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5.戲弄皇子

第5章 5.戲弄皇子

見慕容磬不搭理她,蕭惎也不覺尷尬。蕭惎直起身來,轉身叫來跟隨的小太監,指著他們捧著的東西,一一介紹:

「這是惎曾冒著生命危險,不遠萬里討來的價值連城的寶物,不成敬意,還望二皇子收下。」

這是太子從前在青樓玩樂,從一個商人手中不費吹灰之力搶來的,也值不了多少銀子,就是漂亮了些。但不成敬意是真的。

「這些曾是父皇賞給惎的一些北域的珍貴藥材,治病有奇效。」

慕容磬繼續低頭撫茶,一言不發。這獨自慪氣的模樣著實有些好笑。

也不管慕容磬應不應,蕭惎便讓人將這些東西放下了,然後繼續:

「惎前些日子對著二皇子做了些不敬的事,事後惎受了罰,更是深感歉疚,不知該如何賠罪,今日便送了這些東西來聊表歉意。望二皇子念在不日前兩國交好聯姻,和惎的歉意與誠心上,原諒惎的冒犯。」

慕容磬終是停下了撫茶。一直低頭撫茶卻沒人搭理,確是太滑稽。

誠心?從頭到尾都是他蕭惎一人自說自話、自導自演,看著倒是完美得很!

原以為以蕭惎這個傻的,來與他道歉時也能給他些臉色,讓他難堪。可他倒好,知道他計較不了,索性不搭理他,走了個過場,最後難堪的反倒是他!

慕容磬一時臉色陰沉,溫潤全無,原本含笑的雙眸里跳躍著怒火。

蕭惎拱手,微笑道:「二皇子果真是胸襟寬廣之人。惎便不打擾了,日後二皇子如需惎幫忙,惎一定在所不辭。」蕭惎說完,帶著小林子轉身走了。

「蕭惎!」不是他慕容磬衝動不顧大局,確是先前太子的調戲與綁架讓他顏面盡失。本想在今天出一口惡氣,卻不成想又憋進去一口氣。以致慕容磬一時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

「何事?」

慕容磬卻是一言不發,只忍著滔天的怒火,瞪著蕭惎,咬牙切齒。

蕭惎眼裡滿是戲謔,玩味地看著慕容磬緊攥著茶杯的手,嘲笑溢於言表。

「惎告辭。」

出了寢殿,隱約有摔碎瓷器的聲響傳來。小林子聽見便抖了一抖,卻是不敢說什麼。

小林子想,太子醒來那日似是再不甚喜歡自己的聒噪。如此,想是自己該換個戲路去演,他不能再是一個吵鬧的太監,他應當做個安靜的美……太監。

幾人的身影漸行漸遠,寢殿不遠處的梧桐樹下出現一人,瞧著那遠去的身影沉思。

翎兒,她回來了?

梧桐樹開始落了葉,枯黃遍地,靜靜躺著。那人頎長的身影在秋天的金光里有些浮動。

向慕容磬賠了罪后,見慕容磬也大度地不計較此事,蕭惎便向皇帝請了命,想著出宮了。此事需儘早,拖不得。

那日月黑風高、烏雲密布,東宮的侍女們也都入了睡,蕭惎又帶著小林子……出宮。

她請皇帝安排了兩個小太監扮作她與小林子。貼上了前些日子養傷時做好的人皮面具,易了容,與那倆人換了相貌,便拿著皇帝的手諭,以公事為由,光明正大地出了宮。

這易容術,是從前向一個用毒高手討教的。那人因著生性頑劣、又總用別人試毒,惹了不少人,卻又手無縛雞之力。能夠不斷逃脫追殺,也全靠這出神入化的易容術。只是某日一個不巧,他扮成了逃竄瘋子的模樣,被抓進了瘋人院,她方才得以請教這門絕妙的技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章 5.戲弄皇子

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