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26.教兄習孝(二)

第23章 26.教兄習孝(二)

見侍衛倒下也並未引來人,蕭惎便帶著姬遙,揭開房上的磚瓦,拿出細竹管,點燃竹管里的迷香,朝屋裡吹去。

蕭惎吹得不亦樂乎,卻忽的像是想起了什麼,掏了塊帕子出來,捂住了姬遙的口鼻。

這竹管是她自己做的,免不了自己與旁人吸入迷香。她近幾日照著從前的法子調養身子,已是能抵得住迷香,卻是忘了身旁的姬遙還不能。

寢殿里的宮女頃刻倒下,兄弟二人睡的地方只一牆之隔,此刻亦是盡數昏迷。

待屋內迷香散了些,蕭惎的動作終不再猥瑣地小心翼翼,同姬遙大搖大擺地跳入蕭御的寢殿內。

然後,蕭惎一言不吭地搶過姬遙手中的長劍,先是朝蕭御的脖子迅速一砍,未等血噴出來,便像身後有惡犬追趕般,飛快朝蕭睦的寢殿奔去,只留下被噴了一臉血的姬遙在原地發愣。

等解決了二人,蕭惎連姬遙一面都不見,便使出了比打海棠閣穆炎還要多兩成的內力,運著輕功逃之夭夭。那狼狽模樣,果真是有如惡犬追趕般。

蕭惎逃跑時,將那一身女裝和面具藏在明月樓附近的一顆樹下,遂易了容,換成了出宮時的模樣,坐等天明再入宮。改日就是仵作驗出蕭家兄弟死的時辰,可姜太子原不習武功,動作緩慢,這入宮的時辰也對不上。

次日清晨,蕭惎已是早早歇在了東宮,小林子也才回來,照例去檢查太子寢殿,見著蕭惎梳洗,竟是被嚇了一跳。

隨之,小林子喜出望外,一下子朝蕭惎猛撲過去,若不是被蕭惎及時推開,怕是他恨不得整個人掛在蕭惎身上,以表其思。

「太子殿下!您可算回來了!當日您不聲不響地消失,也不帶上奴才!可真真是差點嚇死奴才!」

蕭惎腹誹:廢話,可不是不能帶你。誰知道你是哪頭的人,若是教你揪住我的小辮子,日後可還得了。

尊重小林子一貫的作風,蕭惎也不打斷他,任憑小林子痛哭流涕地表達了對她無盡的思念與擔憂,以及她不在時自己如何優秀且不失太子顏面地處事。蕭惎又將小林子安撫了許久,終是等他消停了,便趕忙將這祖宗攆回了他自己的寢殿,蕭惎的頭腦方才覺得清凈。

小林子幾日不在旁邊吵鬧,蕭惎一人早已覺得甚是想念,只是方才才將他攆走,現下再去叫他,擾他休息,著實不宜。況且懼於他哭鬧,蕭惎便立即打消了這個念頭。只獨身一人,去東宮裡轉去了。

東宮內有許多偏殿。那些個偏殿是留給太子的妻妾們住的,可蕭惎並無妻妾,遂東宮只蕭惎一人,倒正合她意。她素來不愛與人相處,若宮裡真住著別人,怕是要折磨死她。

按照以往的慣例,有時別國來了貴賓,也會安排幾個住在東宮。可向來太子紈絝,人家嫌棄,皇帝也從未如此安排過。

所以,蕭惎也不打算在這東宮遇見著什麼人,便只穿著身中衣,披散著一頭長發,隻身出了寢殿。

東宮前頭,凈是些方方正正的屋子,和些獃子般一言不發的侍從,逛得蕭惎好生無趣。忽的又想起東宮後頭是個樹林。雖說現下桃樹不開花了,可剛入秋,梧桐樹是已才落了葉,定是好看。

想著,蕭惎便調頭朝後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章 26.教兄習孝(二)

3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