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33.李印夫婦

第30章 33.李印夫婦

任那二人敘這尚不及一刻鐘的舊,蕭惎理著思緒。

這夫妻二人看似恩愛,細琢磨卻是不然。既看得清楚瀟深眼底的痴迷,便也明了李印的情不達眼底。

再者,若夫妻情深,李印寵溺無度,為何上回遇見楚瀟深獨自黯然酗酒?

為何楚瀟深分明能夠如此,平日卻冰冷漠然,厭於人情世故?

為何暴戾如李印,能縱容皇后如此放肆,更直呼他的名諱?若無情於她,卻何只為她一人夫?

驚起覺察,李印已是要走。只楚瀟深與蕭惎作別,而蕭惎、李印那二人互視彼不見。蕭惎終也任他們去了。

蕭惎目送美人離去,小林子跟在後頭輕撫拂塵,亦是萬般愛戀。

待人遠去無蹤,小林子問道:「殿下給楚皇後送了些甚?」

「你藏在枕頭裡和榻下的銀子。」

小林子聽聞驀然雙目圓睜,扔下手中拂塵,奔向後頭的寢殿。

待查完銀兩完好無損,小林子終趕回蕭惎身旁,問道:「殿下如何知道奴才的銀子藏在何處?」

「小於子同我說的。」

待暗聲咒罵了那小於子,小林子也並未忘了目的,復問:「殿下給楚皇後送了銀子?」

這茬倒真也岔不開。

「莫問。過幾日本太子請示父皇出宮,你隨我去,此次若再跟不上,可莫再同本太子碎嘴。」

「得嘞!」小林子一樂,復又撿起與他生死一命的拂塵,歡快離去。

次日,未等天明,主僕二人出宮。

瞧著前頭身材清俊卻時時散發猥瑣的人兒,小林子亦是納悶:上回是偷著出宮,太子卻是光明正大。怎的如今得了皇上手諭,便又是如此偷摸?

許是太子頭腦又不清醒了。太子身邊,果真是少不了他這個大總管。

明月樓。

楚瀟深已是不在,易了容的蕭惎認了老鴇與幾個魁首。

面前站了幾個嬌滴滴的小美人。看著年紀最大的也不過雙十。個個姿容出眾,穿扮得更是花紅柳綠。

姿容最甚的便是名聲傳遍姜都上下的蘇懷玉。此女音聲靡靡,雙目流連若桃李,只一眼,便好不叫人痴醉。雖是花魁,卻不傲然,同人恭恭敬敬,更添幾分憐愛。

那最有特色的女子——於青暮,一身青衣渺渺,顏如雲雕玉砌,息如夜色微茫。雖淪落風塵,卻靜雅如霜雪。

餘下那幾位,亦是姿容絕頂,氣韻無雙。

瞧著眼前一排教人賞心悅目的美人兒,蕭惎滿心歡喜。日後無聊乏悶了,也可到此輕鬆幾許。甚好。

出了明月樓,蕭惎想起宛城的美人,便上了馬,與小林子向宛城行路。

路途近半,二人遇著前方聚眾堵路,便下了馬,欲一探究竟。

這人群吵吵鬧鬧,看著玄乎,原只不過三五個壯丁與一個妙齡少女拉扯。聽那言語,似是欲要逼良為娼。

從看客言語間,得知那少女家傳卜天問掛。上月那家男女主人勸誡縣令切莫再行惡,否則恐遭大難。那縣令自是不聽,恰逢刑部的人到此處辦案,發現那縣令強搶民女,將他革了職。縣令以為是那夫婦暗中作梗告了狀,遂花錢找了人取了那夫婦性命,又要把他們年紀不過二八的女兒賣進窯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章 33.李印夫婦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