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67.白羽黑冠

第64章 67.白羽黑冠

幾人在范府住了幾日,未見庄文寂回返。卻也落得幾日清靜,終日消遣于山水。

這日晨起,紅日銷匿未起,深秋留有寒露涼意,蕭惎手執玉骨白扇,扇起陣陣涼風,目有難尋之意,眺望青山。佇立許久。

心下卻是思索著,今秋意未濃卻為何面上襲有如此涼意。

因此惑未得解法,故拂袖而去,再赴青山。

此次獨身得以耳畔清閑,身入群山,望青草枯黃、鴻雁南歸,念轉眼寒冬,難得幾時逢春。而春來臨秋至。

然靜處少得,忽聞遠有窸窣。

回身長眺,一白衣人獨行而來。行至漸進,見他手中亦是白扇,蕭惎心中不快,便碎了手中那物。

見那人站定,展扇遮頷,笑道:「喲!姑娘如此俊俏,不知在下可否請教姑娘名諱?」

蕭惎不甚愉悅,瞥他道:「公子如何瞧得這白玉俊俏?」

那人答曰:「區區小物,如何遮蓋天人之貌。」

「公子謬讚。」

「如此,敢問姑娘名諱?」

蕭惎見他痴迷於此,只得一同入戲:「在下蕭惎。」

那人聞此大驚,呼道:「小雞?你一個如此俊的姑娘,為何要叫小雞!可是有何難言之隱?」

見他著實無趣,蕭惎道出難言之隱:「在下的母親平生愛雞,故常喚我為小雞。」見那人發笑,蕭惎繼又面不更色道:「現下母親病危,我便來此處尋只名為庄文寂的白羽黑冠雞博母親一樂。只是不曾料想這畜生好生難找,苦尋幾日未果。只得今日啟程回返,趕去見母親最後一面。

只見那白衣人執扇靜立,那柄扇子扇也不是,收也不是,神色悵惘,一語不發。

半晌,方見那庄文寂收了扇子,強顏歡笑道:「還是不必如此匆忙,姑娘留此再歇幾日。」

蕭惎聞此,鄭重道:「不可。我同幾位友人已叨擾東家許久,如今怎好再去相留惹人厭煩。」

見那人面色發窘,想是已無從言語。

……

「走罷,有何事你我同去范府商議。」

聞出此言,蕭惎方才勾唇淺笑,隨庄文寂前行下山。

范府密廳。

蕭惎與庄文寂、范玉尋二人對坐,見二人無言,蕭惎便開門見山:「在下所難,二位當已知曉。此行而來,只為求得與二位交好,永結同盟。」

見庄文寂仍撇頭悶氣,鼓腮而慍,范玉尋只得狀作無事打著圓場:「莫說姑娘此番相請,我等早有拜訪姑娘之意,只是路途遙遠、馬力不足,只得勞累姑娘來尋我二人,實是心之有愧。」

蕭惎亦如他般:「雖說府上無稀世珍寶來報答二位,可在下那樓里卻藏著數不盡的絕妙佳人,兩位公子若有瞧得上的,惎定當傾囊相贈。」

范玉尋聞之似有所思,笑道:「再說罷。」

庄文寂卻是驚詫,嘆道:「果真名副其實,如我聽聞的那般惡毒。早曉得你不會同三個累贅跋山涉水,方才進府我便納罕這三人竟都有如此姿色。只惜若有忠心,豈不白付。」

蕭惎笑,並無言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4章 67.白羽黑冠

8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