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70.璞玉渾金(一)

第67章 70.璞玉渾金(一)

因歸期遙遙,幾人日日溺於聲色犬馬,快活得很。

這日,眾人一同出行,因已行遍宛城俏麗之所,不知何往,故庄文寂倡道:「倒不如尋去荒野,既得清凈,又有景色怡人。」

嘗聞南郊有奇景,令人稱讚痴迷。一路往南,幾時漸進。行至南郊,卻掃興欲歸:此地以遼河為名,惜秋離冬近,遼水早已乾涸無跡。活水無蹤,土質鬆散,竟有黃沙漫天之兆。

果不出片刻,便黃沙瀰漫,雙目茫茫。只得依稀見庄文寂滿面痴悵,而受眾人矚目,又現「無顏面對江東父老」。

蕭惎對此人愈發不滿,雖如此,卻也曉得這廝難纏得很,便無所為。只攜傅雲盤腿而坐,同她講些難懂的內功心法。

不枉當初有心,傅雲亦不負她之所望,許是生有慧根,習得此物倒也通透。想著不出幾年,便能及得上那死去的姬遙。

那二人交談甚是親近,羨煞旁人。只是美景不能長久,未曾幾時,便了斷安和。

聽聞遠有聲響:兵馬喝喝,步履匆匆。是一女子被追殺。

那女子身子纖瘦異常,行為卻是敏捷,叫那十幾人馬好生難追。只是杯水車薪,此命亡矣。

卻難料後事:待離人將近,天色驟變,黑雲蓋日,萬里無光。眾人難尋其伴,倉惶於無天之幕。又細聞碎音緲來,既而漸近,如天地崩塌毀裂、生死破滅不復。詭音穿腦刺耳,難脫此境,那追殺之人手足無措。乘此,將其斃於刀刃。

論起江嬋那功,與之相較不過雕蟲小技。淺表幻術,怎及得上攝心奪魄。

蕭惎從前被囚之時,確是習過攝魂秘術,與之相近,便不曾深入此境,卻見餘下幾人,半晌過後仍有餘驚未平。

小林子卻不像那般。

從前戰亂,許多神笈已銷匿無蹤。道是不該。只他是何身世?

「喲!姑娘好功夫,在下著實欽佩。」思緒萬千,卻被庄文寂打斷。見他又扇著白扇,滿面驚崇,顛顛兒地向那女子跑去,途間道:「可否請教姑娘芳名?」

待近了,又一大驚:「陳玊!」是為陳玄術士的大弟子,久居南教,甚是聞名。

再端詳那女子:瘦小乾癟,正反難辨。雖以黑紗遮面,卻難掩赤紅胎記,那胎記自細眉延至左頰,生生斷了原本若現的清麗。

甚是陰森可怖的長相,惹人生厭。

庄文寂卻似不曾發覺那般面容身姿,貼近那人,愈發嬉笑道:「久聞陳玊姑娘大名,在下庄文寂。不如你我二人結為友人,同去我府當歌對酒,快活快活?」

他如此,只見陳玊躲閃,面目生嫌,道:「不必。」

「怎能不必!姑娘如此能耐,在下心中驚嘆,已不知何言,只求姑娘應允在下,定當厚待。」

……

庄文寂糾纏那陳玊,餘下幾人便定定地看著那廝鬧騰。蕭惎與范玉尋面上難揩無奈,似習以為常;小林子雖無神色更改,眸中卻滿是厭惡。

如此相較,倒令蕭惎稱奇。

當初那院里有喜愛刀功之人。因惡她醜陋,便將其毒暈,給她換了張麵皮。那皮美麗,許多人欣喜憐愛。她便更知深淵無底。

再看那人嬉皮笑臉,似不那般令人厭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章 70.璞玉渾金(一)

8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