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白駝山莊?

第10章:白駝山莊?

那五次的抽獎機會,魏鳴不打算把它們都用了。

他要先探探苞米面的行情。如果賣得上價,他準備把這些白色的抽獎機會都兌換成苞米面賣錢。

先解決溫飽問題才是關鍵,他想吃肉!

他這邊雞蛋賣的快,但是張鐵柱那邊的生意就不怎麼樣了。

精製炭這種東西,普通人買不起,有幾個大戶過來問了下價格,就搖著頭走了。

一上午都快過去了,張鐵柱的精製炭卻一點都沒賣出去。

看來還得等著莊子里的人出來才行。

「這個地方雖然人多,但是有錢人不多,你不如去金風庄門口等著。」魏鳴說道。

「也行。」張鐵柱也沒有什麼辦法。

他們兩個收拾東西,便往金風庄門口方向挪動。

但是擺攤的時候容易,現在集上的人多了,移動就沒那麼方便了。

尤其是張鐵柱的精製炭都是黑的,一走一過很容易蹭到別人。

普通的老百姓,衣衫襤褸的倒也沒關係,倒霉就倒霉在有一個人出來趕集,竟然穿了一身純白的衣衫。

「喂,你們幹嘛呢?弄髒我了!」那個人開口罵道。

「我,我沒看見啊!」張鐵柱走得已經很小心了,但還是連忙賠禮道歉道,「對,對不起。」

魏鳴也跟著抬頭看去,只見那個人長得英俊瀟洒,氣派不凡,一身白衣,仙氣飄飄。

重要的是,他的領子上,還有金線縫製的蛇形標誌!

魏鳴昨天下午,在野外挖地,挖到了一具屍體,穿的也是這樣的衣服!

「看什麼看?」那人說話的氣度倒是配不上他的容貌,「你知道我是誰嗎?這麼好的衣服,你們賠得起嗎?」

當然賠不起,不好的衣服我們也賠不起。

魏鳴現在總共就兩套衣服,趕上陰天曬不幹,他都容易沒衣服換。

面對這種人,魏鳴跟他講道理根本就沒用。

所以就連反杠精系統都沒有任何的提示。

但是對付這種人,魏鳴卻有極好的辦法。

他「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悲慘得好像死了親娘。

他偷偷的拉了張鐵柱一下,張鐵柱反應過來,也是「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魏鳴也不完全就是裝哭,他確實挺悲慘的。

在家裡好端端地躺著,怎麼突然就穿越到這麼一個窮鄉僻壤了呢?

吃飯沒有肉,上廁所沒有紙,晚上沒有燈,手機都沒有,更別說信號了!

這是人過的日子嗎?

好不容易攢點雞蛋,想包頓餃子吃,怎麼就讓黃鼠狼給禍害了呢?

魏鳴哭得聲淚俱下,周圍的人自然都往這邊瞅,不知道的還以為那白衣人殺了人。

「臟小子,算你厲害!不用你賠了!」那白衣人招架不住了,「以後你見到我們白駝山莊的人,離的遠一點!」

隨後他低下頭,在人群中左閃右閃就消失不見了。

魏鳴見他走遠了,這才收住聲音,抹了抹眼淚,對張鐵柱道:「行了,他走了。」

張鐵柱見魏鳴的眼淚說收就收,佩服地道:「你可真行,演的真像!」

「還不是為了你。」魏鳴一句帶過,「咱們繞路走吧,別再蹭到了別人。不過我相信有這麼一檔子事兒,莊子里的人就快出來了。」

張鐵柱連連點頭。

不過魏鳴表面平靜,心裡卻是波濤洶湧。

白駝山莊?

難道是歐陽鋒的那個白駝山莊?

魏鳴不敢肯定,畢竟他只知道這裡是一個武俠世界,並沒有人告訴他是金庸的武俠世界。

在其他的小說里,也有白駝山莊的記載。

而且那個白衣人並沒有表現出自己武功的特點,白駝山莊的具體情況還得再做打聽。

但是小心無大錯,不管在哪個小說里,白駝山莊都是以邪派武功著稱的。

魏鳴兜了個圈,把張鐵柱送到了金風庄門口,讓他把擔子支好,他自己則去採買包餃子的原料。

從金風庄這一側一進集市,魏鳴就碰到了李二牛。

此時他正在一個賣胭脂的攤位前跟人討價還價呢。

看見魏鳴過來,他也不講價了,爽快地付了錢,快速把胭脂揣進了懷裡。

「喲,買啥呢?」魏鳴問道。

「沒啥,沒啥……」李二牛明顯不想讓魏鳴知道,憨憨地笑道,「你雞蛋賣得咋樣了?」

這一次,系統提示他:「發現了一個綠色杠精,是否進行反駁。」

上一次魏鳴反駁李二牛的時候,他可還是一個白色杠精呢,這才一天的工夫,就進化成綠色杠精了?

但是他身上的邊框明顯還是白色的。

魏鳴進系統一看,才發現這次目標詞條的重點並不在於他是否買了胭脂,而是他買胭脂要送給誰,以及為什麼。

平時也沒看見李二牛跟誰家的姑娘走得近,他這是要送給誰呢?

雖然魏鳴也有一個大體的猜測,但是瀏覽了一遍右側的記憶碎片之後,他確定自己也只能是猜測,沒有任何的證據。

而李二牛因為這事兒,能由一個白色杠精,提出一個綠色杠精級別的話題,如果說的不對,或者沒有實錘,李二牛可是會急眼的。

李二牛這傢伙脾氣大,力氣也大,惱羞成怒之下,絕不保證不會訴諸武力。

魏鳴現在若是反駁,連三成把握都沒有,於是果斷地選擇了放棄。

所以在李二牛的眼裡,魏鳴就是過來打了個招呼,好像根本沒發現他買胭脂一樣。

李二牛正暗自竊喜,那賣胭脂的商家卻以為來了新客人,開口對魏鳴推銷道:「小哥,來試試我家的特製胭脂吧,桂花味的!那桂花都是我家自己種的,我保證整個平谷縣,你也找不到第二家!剛才你朋友也買了一盒!」

「誰買了!」李二牛怒瞪了那商家一眼。

魏鳴現在就算是想裝不知道也不行了。

而且那商家還把一盒胭脂遞了過來,讓魏鳴聞了一下。

魏鳴頓時感覺自己好像進入到了百貨大樓的第一層,一股沖鼻子的味道就刺了進來。

香不香另說,但味道實在是強烈了。

即使旁邊殺豬宰羊的腥臊味也完全掩蓋不住它的味道。

「聞不慣,聞不慣……」魏鳴趕忙把那盒胭脂推離了面前。

「又不是給你用的。」那商家笑道,「回去送姑娘多上檔次啊!哎哎,別走啊!不送姑娘,送老娘也算是儘儘孝道啊!」

只可惜,魏小雞並不認識什麼姑娘,作為一個棄兒,他連老娘是誰都不知道。

現在的魏鳴也是一樣,家都回不去,上哪找親人?

他現在就一個親人,老魏頭。

要不買回去送老魏頭?

神經病吧!

別說送了,要是讓他知道自己花了賣雞蛋的錢買這種無用的東西,少不了又是一頓揍。

就算真有閑錢,買扇排骨燉了,它不香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章:白駝山莊?

1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