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城隍廟之夢

第19章 城隍廟之夢

王中珏發現有很多來路不明的人環伺在長史府四周!好像有大事發生。是什麼事呢,自己卻一無所知!

他必需要探查出在敦煌到底有什麼事要發生,王中珏心中逐漸有一個計劃,他需要物色一個倒霉蛋幫助他完成這個計劃!

王中珏繼續吃著敦煌的小吃,但心思已經不在品嘗美味,而是像獵豹一樣物色他的獵物,王中珏找來找去,還是放棄,心說:隨便選個幫派,就可以把這個計劃實現,還得著花費如些的精力去選獵物呢!

王中珏和劉完虎走出了小吃店,回到了沙湖客店,在回來的路上,王中珏看到了城隍廟,比起周圍的建築,這座廟宇顯得更加大氣,有氣魄!這和他到過的所有城鎮都是如此:最豪華,顯眼的建築不是祠堂,就是廟宇!而人們的宅第卻個個顯得寒酸,簡陋!

天色暗了下來,守候在長史府的人們也有些勞累,一個一個地回客店休息,沙湖客店也住了很多這樣的客人。

祁連山冷龍嶺宮的人馬也住在這家客店,兩個人守候在長史府一整天,天黑精力不濟,回到客店收拾停當,趕緊躺下休息,明天還得守候,雖然無所事事,但也消耗精力,所以必需早點休息養精畜銳才能應付得了明天的一整天的守候的差事!

躺在床上的兩個人想著冷龍嶺宮宮主的吩咐,一絲都不敢懈怠。明天還得去守候。兩個人閑聊了幾句話之後,就早早地睡去。

一會兒,睡在裡屋的冷冰突然感到自己在身子在動,越升越高,越升越高,好像騰雲駕霧,而且自己也看到了點點繁星,就在眼前,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抓住,冷冰伸出手想抓住一顆星星,但又變得越來越遙遠,冷冰奮力追趕,突然眼前又微微一亮,自己好像進了一座宮殿,殿內雲霧繚繞,隱隱約約看到兩位神仙端坐在高座上!冷冰極力睜大眼睛辨認座上的大神,但光線又暗了下來,怎麼也辨認不清。冷冰揉揉眼睛,想極力看清,突然,燈光又起,雲霧繚繞更甚,將高座上的兩位大神掩去,若隱若現的大神周圍又閃閃爍爍,如夢如幻!冷冰感到自己如入夢境,沉沉在睡,又感到已醒,冷冰遊盪在這半睡半醒之間。

「下面之人,見了本城隍為何不下跪?」在高座上的大神處在煙霧繚繞中若隱若現,這話分明是從高處傳下來的,猶如天外飛音般的好聽!

冷冰不由自主地跪了下來,虔誠地雙手著地,扣下頭去,道:「初來寶方,理應先拜,禮數不周,饒恕則個!」

「本城隍應保一方平安,爾等戾氣甚重,來此必要不軌,還不快快招如實稟報。」

「奉祁連冷龍嶺宮宮主之命,來此守候」冷冰半醒半睡,說話倒也流利。

「為何來此守候,還不如實招來」城隍怪眼圓睜,甚是恐怖。

「啊......」冷冰經不住嚇,似要驚醒,旁邊的一位侍者,急忙過來,打開一小瓶蓋,湊到冷冰的鼻前,讓他吸了些瓶中的不知是什麼氣體,冷冰又處在半睡半醒的狀態。

「快快招來,快快招來......」眾城隍的侍者都瞪圓了眼睛吼著,更是恐怖。

冷冰驚慌地看著這群鬼怪,驚得語無倫次地說:「招......招......不知......有信......」手哆哆嗦嗦地伸向懷中掏信,冷冰終於支撐不住恐懼的撞擊,心力崩潰倒地,不省人事!

王中珏自己從冷冰身上掏出信,湊到昏暗的蠟燭前看信,只有簡短一句話:敦煌長史府有寶藏。著冷冰,冷雪二人監視。

王中珏,劉完虎相視一笑,將信又原封不動地放到冷冰的懷中,然後提起昏死的冷冰,神不知鬼不覺地送到客店的床上。

王中珏,劉完虎又回到了自己房間,大功告成,正準備繼續上床睡覺,窗外突然傳來一聲冷笑,有人輕聲道:「王中珏,見者分一半,若想活命,一個人隨我來!」

「少爺,這......我......」王中珏打斷劉完虎的話道:「你在客店小心在意,我一個人去,會應付得來的!」

說完閃身出房,黑影在前面,向城外急奔而去,王中珏不緊不慢地跟在黑衣人身後,一直保持一丈之距!

城外的小山上,黑衣人消失了,王中珏停在小山上,並沒有四處搜尋,而是沉住氣,一動也不動,象山嶽一樣穩定。王中珏心裡明白,黑衣人在暗處,自己在明處,自己的所有都暴露給黑衣人,如果此時再到處尋找,會分散了注意力,會將自己處於更不利的境地。

王中珏以不變應萬變,調動自己的每根神經,感管,感知著周圍的任何風吹草動。王中珏像獵豹一樣敏銳地警惕著周圍的一切細微的變化。

靜靜不動的王中珏,突然感到有一極細小的刃刺刺向自己的印堂大穴,刃刺的勁氣不是霸道,而是陰柔而秀氣,古怪的出手方位,也是兇險異常,就在電石火花之間,王中珏不知怎怎的仍然恰到好處地躲過,右手一引,掌風夾帶著刃刺偏向一旁,左手成鷹爪,直鎖黑衣人咽喉,招式狠毒,準確。王中珏瞬間便由守轉攻,招招進擊,攻中帶守,守中兼攻,黑衣人也臨危不亂,將王中珏的致命的招式都能化解於無形,同時也攻幾招王中珏必救之式,一時間兩人見招拆招,互有攻防,誰也一進無法戰勝誰,兩人打成個平手。

但是王中珏敏銳地感到隨著時間的推移,黑衣人內力有些不濟,掌力並不是延綿不絕,無群無盡,而是逐步減弱,高手比拼,這是大忌,王中珏大吃一驚,心眼一動,要麼這個黑衣人有傷在身,內力不能為繼,要麼黑衣人是女的,靈巧有餘,內力深厚不足。

王中珏有心一試,催動掌力,將黑衣人的四面封住,只聞得黑衣人呼吸急促,掌力越來越弱,但仍然在拚命地接王中珏剛猛無儔的霸道勁力。

十招以內,黑衣人不死即傷!心想自己於黑衣人無怨無仇,何必痛下殺手。有心放黑衣人一馬,王中珏心念動處,逐步收力,掌力越來越弱,直到掌力將盡未盡之時,突然黑衣人的掌力卻如排山倒海直擊過來,王中珏大驚,想用掌力排解,顯然已經來不及。黑衣的掌力著著實實擊在王中珏的前胸,第二掌也跟著擊到,「你……」王中珏嗓子眼一咸,一口血湧出,王中珏百忙之中,左掌前擊,沾上黑衣人的第二掌力的邊鋒,一個勁斗翻出兩丈之外,然後站穩,強忍疼痛,雙掌連畫兩圈,一股勁風如鐵桶一般將王中珏圍在中間,王中珏乘機深吸一口氣,將要湧出的血壓下,真氣運行周天,頓時精神一爽,再試用真氣,胸口仍然氣息不暢,但也能應用,

王中珏緩過一口氣來說道:「這層在下實在沒有想道,多謝手下留情!」

「我給你一個教訓,任何和你過招打架的人都可能是你的敵人,如果對自己的敵人憐憫,就等同於自殺!」黑衣人說道,「這是治療傷的葯,你拿去用吧!」

「在下銘記在心」王中珏聽風辨位,接住藥瓶,「謝謝閣下的葯!」

「你為了打聽信息,還要褻瀆神靈,真行,我給你葯,救了你一命,作為交換,將聽到的信息說給我聽,這個賣買不是很公平嗎?」

「這個……」王中珏居然無可反駁,道:「其實那個信息對我來說沒有什麼作用,你想知道,我說給你聽。」

王中珏想走過去,但一邁動腳步,立即氣血翻滾,無比的難受。看來王中珏真的傷的不輕。

「好好,你別動,立即把葯吃下去,運功將葯運送到全身,會很快見效力的」黑衣人說道,「我在這兒替你守著,放心!」

王中珏吃了葯,立即盤腿坐下來,真氣到處將葯運送到全身各處,葯立即生效,立馬感覺輕鬆多了。

很快王中珏已經能自如行動了:「其實這兩個笨蛋告訴我的就是,敦煌長史府有寶藏!」

「噢……」黑衣人沉吟一會兒,說,「你的傷病已無大礙,但要休息三五天才能痊癒。你得了我的葯,我也得到了信息,兩不相欠,就此別過」

黑衣人消失在黑暗中「你記住對敵人的憐憫,就是對自己的傷害,我還會找你的!」黑衣人的話音從黑暗中傳了過來!

自從王中珏走入江湖以來,這是頭一次吃虧,並不是自己技不如人,而是自己瞬間心存善念,以致招來殺身之禍!這是心痛的領悟:對待任何可能是敵人的人,不能心存一絲的憐憫與善念,否則害已不淺!

人行江湖,時時刻刻都在變臉,以另一種臉示人,時時刻刻也要心存一把刀,這就是江湖!

黑衣人的治傷葯倒也有效,吃下藥明顯感到痛處減輕,又經過自己內力附助療傷,藥效更是見長,傷勢已無大礙!但還要靜養才能不留後患。

「對待可能是敵人的人不能心存一絲的善念,那給我療傷葯又是怎麼說,難道就是為換去那一句話。」王中珏苦笑道說,「這難道是公平的,用我的生命換去一句話!」

這世上的有些事物,事件,對於一些人來說他是普通的,不起眼的,但是對於另外一些人來說卻是極為重要的!世間往往就是這樣,一個物品,事件,如果它所處的環境,時間,與作用的不同,決定了它們的價值。你能說一個饅頭不重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章 城隍廟之夢

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