錢是一千枚,但這一弔,也可能是、是九百九十枚……」

二總管:「???」

啥時候一吊錢變九百九了?

魏鳴將那串錢從水裡撈了出來,交給了二總管,道:「二爺,您來數一數,這裡到底有多少枚?」

「好。」二總管數錢速度還是蠻快的,他很快就得出了答案,確實是九百九十枚。

「這也不能確定吧?」二總管道,「難道就不能是當鋪給少了嗎?」

藍色杠精就是藍色杠精,思維就是發散。

魏鳴笑道:「二爺,如果這錢是染匠的,那可是他賣房子換來的救命錢,怎麼可能不仔細地數一遍?哪怕只是少了一文,對他來說都是天大的損失。而且我們剛才已經看到了,那水裡沒有出現暈染,所以他根本就沒數過,或者說,他數過的不是這一串!」

「而屠夫則不然,這錢是他提錢準備好要付給別人的。一頭生豬少說也要幾貫錢,其中有一串少了十文錢,哪有那麼容易看出來?就算被發現了,他也可以說是自己數錯了,算得了什麼大事兒?也只有他這個愛貪小便宜的傢伙,才能幹出這種事兒來!」

「還有一點,那就是他並不是每一串都少了十文錢。匆忙之間他也不確定那一串是不是少的那串,所以才不敢說出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章:真相大白!

1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