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69.酒過三巡(二)

第66章 69.酒過三巡(二)

蕭惎面無表情,卻心中翻湧無限。亦不知該如何言語,方能鎮得住此等尤物。

半晌,任他哭天喊地、哀娘悼父,蕭惎只得欲哭無淚聽他哭訴殆盡。

待庄文寂力竭聲嘶,此番終是了結。

任她縱橫瀟洒許多年,從未有人克她,卻不想今日遇此一難,教她進退兩難。

念及時日且長,需與此人相見頻頻,只得生生止了那噴薄而發的怒氣。

故和聲言道:「這扇子價值多少,還請公子相告,我好賠與公子。若賠償未能安撫公子寒心,試問如何方能終此不悅。」

卻只見那人癱扶在地無言而發,悲戚酸楚,觀其之甚感肝腸寸斷、無欲生往。

此時,蕭惎胸中憤懣,已是難耐。只見那雙目不知是噴火淬毒,咬牙切齒卻消聲於匿。視他仰頭,強顏歡笑道:「試問公子如何思量?」

此番大勢將盡,落幕回首,庄文寂方執衣袖掩面揩淚,抽搭斷續:「今、今日便算了,我還未曾想好。只是你、你欠了我,改日要還,聽我差遣。」

見他識相,蕭惎才收了毒心,斂了毒眸,勉力作和,應到:「好。」便去離了內堂,途間思慮著如何向范玉尋交代那滿地的稀世珍寶。

……

明日升起,熱朗如初,幾人莽莽回首,憶起昨夜姿態,又笑又嘆。

蘇懷玉梳妝過後,方知來客,請了那婢子入室,見她挎一竹籃,籃上掩布。

那婢子道:「范公子命奴婢將些佳釀小吃送來。」言罷,便將籃中之物擺了滿桌,作揖後退去。

看那花花綠綠有香溢、佳肴美物乘清酒,蘇懷玉展顏笑道:「昨夜多飲,今晨酒還未醒,他便又送來美酒。」笑了了,目卻暖光殘存,方去品佳肴美饌。

正吃著酒,聽聞有人扣門。門開,見蕭惎滿面一笑:「小玉好興緻,昨夜酒未喝夠,今日桌前又斟美酒。」蕭惎調侃,卻不心疑桌上之物從何而來。

「殿下來得正巧,這清酒香甜,可是要與我同飲?」

蕭惎道:「昨日雖暢飲,卻有節外生枝,故不盡心興。現下見此清酒列列,心嚮往之,只是還需有要事去備,也不好因酒誤事。」

蘇懷玉生惑,柳眉輕蹙而問:「如今庄公子已然回返,只等時日到了一併北歸,卻不知殿下有何要事?」

「我將將成婚,姜都戒備森嚴,回城之事確是急不得。小玉且先在此住著,平日里想作甚便去。只有一事,仔細留意著小林子,若有異常,便與我相告。」

蘇懷玉聞之垂眸,道:「姑娘可將此事告與顧長嫣?」

「她心不在此,與她相告不過徒勞。」

……

昨夜飲酒,便見顧長嫣坐於僻角,神色痴妄,眼底幽幽無謐。回想,自大婚那夜,趙英寒病倒,竟惹了顧長嫣的魂不守舍。

只是蕭惎向來不曾計覺身外事,卻哪裡想到那二人之事能帶得山河更改。

心間思量於此,便也無言。故與蘇懷玉相別,去尋小林子,同他再暢遊山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章 69.酒過三巡(二)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