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59.之子于歸

第56章 59.之子于歸

蕭曄得了權勢,卻也顧著名聲,故裝模作樣道:「只是此事如何向天裕和你長姐交代?」

見蕭曄這副貪心的模樣,蕭惎譏諷道:「父皇深明大義,兒臣相信父皇早有了解法。」

蕭曄蠢鈍,辨不清此為何意。只是利害關係分得明白:求天裕者甚眾,蕭珏不過雞肋。若賣出去起了作用是好,若無用也不可惜,只當是這些年白甩了精力和銀子,得了聘禮也算不失賠。可蕭惎不同,他為太子能穩他權勢,若太子娶了長荊的公主便是更甚。想之當初執意立她個女身為太子也不算白忙活一場。

只是這人已高興壞了,個中蹊蹺竟絲毫不能覺察。例如他的兒子如此惹世人厭惡為何能得李印青睞;他亦不想若那二人結親,他是否要被推下皇位。

蕭曄道:「蕭珏是我大姜的公主,自當知曉以大局為重。」

「兒臣亦認為皇姐是此般深明大義。不知何時成婚?」

「下月十五。」此時已是月末,兩國聯姻竟如此匆匆。荒唐也罷,只是蕭曄一國之君,竟如此無恥相應。

蕭惎又諷道:「荒唐!」

蕭曄未有反應,只道:「此乃長荊皇所提,你照做便可。朕先走了,皇兒好好歇息。」何時二人如此親近,倒稱起了「皇兒」。

婚事匆忙,東宮之人行備匆忙,轉眼已是十五。

這天大宴過後,顧長嫣蕭惎二人入了東宮,蕭惎趕忙去引慕容席出來,後去尋南宮隼說青石水域之事,留顧長嫣一人獨守空房,對其不在間所事一概不知。

卻說宴席之中,小林子偷喚了南宮隼出來與蕭惎相見,二人尋一小殿以聚。二人距此已相見幾回,已是相熟,如此閑坐倒是心中清閑。

蕭惎遞與南宮隼茶水,說道:「上回巧遇江嬋,答應取來青石水域贈與她,幸得趙掌門寬和肯將青石水域讓與我,只是那時行事匆忙,未來得及同你聯繫,便留與蘇懷玉字條,教她交與你,可是收了?」

「已是收了。只是不想你成婚如此快。是上回與你同行的那位姑娘。為何是她?」

「那姑娘是長荊的南平公主。」

「南平公主可有何所長為他人所不及?」

「南平公主溫婉大方,是為母儀天下之人。將來為我大姜國母,再合適不過。」

南宮隼見此,便知是不便與他透露,故另起話頭。

「距上回珏公主大嫁,時日已不短,我不日便要回天盛,再來此便不知是幾時。不知可否趁著今夜歡慶之時同我出遊一晚,你我二人好作別以盼再回相見。」

「好。只是莫要同我打聽了,我的事多有不便與外人相告。」

看蕭惎這時時處處都要顯盡疏離的模樣,南宮隼雖無奈,倒也溫和,只應了同蕭惎一道出宮作玩去。

又逢此夜十五,缺月圓滿之時,二人使著輕功在重樓間跳躍,衣袖翻飛鼓動,漸融入天際,遠遠看著甚是逍遙快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6章 59.之子于歸

7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