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68.酒過三巡(一)

第65章 68.酒過三巡(一)

庄文寂如此,卻見那二人未有應答,故掃興無言。

見此,范玉尋便論了正事:「既是如此,恰文寂近日北上,若無急兆,不如翎姑娘幾位且先在此歇著,待時辰好了,我等一同出發。」

蕭惎道:「如此甚好,幾位去了也可在我那樓住著,省去許多不便。」

「只是借文寂兵力之事,姑娘如何計劃?」

「需借幾位武力高強之士刺殺右相胡璋。」

「是何時?」

「此事急不得,還需時日。」

……

幾人商議過後,范玉尋又以杯酒相宴。薄暮落盡,月色窗滿。

庭院葉落無根,月映孤枝殘影,深秋寂寂無聲,獨留形單影隻。

蘇懷玉平日不甚飲酒,此次不過淺斟,竟已微醺。遂獨步於閑庭月夜。途徑枯木楊樹,忽覺搖搖欲墜,便駐足輕扶。

緩了一緩,又聞身後有枯葉破碎之聲,回首以望,見一人背光而來。因著醉意,凝望許久方才辨清。彷如置身虛幻,蘇懷玉粲然一笑:「是范公子。」

范玉尋見樹下佳人痴笑,目光盈盈,只覺似曾相識。看她秋瞳剪水,心間頓有流光浮轉。竟也染了幾分醉意。

「蘇姑娘在此獨酌,可有心事?」

「並無。只是常見翎主飲酒,觀之以為並無醉意。不想今日淺嘗便已不適,故來此處解酒。」

見他無聲,未有應答,蘇懷玉又笑,此時這般面容與月色相鑒,灼灼之光,剎那芳華。

那人目奪神搖。

黑夜靜靜流淌而過,星月對視許久。

「蘇姑娘名字動人,可否問是如何而來?」

蘇懷玉驀地斷了痴笑迷離,垂眸道:「我本無名,幼時被生母棄於街巷,幸得紅菱媽媽收留。名字不過為了動聽,招攬客人。」

此刻換來寂靜。無言相應。

「此處雖僻遠,應求之物卻是盡全。一位友人不久前贈與我些佳釀小吃,明日送至姑娘房中。可供閑時消遣。」

見蘇懷玉望他,似有神色驚異。

「時辰已不早,還望姑娘早些歇息。」言罷,范玉尋轉身離去。

他未回首,亦不見她雙目款款相送。

任葉落悔憾無聲。然不曉花開何處,無人覺察。

卻說那蕭惎與庄文寂二人,自二人暗裡結仇,逢此時機比酒,已是醉氣熏天。蕭惎借庄文寂武力不佳,便去搶了他那柄白扇,要送去討顧長嫣歡心,卻跌跌撞撞,毀了范玉尋不少古物寶貝。而庄文寂那廝抱著壺酒緊隨蕭惎身後,破口大罵許久,竟未有半步相離。

蕭惎平生從未見過如此喋喋不休之人,竟如同陰魂不散,教她好生厭煩,便使了內力將他那白扇一併碎去。

庄文寂見此,一如萬念俱灰之狀,雙膝擊於地面,身子後仰癱軟,神色幾分獃滯。隨後,痛聲大哭:「啊——這扇子是我巡南教五毒教時得來的骨扇,價值連城,天下只此一把!啊——」

再看他涕淚橫流,頹坐在地,不斷揮臂欲要擊打蕭惎,口中嚷著:「你賠我你賠我!」哀痛如永失所愛。此番潑皮無賴之象與先前蕭惎痛哭朝堂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章 68.酒過三巡(一)

8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