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27.夢裡恍惚

第24章 27.夢裡恍惚

相傳這些樹是皇帝原先做太子時從天盛移栽過來的,為了討好他藏在宮中的一位絕色美人。據說那美人是被囚到東宮的,因而整日鬱鬱寡歡。先太子聽聞美人的家鄉小鎮長滿了梧桐樹,便想法子弄來了這些,想逗美人破涕為笑。

可又聽聞那美人只在東宮裡住了幾月,便香消玉殞了。更是連屍首都無跡可尋。太子悲痛欲絕,一時變得殘暴不仁,脾氣古怪,逼得先帝退了位。又不斷進攻一個國家,因姜國兵力不強卻勉強開戰,雖是夥同其餘幾國滅了那國度,卻也元氣大傷,國力大不如前了。以至如今只得憑與天裕聯姻來保他大姜不落入眾矢之的。

只是她一直未能打聽清楚,那幾個國家攻打的究竟是那個國度。為何每當她問起此事,無論宮人百姓,都神色驚懼,閉口不提。

轉眼到了樹林子里,出去了些日子,梧桐樹已開始落葉,地上的枯黃沉默,析出著幽暗金光,教人心動。

忽的聽見近處細微聲響,驚起抬眸,只瞧見黑色衣帶隨風飄決,梧桐葉翻飛飄搖,眼前的如夢似幻,驚艷了頃刻的轉瞬。

誰說東宮后的美人香消玉殞了?她眼前的,不就是美人嗎?

絕世美人。

在她看來是。

清瘦、高大,及清冷的容顏,都不足以成為絕世。

遺世孤立。如霜般淡漠的神情,沉寂無光的眸子,卻有教她痴迷沉醉的溫柔。

如斯這般,方才絕世。

蕭惎若被催眠般看著他,目光如炬,一動不動。那人沒笑,她卻能感受他的溫柔淡然縈繞。

秋的光芒從來如希望般炫目。此刻她神情恍惚,恍惚回到那一年。好似仍是那晦暗骯髒的夢魘。記憶里永打不開的門鎖,地獄里生長出的故事,無法改變。只浮夢裡出現一道光,晃過她眼,忽不曾那般深的絕望無目。

那一刻,他眼底的暗沉,他孤僻的漠然,都是她所沉迷的。轉瞬即逝的溫柔,亦是遙不可及的希望。

絕望麻木的心臟里,骯髒與無恥放肆生長,它惡貫滿盈。卻在此刻跳動著,一聲又一聲,如此急促。

心猛然刺痛,亦喚醒她。

若他是美好,那她便得不到。骯髒下賤的回憶,噁心齷齪的思索,無須妄想此類。

她終清醒,滿心歡喜不再,只還定定地看著那人。哪怕眼前於她一刻不曾、一刻不會,而僅匆匆一瞥,足以將絕世挽留。

挽留在心海,抑或鐫刻於記憶。

「太子……這是方才起床?」

那人看著披頭散髮,只穿了中衣的蕭惎,嘴角輕笑,面容清淡,眼眸清冷卻是柔。

那人聲音清冷,如玉石相鳴平靜,聽得醉了,卻又彷彿低沉安撫般,教人痴迷。

蕭惎低頭,卻斂眸看見散開的中衣和飛舞的頭髮,驀然尷尬。像是偷吃糖被發現的孩子般窘迫,轉身狼狽逃走。

待跑遠了,蕭惎回頭看那人。

風揚起的葉子紛飛飄絮,漸模糊了他的身形。

這驚鴻一幕,是風迷了眼,抑或是花亂了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章 27.夢裡恍惚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