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背叛

第20章 背叛

王中珏回到客店,劉完虎還在焦急地等待,看見王中珏回來,喜出望外,道:「少爺回來了,沒出事吧?」

「出了點事,被人暗算,現在好多了!」王中珏臉發蒼白,精神確實有些不佳。

「出事?暗算?......」劉完虎驚問,「受傷了,傷在那?」

王中珏看著劉完虎,伸展幾下身體,說:「現在好多了,休息一下就會好,你去睡吧」

「好的,少爺,有事叫我,我就在房外」劉完虎走出了內房。

王中珏盤膝坐床,兩手如拈花般輕放腿上,兩眼微閉,餘光觀鼻,鼻續心門,漸漸入定!隨即調動丹田先天之氣運行於奇筋八脈,先天之氣充盈於受傷之處,逐步打通氣脈的塞澀,漸漸地王中珏蒼白臉有些血色......

劉完虎緊張地守在門外,客店的任何響動都逃不過他警惕的耳朵,他知道王中珏在內屋幹什麼,每到這個時候,他替少爺做不了什麼,只有守護,生怕少爺在這關鍵的時候出什麼差錯。劉完虎的護犢般的關懷與關愛之情,不以言表。

天亮了,冷冰醒了,他好像還在夢中一樣,摸摸自己的臉,又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胳膊,感覺到了痛,他才知道自己不是做夢,他細細回味昨晚的夢,自己隱隱約約在感到好像被人抓去離開了房間到了別的地方,但又覺得不是,雲霧繚繞的仙境,和嚇人的城隍銅鈴般眼睛仍然歷歷在目,冷冰又伸手摸摸胸前口袋裡的信,還好,信還好無損地待在口袋裡。冷冰又起身查看了房間其它的地方,也沒有發現異樣,窗戶也關得嚴嚴實實,沒有人進出的痕迹。冷冰又坐下來想了想,確信昨晚半醒半睡是做夢無疑!他想起城隍的責問,覺得自己有必要到城隍廟去跪拜一次,並訴說自己來到貴寶地並無惡意,以了卻城隍的疑慮,並祈禱城隍保佑自己平安!

冷冰,冷雪兩人吃完早點,又匆匆地向敦煌長史府走去,他們還得守著,觀察著長史府的動靜。

冷冰將昨晚的夢說給冷雪聽,冷雪聽得饒有興趣,聽著聽著不時地發出感慨,遺憾這個夢中會神仙的美事怎麼沒有發事在他的身上呢!冷冰看到冷雪羨慕的眼神和嚮往的神情,心中還有些小傲驕,他對昨晚的夢越發的信以為真,為顯示自己的虔誠冷冰提出到城隍廟去祭拜!當然自己去祭拜的守點,只有冰雪代勞了。

冷冰謹小慎微,處處謙恭地向城隍廟走去,他認為這時越發的一心向善,謙恭,越發能打動神靈而保護自己,他甚至主動向路邊的乞丐的缽放幾個子兒的討資,以顯示自己的向善之心,他甚至能護送小狗狗安全地跳過水溝,他相信做這些事時候,神靈就在自己的頭頂看著,這時的冷冰完全忘了自己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江湖舔血的日子。

城隍廟裡香火旺盛,城隍老爺坐在高案上被香火燃燒的煙籠罩著,若隱若現,城隍老爺眼睛比起昨晚夢裡見到的小了很多,但旁邊立著的武判官眼睛如銅鈴,和夢裡的相比過之,冷冰看到這雙眼睛,禁不住一激靈,急忙雙手前伸,整個身子平鋪著行了個大禮,嘴裡還小聲地嘟嚕:「城隍老爺,信徒初來寶方,沒有及時來祭拜,請神爺寬恕則個,爺......爺......」,然後起身又行整個身子平鋪著的祭拜的大禮,才起身,然後又虔誠地又點上香。當然冷冰在功德箱里投上幾個子兒是少不了的,這更能顯示他的誠意!

冷冰做完這些才心滿意足地準備離去,突然聽分明聽到有人在說:「下面可是冷龍嶺來的信徒」

冷冰心裡激靈,心說難道城隍又一次顯靈了,就在他略遲疑間,那個飄渺的聲間又傳了過來:「見了本城隍為何不下跪?」

「爺......,信徒行禮了......」冷冰慌忙跪了下來,不停地叩頭,道,「爺爺,信徒初到寶方,沒及時拜祭,饒恕則個」

「好說,好說,本城隍保一城的安危,你來本城有何貴幹,還不如實招來」

「這個......」冷冰遲疑,欲說又止

「嗯......」城隍威嚴地哼了一聲。

「信徒不能說,寫給你吧」冷冰變通了下,用手指在地上寫上了信中的幾個字,等了一會兒,想必城隍老爺看清,然後就擦去!

「嗯,你倒也誠實,本城隍保你在此地平安,你叩頭可以走」城隍老爺嘴在動,分明是在說話!

冷冰虔誠地叩頭,前額貼著地面,而屁股卻高高地撅起,看到這個姿勢到也滑稽!冷冰行完大禮乖巧地退出了城隍廟,他邊走邊哼著戲文,心裡已經高興地像小孩子拿著糖果一樣,臉上在笑,嘴上在笑,心裡也笑開了花。冷冰今天感到特別幸運,昨晚夢裡遇見城隍老爺,今天大白天城隍老爺顯靈,問的話和自己昨晚夢裡的一模一樣,互相印證,夢裡與今天發生的事對照,顯然都是真的了,城隍老爺託夢給他要他來廟裡相見,由於自己的虔誠感動了城隍老爺,並親自來點撥!這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

冷冰一走出廟門,城隍老爺像後面跳出兩個人,他們相視而笑,這個傻鳥居然就相信,而且相信地五體投地!他們將帶在城隍老爺嘴上的假唇解了下來,原來假唇是用一根細線系住牽在一個人手裡,當另一個學城隍老爺說話時,另一個人就用細線控制假嘴唇上下而動,下面的跪的善男信女肯定會認為城隍老爺的塑像顯靈,會說話,有誰還能分辨出真假呢!

包打聽敦煌白堂主將蘭夫人安排在一座別緻的小院里,小院子種了一些花草,多了些精緻的盆景,將小院子點綴的也是別具一格!上官莊主吩咐過,蘭夫人愛清靜,不要人打擾,但敦煌包打聽分堂的事務要向蘭夫人稟報!蘭夫人也是包打聽中很重要的人物,白堂主即上下必需要尊重,不然上官莊主會很不高興!

他將城隍廟裡得到的信息講給蘭夫人聽。

「噢……」蘭夫人沉默一會兒說道,「這兒沒事了,你忙你的去,你應該知道怎麼做了吧?」

「屬下明白,屬下這就走」白堂主輕步走出了小院子。

蘭夫人走進內堂,並掩上了房門,她的貼身丫頭守在門口,一刻也不能離開,沒有蘭夫人的傳喚誰也不能進房門。

敦煌長史府內的長者終於可以鬆口氣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將信息送了出去,外面的信息送了進來,另人安慰的是,外面的各位弟兄好像未卜先知一樣已經做好了準備,才沒有受多大損失。但有個不好的信息是有種種跡象顯示江湖各門各派齊聚敦煌,他們的目標是敦煌長史府的藏寶圖而來!

「藏寶圖,我怎麼不知道敦煌長史府內還有這麼好的東西呢?又是誰造謠,將禍水引向長史府,手段毒辣」長者苦笑著自言自語地說道。

長者苦思冥想,得想一個萬全之策將這個禍水引走,不惜任何代價,也要將這個禍水引走,長者這時想起老哥死的時候的詭秘笑容,歐陽四兄弟的死,失去的敦煌長史府的奇書,送信而慘死的兄弟和現在的謠言之困都有同一個目標就是將禍水引到長史府。

長者踱著步,思考著。

已經有半個月了,天一亮,長史府周圍就會有很多客人,他們大多在小吃店裡坐吃,但兩眼卻死死地盯著長史府的一舉一動,和尚,道士,尼姑,乞丐……比平時都多了很多。

今天沒什麼兩樣,天一亮三三兩兩的人在長史府四周,而且比昨天更多!

突然長史府內有人大聲喊道:「有人偷東西了,有人偷東西了,抓住他……」,又有人喊道:「著火了,著火了……」。打鬥時兵器碰撞聲,喊叫聲,府內人聲鼎沸,亂作一團……

府外的客人一個個緊張地站了起來,抽出了刀,但不知道府內發生了什麼事,他們不知幹什麼,一個個呆立,不知所措。

「砰……」長史府的站被撞開,長者持刀衝出來,身上已經是血跡斑斑,刀上滴著血,看得出在府內經過激烈的打鬥,才沖了出來,他的身上還背著一個若大的包裹,也被飛濺的血染紅。

長者沒有跑多遠,很快被魚貫而出的長史府的護衛圍在中間,但並沒有立即進攻。

長史府內的火越燒越旺,很快府內的房間全燒起來,府內的人急著救火,但車水杯薪,已經來不及。

郝進走了出來,他的臉已經被煙熏黑,衣服也被燒掉了半邊衣襟,略顯狼狽!

郝進長史府莊主,他指著被圍在中間的長者說道:「叛徒,准許你投降,放下包裹便可不計前嫌,放你一條生路!」

「我為長史府買命這麼多年,現在老了,不中用,你們就想把我趕走,我自己拿我應得的一份,這難道錯了嗎?」長者大聲地說。

「好,你和我長史府恩斷義絕,經后長史府所有人遇見此人殺無赦」

武士依次分層進攻,看起來確實是訓練有素。長者刀光起處,也是招招進手,這套刀法的奇怪之處就是沒有守勢只有進攻,而且招招都是奇鋒盡顯,都從不可思義的方位劈將過去,每一刀總能收到意外的收穫,眾武士在這樣凌厲的刀的進攻下,已經有幾人種刀倒地,也許長者手下留情,並沒有斃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章 背叛

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