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31.至親之情

第28章 31.至親之情

遐想過後,國宴已是進行了小半,蕭睦蕭御二人的消息仍是未到。按說過了這麼久,人死的消息應是早已傳到了蕭曄那頭,可蕭曄怎還不肯公布?

就是要除她,也當是日後借個聰明人之手,不應當趁此時栽贓,實為不智。

……

直到國宴將近結束,姜皇才道:蕭睦蕭曄二人幾日前被刺死在蕭睦府上,行兇人蹤跡不明。只因怕影響了國宴上的諸位,方才推遲到現在來說,現下望他們協助查案。

譴退了無關人等,幾國的位高權重之人皆至書房議案。蕭家僅剩的皇子——蕭惎也跟了去。

兄長皆被刺死,自己卻仍安然無恙,免不了第一個懷疑:是否是忌憚其兄長爭奪儲君之位,故殺之而後快。

姜皇發問:「太子,你兩位兄長被殺之事,你可事先知曉?」

「不曾,兒臣方才知曉此事。」說罷,蕭惎滿目悲愴沉鬱。看得好教人同情,欲想安撫。

「十三那晚,你在何處?」

「兒臣在東宮飲酒,小於子伺候著。」小於子是易容裝蕭惎的宮人。

小林子點頭說是。

「為何小林子不跟你?」

「兒臣派小林子去明月樓請蘇懷玉姑娘,小林子無能,請不來。兒臣便將他趕出宮外了。」蕭惎繼續謅著。一切證人已托小林子打點好,加之姜皇刻意護著,任她如何編都能圓上。

不過這趕人的作風,倒也符合蕭惎。

看蕭惎一副要死的模樣,蕭曄欲想作嘔,終是放過了蕭惎這茬:「罷了,你兩位兄長死於非命,為父也懂你心傷,你切莫太過沉痛,朕只你一個兒子了。」

蕭曄做戲與蕭惎真也不分伯仲,臉上哀痛難以教人看穿。

照例教人去查蕭惎所說是否屬實后,蕭惎這篇算是翻過去了。蕭曄便也開始糊弄著要草草了結此事。

可蕭惎不這麼想。

正當蕭曄和著稀泥,痛斥仵作下人辦事不利,打算日後再審之時。蕭惎道:「父皇,方才小林子同兒臣說,十三那晚,他在宮外瞧見了個人,鬼鬼祟祟,身形像極了天盛皇。」

前幾日在鎖魂崖腳,她察覺有人暗裡跟著她,一直到回宮方才不覺。猜測著許是南宮隼。便想逗弄他一番。

而南宮隼神情卻是淡然,似是早料到蕭惎會有此舉,仍眸里含柔,無甚反應。

蕭惎心中幸災樂禍,卻面無表情地看南宮隼。

「寡人那夜是在宮外。不過是白日里見了位戴白玉面具的姑娘,心動不已,想前去問那姑娘的芳名,卻是在那附近不見了她的蹤影。一時遺憾,尋找時身形有些匆忙罷了。怎的到了太子這裡,便成了鬼祟?」

現在明了跟她的人便是南宮隼,可蕭惎只得無言。再放任他說,那戴白玉面具的姑娘便要到東宮了。

卻看那南宮隼,略微頷首以還禮。好不氣人。

另幾個人倒有了話:

「聽聞幾日前武林大亂,全因一個戴白玉面具的女子。」

「說是那女子一掌便打死了青堰堂主。」

「那青堰堂主功力極其高深,我曾與他交手,亦也不敵他。」

「聽聞那羅剎殿也教那白衣女子改成了日月冢。幾十年的幫派竟就這麼沒了。」

「那女子叫『翎』,不是和那從前的……一樣的名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章 31.至親之情

3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