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60.孽緣之頭

第57章 60.孽緣之頭

這頭已夜深,顧長嫣仍未等到蕭惎,便卸了頭飾,青絲長泄,只著一身鮮紅嫁衣,漫入梧桐樹林。夜月皎潔之光掩映她的側臉,此貌深入人心。

款步慢行至林深處,被人聲驚住,停了步伐。

「英寒?你為何在此?」

「我來見你。」說罷,趙英寒神意躊躇,道:「……瑤瑤,我們多年未見了。」

慕容席面色似有猶豫不決,卻終道出:「英寒,我不是瑤瑤。我不是張暮瑤。」

話出引得長寂,半晌,趙英寒終是神色哀婉。

「我知道。我早知道了。」

「何時?」

「十五歲時,我知你是男兒身。後來你與那些個人相見,我總偷跟著你,便都知道了。」

聞此,慕容席不知要說甚,只言道:「英寒,對不起。」

又是沉寂。

趙英寒已是絕望,與淚同落再難收回的皆是自尊。此刻她的桀驁何其卑微:「瑤瑤,你可曾……」

看她如此,慕容席斂眸,將她打斷:「不曾。」

她早料到是如此,只是不甘心罷了。

勾唇勉笑,儘是悲涼凄婉,雙眸與慕容席相對,說道:「我知道了。」她終忍住乞求,留了最後一絲尊嚴。回首未有留戀。

未回首時滿目倔強,強忍哀愴同淚水決堤,可回首誰憐,任其坍塌崩決。狂風令起青絲拂亂,遮掩淚痕斑駁,此景轉入顧長嫣眸中,與她嫁衣孤婉相映。

她未動,看她離去。頓有哀慟生起。此情所起,憑此相記。怎料鮮紅嫁衣,竟成哀絕伏筆。

趙英寒心字已成灰,渺然不知所往,漫漫於無盡長夜,以酒澆愁。顧長嫣為之所引又放心不過,便匿於無跡與之共銷此夜。

卻說那將要離別二人,已在仙鶴居叫了好酒好菜,杯盡飲歡。雖飲得歡快,卻也未上頭。

南宮隼總揪著過往之事,對日後心放不下,說:「此次一別不知何時再能相見。今日把酒言歡,還望後日相聚你我一如此情,莫有生變。」

蕭惎道:「我二人短短數面,你如此與我相敬,我亦盼我二人之交長久如續。」說罷,蕭惎舉杯相敬,南宮隼杯盡以應。

「你何時回天盛?」

「就這幾日。待菜涼酒盡了,可否邀我一游?」

「去何處?」

「梧桐樹林。你之前總離得匆忙,我還未仔細賞那美景,不如在那處作別。」

蕭惎蹙眉,說:「怕是不能隨你心愿了。你這一提,方才點醒我。現下梧桐樹林想必正是慌亂。」

「為何?」

「有人憂愁。」

南宮隼未明卻不問,只道:「我隨你一同回去。」

尋至東宮寢殿之外,見顧長嫣扶著一人,神色不安四顧。見那二人來,呼道:「殿下可認得這位姑娘?方才偶步於此見她昏倒,想她當是殿下帶來的,便將她扶起。」

看顧長嫣雙目發痴,面有不尋悵意,蕭惎便猜她許是見了那二人互訴。也未多思,只任它如何。從顧長嫣手中接過那人,道:「等我回去再同你相告。且還需你照顧著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7章 60.孽緣之頭

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