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24.賤人蛇蠍

第21章 24.賤人蛇蠍

半晌,姬遙終是壓下了心中的怒火,眼睛血紅地盯著蕭惎,一字一句道:「好。我歸順。」說罷,他一扔手中寶劍,扭頭便走。

「嘩」地一聲,一把打煉精細的寶劍,眼下竟是碎了一地。

姬遙此刻似要被怒氣與不甘吞噬,卻只能忍著。

他確實打不過那個女人,就是修鍊一輩子也打不過。但他不歸順便只能死。

只是就是要死,他也要殺了那個女人,以雪今日之恥。一個女人罷了,怎會無弱點?

只要那個女人死了,他仍是江湖第一人。穆炎已死,再無人與他匹敵。

眼下他要做的,便是忍,只有忍。

只是姬遙不曾想到,蕭惎這人,不會給他忍的機會。待舊掌權人被替換了一半,蕭惎首先要做的,便是除了姬遙這個隱患。

待放走了各大門派,蕭惎便進了羅剎殿中與教眾會面。

未等眾人行禮參拜,蕭惎便打斷了他們。這群人真是費事,凈來些虛的。

蕭惎擺擺手坐下,待他們站起便開口道:「方才諸位都聽見了,從今日起,羅剎殿不復存在,各位是日月冢的教徒。你們的教主也不是姬遙,是我——翎。若是誰有何不滿,便提出來,若你能打勝我,我甘願讓位。」

瞥了一眼垂眸隱忍的姬遙,和下頭瑟瑟發抖的長老、教眾,蕭惎溫和笑道:「有誰?」

無人應答。

見此,蕭惎又笑:「既是無人反對,甚好。那麼,方才的話,諸位可是聽明白了?」

「聽明白了!」大堂里聲音響得教人震耳欲聾。

接著,蕭惎便譴退了眾人,留下了姬遙和七八個重要長老,到議廳會事。

也不說什麼,開門見山地,蕭惎從袖中取出藥瓶,威逼注視著每人服下。便說了曾與那廟中少年說過的相差無幾的話:「服了此毒,每月需再服一粒解藥,若是毒發前無解藥壓制,便會腸穿肚爛,痛苦萬分而死。」

看著幾人驚恐又深藏憎惡的目光,蕭惎面無表情。

「在下無心毒害諸位,相反,在下甚是信任諸位對我的忠心。只是擔心爾等蒙受奸人欺害,一時糊塗,做出些不利日月冢的傻事。

「眼下日月冢剛成立,根基不穩。在下是新任,資歷尚淺,經驗甚少。此舉也實屬萬分無奈,還望諸位前輩能多擔待理解。」

姬遙和長老們已氣得說不出話,卻還要忍著滔天的怒氣,來看蕭惎在此做戲、自說自話,不由得在心中罵道:資歷尚淺?經驗甚少?不,你真是太有手段了!果真天下最毒婦人心,你真是個蛇蠍心腸的賤人!

瞧著幾人快要忍不住爆發了,蕭惎恐不好收場,便岔開了說別的。萬一這幾個傢伙氣得寧死也不從她,她該如何?

接著,蕭惎告知幾人整頓修理日月冢,教他們一月內不準下山,務必看好眾人。又教姬遙勤加習武,過幾日隨她下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梧桐秋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梧桐秋光 梧桐秋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章 24.賤人蛇蠍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