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61.不歡而散

第58章 61.不歡而散

待將那趙英寒帶至偏殿安頓好,留了顧長嫣照看,二人出了偏殿。

南宮隼看那朱紅殿門沉沉,說:「我不想你竟連趙英寒都請來。」此言間斷,他猶豫又道:「你何必傷及無辜。」為達目的,明知慕容席是這般,仍要將二人引見,徒傷了趙英寒。

蕭惎未有動容,道:「寄此濁世,誰是無辜。那不過是我二人做的交易。她要見慕容席,我便允了她。傷及誰與我何干?你莫要將那二人的糊塗賬算到我的頭上。」

南宮隼見她頑固之態,便不再同她說教,說:「今夜我便啟程回天盛。告辭。」

蕭惎向來自個兒慣了,哪裡受得別人說教,南宮隼將將語落,她便轉身離去,一句也不願同那人多說。

待顧長嫣將趙英寒侍候好,蕭惎將她與小林子尋來,商量拉攏胡璋之事。

提起此事,小林子說:「自那胡璋做了丞相來,以珠寶美人相賄者甚眾,皆被他揭舉,無一人倖免。」

蕭惎瞥了小林子一眼,心道:你便如此等不得?

「此事無可循之道,還需通過別法。還勞煩二位再想想。」胡璋既做得丞相,怎少得了營私舞弊,與人官官相護。她根基不能穩確,此事牽涉之人過多,做不得。

顧長嫣因著今日所遇「舊愛」之事,串想到那胡璋身上:前些時日胡璋那被姦汙的女兒,正是胡璋逝世多年的夫人所生。聽聞胡璋從前與他那夫人甚是情深,那夫人病逝后,胡璋傷心欲絕一病不起,若不是有年幼的女兒,他怕早已隨夫人同去,再續陰緣。雖說后因母親以胡家不可無後為由,胡璋納了一房小妾誕下一子,卻仍倍思亡妻。

顧長嫣便出了主意:「主子易容之術甚妙,又因胡璋亡妻之恨,不如找一女子易成他那亡妻模樣?」

蕭惎卻不然:「只是容貌一同罷了,顰簇顧盼又該如何相似?況若真是喜愛,便應當不會因皮相肖似而迷惑。」到底年少,她當真以為二人情深便能如何?

聽此,二人甚是認同,只是更惑。

蕭惎經一思索,得了解法,問道:「胡璋的夫人是病故?」

小林子答:「是癆病。」

蕭惎聽聞嘆道:「說起胡璋,只令我想起二位皇兄離世不久,父皇痛失兩子,一時憂思過度,身體大不如前。思及如此,才發覺我竟如此不孝,至今未去安慰孝敬父皇。小林子,明日你隨我去拜見父皇,好好備些東西,你可知曉?」說罷,蕭惎看向小林子,目有深意。

小林子頓時會意。自那兩位皇子被刺殺身亡后,蕭曄欲要喜不能自禁,哪裡來的憂思過度?當是要借胡璋亡妻之恨以除其障。悟此,他應道:「奴才懂了。」

蕭惎轉又同顧長嫣道:「長嫣,先前你可見過父皇?」

「只因婚事倉促,還未曾。」

「明日你也同我倆去,讓父皇見見兒媳。」

「好。」

思及趙英寒入住東宮,蕭惎便道:「那姑娘名為趙英寒,為便於你照顧她,你便住在那頭偏殿罷。那處臨近梧桐樹林,亦有桃柳小池可賞,你平日里也可帶她去養心愈情。」

顧長嫣一喜,道:「那長嫣便去了。」

「去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章 61.不歡而散

7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