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66.其名玉尋

第63章 66.其名玉尋

有聞范玉尋之人喜靜,不愛繁鬧,便將府邸落在了宛城邊上。那處山河交介,風臨如水,甚感怡情養性。

尋至那府,卻見無氣派堂皇、鑲金砌玉,只圍了幾處黑木庭院。庭院深深,有感幽沉。

小林子上前去扣門,與侍衛道:「日月冢翎主來探訪,煩請范公子一見。」此時五人已換容改貌,蕭惎又著白玉面具。

那侍衛聽此有愕,卻也不驚,闔門回返,前去通報。

未等幾時,那侍衛帶一小廝來傳:「公子已在廳內等候,幾位可隨陳廝入正廳,同公子見會。」

途徑復長走廊,入了庭院內廳,一公子背身而立,身姿頎長,血色紅袍趨暗。

覺察后處有聲,那人回身。面色只見咄咄逼人之勢,目有漠然寒冰之意,卻忘有如冠玉之容。

蕭惎見他回身,拱手作揖笑道:「公子在此處靜住,我等本不該來擾,心中無比愧欠,只是事態匆匆,只得如此。還請公子見諒。」

那范玉尋亦如蕭惎一般作虛,道:「姑娘何需如此客氣。幾位來我寒舍,未能及時招待,已實不周。還望姑娘幾位莫因此處僻陋而心有欠佳。」

說罷,范玉尋便吩咐小廝給幾人定了住所,又教人去備飯菜,道:「幾位路途遙長,想必已是舟車勞頓。還請用些飯菜,歇息片刻,再行要緊之事。」

蕭惎看那范玉尋如此,亦不言語,面似有笑意,應他所語。

幾時過後,食盡飯菜,幾人行返正廳,入了正題。

蕭惎道:「此番來訪,是我等冒昧。只是還需范公子與幾位相識。這三位姑娘范公子許是瞧著眼生。」

蕭惎看向傅雲與顧長嫣,道:「此為我日月冢教眾——傅雲,旁的那位名為顧長嫣。」除此蕭惎並無言他,想是他已知曉。

范玉尋頷首以應。

蕭惎又向蘇懷玉,同他道:「此為蘇懷玉。」

范玉尋聞此,似有所思,低念道:「蘇懷玉。」

玉。

遂道:「曾有幸聽聞蘇姑娘美名。」

蘇懷玉笑應,又默然。

范玉尋遂而轉問蕭惎:「翎姑娘身旁的公子是?」

蕭惎笑:「他是我的侍從,姓林。」

范玉尋聞此亦笑,虛以相應。

惦著此番虛假已盡,范玉尋道:「敢問諸位來此所為何事?」

「在下近日因受奸人覬覦,故聞有四面楚歌。又知南有才人庄文寂,平生心善好施,素濟人於危急之境。偶聞庄公子現駐於范府,心急之下,只得來比冒犯,望得以庄公子相助。」言盡於此,只見蕭惎滿目悲戚。

那范玉尋亦是哀愴,痛極無聲。半晌,方才嘆道:「非人哉!人活於世本就不易,竟又如此苦苦相逼!」言罷,范玉尋同蕭惎拱手:「公子落於危難,范某必定相助。文寂近日外出,眼下當是盡了。幾位淺住幾日,便能見文寂回還。」

蕭惎頷首沉重,余有悵恨未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章 66.其名玉尋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