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3.天下局勢

第3章 3.天下局勢

朱漫沉默地看著他,想不出該說什麼。

但願這一切不是真的,但她眼前這人不是真實的存在。

半晌,這廝終於消停了一些,不再哭號了。只是絞著手帕,不斷地抽抽搭搭。

朱漫便僵著一臉笑,慈祥地問:「究竟發生了什麼?」

朱漫已是有些不耐。做戲點到為止就行了,他做得過了。

她再紈絝,也是太子。一個傻的,怎麼能在她身邊長久服侍。

好在小林子還是一個識時務的人,雖是忙著抽抽搭搭,卻也能完整地敘述出整個事件:

「昨日公主大嫁,皇上辦國宴,各國使臣皆到。您見天裕二皇子長相俊美,便……揚言讓他嫁給您……給您做小。家宴結束后,您便偷綁了二皇子到東宮。皇上得知盛怒,將您杖責八十。還要您再等候處置!」

說完,小林子一臉絕望,生無可戀地看著朱漫。

想必太子紈絝,並不受寵,這儲君怕是要趁此機會讓給別人了。新儲君定也容不下她。

「小林子,我叫什麼?這是什麼朝代,天下如何劃分?」

小林子只當她是被打傻了,也不再質疑什麼。便問什麼答什麼:

「您叫蕭惎;朝代為墨;墨的陸上有五個國家——姜、長荊、天裕、天盛、北域;

「我們的國號為姜。皇上是……蕭曄,您有兩個兄長——大皇子蕭睦、二皇子蕭御。僅有的公主蕭珏,昨日出嫁於天裕國君慕容席。您昨日調戲的那位,便是天裕二皇子慕容罄……」

五國鼎立,政局動蕩。各國實力都不容小覷。

長荊的新皇李印與天盛國主南宮隼最有手段,兩國關係不明,也不知是敵對還是合作。

北域雖小,卻是用毒奇國,邪教遍地。至今屹立不倒,無人覬覦。

姜太子紈絝,民心不穩,而天裕與天盛向來不和,兩國便聯合起來。聯姻以後,許是要另立儲君,可只怕是皇帝並不真的情願。有了個不理政事、不愛權勢的兒子不好,難道是要個野心勃勃的狼子逼他儘早退位,抑或讓他快快歸西,將皇位讓與別人?

她要自保,便不能再生事,乖乖做姜皇的傀儡。

這局勢亂的很,她怕是不能輕易脫身了。

屏退了小林子,朱漫……現在是蕭惎,她給傷口撒了葯,原是要歇息,又想起剛醒時,那聲「太子」,便檢查了一下……好在她仍是個女人。

怕是這件事又另有隱情了。

她想到了什麼,便去照鏡子,發現先前左邊額角的硃砂痣還在,不禁詫異地去照鏡子,那卻也不是從前自己的臉。

蕭惎疑惑地環繞四周,發現了一幅畫像。畫上的人是太子,但……那人額上並沒有硃砂痣。

她轉頭看另外幾幅畫,畫上的人,額角都沒有這痣。

那痣也算是明顯,無論是男是女,有這痣都是好看的。那太子也應當不會讓畫師隱去這痣。

那這痣便是突然出現的,為何?

更重要的,她為何來到這裡?她清清楚楚地記得她死了。

想了只是一瞬,她便放棄不願想了,拿東西蓋上了額角的痣。

想這些無用,她也不好奇。

……

歇息了些許時間,天也漸漸黑了。蕭惎挪了挪身子,傷口疼痛愈發厲害。

傷若是不快一些好,她便不能方便討得皇帝的信任,留下來了。有些事只能她自己做得了。

正想著,門口已是有了動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章 3.天下局勢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