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32.相顧無言

第29章 32.相顧無言

皇子遇刺身亡一大兇案,在蕭家二人的運作之下,終趨往不了了之。

蕭惎深夜回宮,想著南宮隼住得不遠,便帶著標誌身份的小林子出了寢殿,想著能否見著那人。

披露又至梧桐樹林,南宮隼坐於樹下,持酒罈欲飲,又放下,盡惹寂寥。

只是秋夜裡大涼天氣,那美人又執起把摺扇朝著面上左搖右晃,總瞧著不甚正常。

蕭惎上前,無言坐著打量眼前美人。美人也執扇找著涼快,任憑打量,一言不發。

半晌,許是二人冷得再裝不下深沉,終欲要打破靜寂。

蕭惎撩撩髮絲,南宮隼收了摺扇。

「姜太子找寡人何事?」

「素來無人願意來惎這東宮,天盛皇卻是主動來了。」

說著,笑意上了眉梢。蕭惎已是又不正經起來:「恕惎愚鈍,只猜測為是南宮兄心善,為了滿足惎的喜好,特來此獻身於惎?」

常理之下,一個終日都在深宮裡的男子,又從未有何妻妾,受了此等調戲,總是是要羞澀幾許的。

可南宮隼卻是鎮定,亦不言語,只目光灼灼地看向蕭惎。

靜夜無風,蕭惎聽見了她急促的心跳聲。

月光朗照,秋葉泛起明光,映在他眸,好不動人。

頃刻寂靜,蕭惎復言:「南宮兄歇好。惎告辭。」

言罷,蕭惎轉身。

南宮隼依舊神色淡然,不言不語看那道遠去的白影。

她有許多疑問,卻知曉他不會解答。只欠缺思慮,一時衝動來了。

他知她不信他,只也無言。

十五的圓月照人安心入眠,一夜無夢,一晃清晨。

恰穿扮了,小林子報:楚皇後來訪。

迎了楚瀟深,二人入座飲茶。

「太子送的東西,我收到了。眼下我正缺錢,真是多謝你。」楚瀟深似也不避諱蕭惎什麼,連缺錢也說了。

蕭惎雖疑心,卻也不由順勢試探:「已是開始了?」

「不知。」

如斯人也,說了不知便許是真的,約摸只愛夫心切罷。

正要言語,殿門傳來聲響。

小林子上來耳語:「長荊皇來尋楚皇后。」

未等蕭惎作何反應,那妖冶狠厲的美人兒已是進來,不同蕭惎打甚招呼,直奔楚瀟深走去。

蕭惎眼裡,那楚美人向來是似仙的清冷。如今卻是教她大開眼界:面無表情的冷美人,瞧見了自己的丈夫,瞬時喜笑顏開,笑顏若孩童般天真,欣喜跑向眼前之人。待近了,楚瀟深也不行禮,只挽起李印的臂,笑如暖陽,殷切抬頭望向他眸,道:「李印,你來了!」

驚得蕭惎與小林子二人目瞪口呆。

從未見過前後反差如此大的人。

見著妻子,李印更是視室中他人為無物,將妻子摟入懷中,低頭詢問:「出來為何不與我說?」

「想出來罷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章 32.相顧無言

3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