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終於到雲城

第18章 終於到雲城

王中珏,黑白無常他們大快朵頤,酒足飯飽之後。白無常看著王中珏又說道:「酒飯飽,該干正事了!」

「又是正事,說是什麼正事?」王中珏沒好氣地說,「今天吃的是你們的美味,你先說來聽聽!」

「我突然變卦了,那封送到敦煌長史府的信就不送了!」白無常說道,「當然這是我們不講契約在先,給你們的資費,不用退還,另外還要奉上違約罰金!」

「噢,這個……」王中珏一時不知怎麼說,想了想說,「放心,我們送絕對安全」

「我們絕不是懷疑兩位老兄的能力,而是這封信實在沒有必要再送到敦煌長史府了」白無常說話仍然聽不出半點熱力,陰森地可怕,從他的話音是分辨不出真心還是假意。

「既然主人不讓送這封信,我們也苛求,原物奉還是天經地意之事」王中珏從胸口的衣袋中拿出原封未動的信,並展示給黑白無常,說,「瞧瞧……,這信的封印沒動過,現在完好無損地還給你們,兩不相欠」

「好說……,我們絕對相信兩位的人品,只是覺得這信已經沒有必要再送到敦煌長史府了,才要回信件」白無常說道,「黑無常違約罰金五十兩黃金給兩位如數奉上」

黑無常恭恭敬敬地捧著黃燦燦的金子送到王中珏面前……

蘭夫人的人馬已經來到,他們遠遠地看著黑白無常,心驚膽戰,隊伍騷動起來!但當看到黑白無常反而給兩個人送上金子,更是驚得下巴都收不回去。這是啥情況,怎麼事都反過來了呢?聽老年人說,黑白無常來索命時,如果奉上金子,他們就會延緩個一年半載,現在……

「不要招若他們,咱們走自己的路就是,跳大神的在裝神弄鬼。」蘭夫人在馬車說道,「讓受到驚嚇的兄弟看清楚了,免得他們晚上作噩夢,他們是人,不是黑白無常!」

蘭夫人從馬車的窗戶向外看著黑無常將黃金交給了王中珏,蘭夫人想道:這個年輕人第一次見到黑白無常時不知怕了沒有?可能怕,也可能不怕,也許就從來沒有怕過吧。

「白管家,遞給我水喝」蘭夫人佯裝咳嗽,說到。

「馬車中原來是老嫗」王中珏聽到了聲音心裡說道,「這些人是省親吧,管他幹嗎,與我何干!」

王中珏將信交給了白無常,說道:「交接完成,互不相欠!至於這黃金嗎,實在太多,你就……」

「不多,不多……」劉完虎抱過錢袋,說道,「他們不知道,這一路有多艱難嗎?這一路的所遭受的事,值這麼多金子!」

「無事一身輕,哈哈……就此別過」王中珏向黑白無常抱拳,道,「你們最好把那張臉丟了吧,陰森的磣得慌。瞅瞅,剛才把兩位仁兄嚇得夠嗆!」

「後會有期……」王中珏揚揚手,上路了。老馬也歡快地踩著碎步,走在馬車的前面!

黑白無常也消失在路邊的小灌木叢中,他們走的不是人道,陰暗的地方就是他們常去之地!人人全部都離去時。不遠又出現了個黑影,飛快地追向王中珏去方向,他像幽靈一樣,跟定了王中珏!

敦煌到了,由於多年沒有戰亂,人們休養生息,這個邊陲要塞,到也繁華。具有濃郁的西域風情建築風格點綴在中原的大氣雄偉建築中間,別具風味。街道兩邊有當鋪、貨棧、酒肆、客店。城內人人頭攢動,熙熙攘攘,各種膚色的人在尋找著商機。富貴華麗象徵的絲綢,精美的瓷器,從西方過來的玲瓏剔透的玻璃製品,銀光閃閃的銀製品......琳琅滿目,應有盡有!

王中珏看這熱鬧非凡的街道,感嘆人的適應力的強大,只要沒有戰亂,不管怎樣艱難的地方,人都可以生存,而且不出多年,就可以建設得像模像樣!

劉完虎現在關心的是住宿與吃飯的問題,每到一處城鎮,他都得打探什麼地方住得舒服,什麼地方的飯菜可口,這都是他的必備技能,今天也不例外,他沒有注意街道兩邊琳琅滿目的貨物,而是主要搜尋客店與酒樓!

只有吃好休息好,才有可能完成任務,這是劉完虎的人生信條。沙湖客店看上去不錯,房間裡面的擺設也舒服,劉完虎訂好了房間,將馬車馬匹交給客店跑堂牽到後院,並添上草料,一切收拾妥當。

「少爺,休息一下,然後吃個飽飯,再去逛敦煌城不遲,現在的銀兩夠咱們住個一年半載的了」劉完虎說道。

「嗯,這兒乾淨,安靜,舒服,是個好地方,劉叔就是會辦事」王中珏舒服地躺在床上,享受著說。

「這事我在行,少爺一定要住的舒服,吃的好,才行!」劉完虎說道,「少爺,你先歇著,我出去看看馬匹和馬車,順便問問敦煌長史府怎麼走?」

「嗯,好的,劉叔想的真周到」王中珏躺在床上,舒服得已經不想說話。

劉完虎帶上門走出了客房,他先看看兩匹馬已經換上草料,他又去看了看馬車,也停放妥當,只有他親自檢查之後,他才放心,劉完虎對於少爺的馬匹一向仔細照顧有加,容不得半點差池!

這時客店小二走了過,劉完虎拉住了客店說道:「小哥,請了」

「好說,好說……」小二連忙還禮。

「請問敦煌長史府是不是離這兒不遠了」劉完虎客氣地問道。

「今天這是怎麼了,這麼多人都在打聽敦煌長史府」店小二嘟嘟朗朗地說道,「出門,左拐,向前走百來步,就是你要找的敦煌長史府。」

劉完虎掏出一個小金葉子遞給小二問:「是不是這兩天有好多人都在向你們問敦煌長史府的事?你記得他們是些什麼人呢?」

小二看到金葉子,兩眼發著金燦燦的光,急忙伸手搶過金葉子道:「當然了,打聽敦煌長史府的人不下十拔……」。在金葉子的感召下,客店小二將這幾天看到的人和事全部詳細地說給了劉完虎聽。當然還有些是自由發揮,杜撰來的!

「很好……」剛才如笑面虎的劉完虎,突然面露凶光,像提小雞子一樣提起小二說道,「你想死還是想活,如果想活,從今後閉上你的嘴,還有這兩個金葉子,如過想死,現在就可以送你上路」

「爺,小的當然想活了,從今天後,小的就當沒有這張鳥嘴一樣閉上,不會亂說話」店小二面如土色,緊張地說道。

劉完虎用兩頁金葉子打了打店小二的嘴,然後遞給了他,店小二抓著金葉子一溜煙地跑到客店前堂。

王中珏仍然躲在床上舒服地享受這片刻的寧靜,一路上的不平靜使他快要發瘋了,這難得的片刻的安靜,使他的神心得到了極的放鬆。但王中珏的腦袋卻片刻也得不到休息,他在緊張思索著這一路所發生的事,並將這些事用一根線試著串起來,努力找著其中的必然聯繫,王中珏縝密地思考,努力地想從亂作一團的繩子里理出頭緒!

劉完虎推門進來,神色有些不定,他打斷了王中珏的思考,將剛才用金葉子從店小二嘴裡換來的「故事」說給王中珏聽。

「哈哈……」王中珏哈哈大笑,說:「我敢肯定,他現在手裡拿著其它人的金葉子,說著與你聽到的完全不同的故事」

「我還用一片金葉子換他的故事,用兩片金葉子堵他的嘴,或許真的堵不住這個店小二的嘴呢」劉完虎訕笑著說。

「他終究會被他的那張嘴害死的,話太多不是一件好事。走吧,出門逛街,今天尋找敦煌當地的特色小吃,一邊吃著享受著特色小吃一邊向長史府進發」

「好嘞,走起」

「敦煌有十大特色小吃:長壽鹼面,莫高釀皮,敦煌水餃,驢肉黃面,泡兒油糕,羊肉合汁,羊肉粉湯,月泉漿水面,紅柳拔疙瘩。這些小吃,一路吃過去,還撐不倒你!」王中珏如數家珍把敦煌的小吃一一列舉出來。

先從長壽鹼面吃起,王中珏和劉完虎走進了一家長壽鹼面麵館,王中珏請麵館跑堂的詳細介紹「長壽鹼面」,麵館跑堂用清胞的聲間說道:「敦煌的胡楊樹上流出的一種能食用的樹液鹼,和面的時候加入適量,製作成麵條,特點是柔韌勁道,爽口舒胃,麵條細長,厚薄均勻,再加上鮮香湯汁,味道美不勝收,我們就叫『鹼面』,客官,吃長壽鹼面,來我們麵館,您真來對了」

「那就上兩小碗吧,你說的我都急不可耐,快上面」王中珏催促著,王中珏冷眼看著四周,在尋找著有用的人,奇怪的人!

劉完虎也作著同樣的事,他在記著在敦煌見過的所有的門派,一一記在心中。在長壽鹼麵館里,碰到的是四川沈家,飛針是他們的拿手武功。劉完虎心中一驚,四川沈家也來到了敦煌,看來這邊是要發生什麼事了!

王中珏吃完長壽鹼面,付錢,道:「下一小吃是莫高釀皮,在敦煌人眼裡仍是不可或缺的民間小吃,冬天吃釀皮可以敗心火,也是不可多得小吃美食,莫高釀皮爽滑順口,味道鮮美,能另食客流連忘返!」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章 終於到雲城

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