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父子之情

第4章 4.父子之情

門開了,明黃的衣角進入視線。來人表情肅穆莊嚴,身材清瘦,是皇帝蕭曄。

跟隨的侍衛關上門,守在門外。太監也無聲退下,寢殿中只剩父子二人。

他果真不想廢儲。

蕭惎因著身上有傷,便沒下地行禮,起身跪在榻上,作了作揖。

「兒臣拜見父皇。」

見蕭惎不似先前那般荒唐,見了他從不正經行禮,蕭曄想許是太子被打得長了記性。便沉著聲問道:

「怎麼?太子悔悟了?」

「是,兒臣悔不當初。」

「你可知,這八十大板,並不能完全消除天裕二皇子的怒火?」

「兒臣會負荊請罪,親自向二皇子賠罪。定不壞兩國邦交。」

「此事便罷了。只是你整日荒唐胡鬧,長此以往,百姓惶恐不安,朕又如何放心將天下蒼生交與你!」

「兒臣往後再不胡鬧,定努力改正,助父皇打理朝政,穩固江山社稷。而且……」

「而且什麼?」蕭曄看他,眼有疑慮。

「兒臣聽聞兩位皇兄近日對父皇不甚恭敬孝順,兒臣願儘力為父皇勸說兩位皇兄盡孝。」

她這是要奪權穩固自己的地位了。也好,成了他便少了兩個脅迫,不成……他也損失不了什麼。

只是自己一向無心權勢,甚至並不聰穎的兒子,怎會突然如此?怕是什麼也做不成罷。

「有需要的,便來找朕要求。可還有什麼想說的?」蕭曄面無表情,也不知是信了蕭惎,還是在嘲諷。

「還煩請父皇先安撫天裕二皇子,待兒臣傷好些了,便去賠罪。還有……兒臣傷好后想出宮幾日,見見風,養養身子。」

「准了。」

「兒臣近日做了這等荒唐事,羞愧難當,只想偷著出去,還請父皇不要告訴御史大人和太傅大人。」

蕭曄心情複雜地看著蕭惎,太子何時說話變得如此圓滑了?

卻只說了聲「好」,蕭曄轉身離去。

蕭惎知道脫身已難,待事成后,兩個皇子不在,她便成了皇帝的眼中釘、肉中刺。她不能做傀儡,只能做皇帝。

只是一切發展變化太快,她又無權無勢,只能借力打力、以身試險了。

蕭惎眺望夜空,群星閃爍,她的眼中晦暗不明。

得早些出宮了。

過了些許時日,這八十大板留下的傷總算是好了許多,蕭惎也能下地走動了。這也便到了她向慕容磬負荊請罪的時候了。

這日天色正好,陽光明媚,風和日麗。蕭惎命小林子帶著珠寶財物,和皇帝賜給她一些的名貴藥品,去了慕容磬的寢殿。

通報的小太監帶他們進了正廳,一個俊美的男子坐著撫茶,卻也不喝,只垂眸看著升騰的水汽,像是不知來了人。

蕭惎上前,拱手作揖:「二皇子。」

慕容磬仍是沒聽到似的,低頭聞了聞茶香,不急不緩地品了一口。

這天裕二皇子是美,且看著是個溫潤的。只是蕭惎覺得以他的姿色,應當不至於勾得太子做出如此不要命的舉動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章 4.父子之情

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