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25.教兄習孝(一)

第22章 25.教兄習孝(一)

此舉原因有二。

這一呢,是完成蕭惎對皇帝的承諾,教兩位皇兄孝順。如何孝順?他們死了,在皇帝看來便是最大的孝順,遂幾日後將同姬遙潛入王府處理那二人。除去動兵,這是最省事的法子。至於來日帶來了什麼後果,皆與她無關。

二呢,便是一月後是接那些從北域回來的孤孩的日子,教他們回來取代那些個掌權人。眼下這些人怎麼訓練都是無用,只有換了新的掌權人,他們沒有了關係,沒有了依仗,下頭才能培養出有用的殺手,眼下的不過是烏合之眾。

幾日後,天大晴,蕭惎帶著姬遙下山。

蕭惎不擔心姬遙暗算她,想著他是打算要卧薪嘗膽的,怎會如此趕不急地送死。

路上閑來無事,蕭惎便同姬遙安排事成之後他的去向:「近幾日你要同我做件事。事成后你若還活著,便回日月冢,管好那些個不安分的。」也順道管好你自己。

說著,蕭惎取出幾粒葯,遞與姬遙。

「這是你們的解藥,一次的。」雖說是假的,但一月後那些孤孩應當已是能用了,給他們解藥反是浪費。

姬遙接了解藥。

蕭惎思索著,此事需儘快解決。她離開皇宮已有半月,若再不回宮,易惹人起疑,只怕便是小林子也替她瞞不了多少時日。

她需快快動手,最好趕在明日回宮。她恍若記得小林子曾叮囑她,十五有國宴。此次國宴她務必到席,眼下已是快了。且若想等國宴后再出宮殺蕭家兄弟,實屬不宜。眼下各國使臣皆至,雖加緊戒備,卻是能禍水東引,以減輕自身的嫌疑。

這日黑夜,二人已穿著夜行衣,早早地埋伏在蕭睦府中角落。上天助她,蕭御到蕭睦府中議事,可趁此將二人一併除了。

終是等到夜深,知了倦於鳴語,月兒乏得藏入烏雲,萬籟俱寂。下頭黑漆漆得陰森,伸手不見五指。

王府院里幾乎無人,守夜的侍衛亦是放鬆了警惕,困得直打哈切。

王府守夜的侍衛向都來只是個擺設,從來未有人敢登門上府地謀害王爺。

蕭惎與姬遙輕身竄上屋頂,恐引起動靜,又沉寂半晌,蕭惎才微微抬頭,朝寢殿口的幾個侍衛拋了銀針去。

幾人倒下,襯著黑夜裡的寂靜,又是不小的動靜,蕭惎見狀趕忙趴下隱蔽。

姬遙卻是瞧著她深感莫名其妙。一個武功如此高的人,就是直殺入王府也無人能奈何她。可她卻偏偏要拽著他,鬼鬼祟祟地在那濕氣重重、又爬滿蟲豸的牆角里蹲了幾個時辰,此刻又膽小畏縮得似個盜竊新手。可她白日里那股草菅人命的勁,看著分明是個熟練到不行的老手。

蕭惎卻不似姬遙般在意得如此多。她無聊慣了,就喜歡時時發個瘋娛樂自己,否則人生苦痛無盡,不知如何才能熬完這漫長歲月。況且她如今是太子,直殺進去惹人注目,著實不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章 25.教兄習孝(一)

2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