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食療

第76章 食療

「來,我們一邊喝茶一邊等。」

此時樓上的總統包房裡,服務員已經給大家泡好了茶,楚雲璽招呼著大家邊喝茶邊等。

畢竟瞎子寫的字歪歪扭扭,要想把東西買齊,可能需要花一些時間。

這時楚雲璽身後的黑西裝揣著的對講機突然響了起來,他叫曾林,是楚雲璽的貼身護衛,也是楚雲璽最信得過的幾人之一。

曾林趕緊走到一邊,對著對講機低聲詢問道:「怎麼了?」

「曾……曾隊,那姓何的,我們沒留住……」

對講機那頭的管事黑西服說話間竟然有些痛苦。

曾林眉頭一皺,顯然有些意外,問道:「被他從後門逃走了嗎?」

「不是……是從正門走出去的,我們幾個人合圍,沒能攔住他。」

「什麼?!」曾林面色陡然一變,瞳孔也瞬間張大,滿臉的不可置信。

要知道,這批人可是他退役后從國安局帶出來的一幫親信,對於他們的能力,他了如指掌,雖然他們不是國安局核心特工,但是一般的特種兵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而身板平平的林羽竟然從他們的合圍中突出去?

「你們是不是有顧忌,沒下狠手,所以被他逃了?」曾林擰著眉頭問道。

「不……不是,我們儘力了,可,可還是被他打傷了……」管事黑西服又羞又痛,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

曾林震驚的張大了嘴巴,話都說不出來了,逃走了不說,竟然還打傷了他們?

他不由倒吸一口冷氣,這人的身手得有多恐怖啊。

「怎麼了,老曾,一驚一乍的。」楚雲璽也注意到了他這邊的情況,皺著眉頭低聲詢問道。

曾林猶豫一下,立馬走過來,低聲在楚雲璽耳邊如實彙報了一番。

楚雲璽也不由一驚,不由自主的張了張嘴,不過好在他心智老練,短暫的震驚過後立馬平靜了下來,低沉著臉沖曾林說道:「去,把他的老底給我查個一清二楚。」

「是。」曾林趕緊點頭,接著轉身出去吩咐了一聲,兩個黑西裝男子立馬跑了下去。

「鄭總,您請來的這個醫生,還真是不一般啊。」楚雲璽皮笑肉不笑的沖鄭世帆說道,話里別有深意。

「出什麼事了嗎,楚少。」鄭世帆有些意外,看到曾林和楚雲璽的反應,不由捏了把汗。

「沒事,就是何先生脾氣比較大,我的手下沒留住他。」楚雲璽冷笑一聲。

「走,走了?」鄭世帆面色一緊,心裡湧起一股絕望感,林羽這一走,那自己的合同這不就泡湯了嗎。

但是如果換做自己,被人這麼不待見,也不會留下,所以鄭世帆遺憾歸遺憾,並不怪罪林羽。

「走了正好,省的在這礙事。」石耀陽冷哼了一聲,他此刻信心十足,自己請來的這個倪先生,絕對能把楚小姐的病治好。

那這份大合同,自然也就沒跑了。

他甚至已經提前想好要怎麼慶祝了。

等了片刻,出去替瞎子購買東西的人便回來了,將手裡的一包藥材和一包雜物遞給瞎子,恭敬道:「大夫,您看看我買的東西對不對。」

他這話說完,一屋子的人不由笑了笑,一個瞎子,怎麼看。

瞎子自己也笑了,隨後伸手摸了摸桌上的東西,接著點點頭,轉頭說道:「楚小姐,您可有貼身的女侍?」

像楚雲薇這種身份的人,當然有了,楚雲璽沖外面吩咐一聲,「把雙兒叫進來。」

隨後屋外進來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女子,她叫葉雙,是楚雲薇的貼身女侍,從小與楚雲薇一起長大。

「雙兒小姐,楚小姐千金之軀,我不便碰,只能委屈你了,一會兒我指你身上哪個穴位,你就用藥灸熏烤她身上的哪個穴位,皮膚泛紅即可,千萬注意,不要燙傷小姐。」瞎子囑咐道。

「是。」葉雙點點頭自通道,這些年來她一直服侍楚雲薇,從沒出過任何岔子。

隨後瞎子摸索著用桌上的藥材製成了幾根拇指粗細的葯柱,接著從自己隨身攜帶的牛皮藥箱中取了一個小瓶,將瓶里泛黃的液體小心的在葯柱上滴了幾滴,等其沁入進去。

接著他把葯柱放入灸盒,以大頭針將葯柱固定住,遞給葉雙,讓她把葯柱頂端點燃,始終保持端頭紅火,距離皮膚兩到三公分熏烤即可。

等瞎子弄好這一切后,楚雲薇也已經換好衣服過來了,因為葯灸需要,所以她穿的比較清爽,是那種健身房常見的裝扮。

上身是一個黑色的長款抹胸,露著潔白的腹部和肚臍,下身則是一條短褲,兩天長腿纖細白皙,十分勻稱。

石耀陽看的心裡直痒痒,但是目光中卻不敢露出一絲一毫的猥瑣。

等楚雲薇準備好后,瞎子拽著葉雙的手摸了下,隨後按了按葉雙的勞宮穴,葉雙便趕緊按照指示在楚雲薇掌心的勞宮穴熏烤了一番。

楚雲薇只感覺一股溫熱之感從手上傳來,舒適無比。

接著瞎子又在葉雙胳膊、後背等地方的穴位按了按,葉雙趕緊按照他的指示在楚雲薇身上相同的地方熏烤了起來。

「雲薇,感覺怎麼樣?」楚雲璽關切道,語氣中帶著一絲擔憂。

「挺舒服的。」楚雲薇笑了笑,感覺渾身熱騰騰的,跟以往的體表燥熱不同,這次是由內到外的感覺溫暖舒適。

「放心吧楚少,只要再熏烤上兩次,小姐的病便能徹底除根。」瞎子自信的笑道。

「倪神醫的招牌真是名不虛傳啊。」石耀陽美滋滋的跟著吹捧道。

一旁的鄭世帆臉色鐵青,知道這份大合同這次可能徹底沒戲了。

又過了有半個小時,葯灸便結束了,楚雲薇露在衣服外面的肌膚在藥效的作用下,透著紅潤的粉紅色,臉上也紅撲撲的,沒了以往的蒼白感,整個人精神狀態看起來好了許多。

「倪先生醫術果然不同凡響啊!」

楚雲璽一見妹妹氣色這麼好,面色大喜,急忙走到楚雲薇跟前,急切道:「雲薇,感覺跟以往有什麼不同?」

「感覺身子舒服多了,身上也有了力氣。」楚雲薇也笑了笑,不由有些興奮。

「她身上的紅暈大概多久能消掉?」楚雲璽看了眼楚雲薇的皮膚,覺得紅的有些怪異,不由關心道。

「這是藥效起效的表現,再過十分鐘,就會退散掉的,不用擔心。」瞎子笑呵呵說道。

等了大概十分鐘左右,楚雲薇身上的紅暈果然如瞎子所說,漸漸的退散掉了,不過意外的是,她胳膊和後背上被葯柱熏烤過的地方,形成了圓形的紅暈,沒有絲毫減退的跡象。

「倪先生,這是怎麼回事?」

楚雲璽眉頭一皺,把情況跟瞎子描述一番后,瞎子不由也有些驚訝,說道:「可能灸過的穴位藥效比較持久吧,等等再說。」

眾人又耐心的等了十幾分鐘,可是楚雲薇身上的紅暈不禁沒有變淡,反而顏色慢慢的變得深了起來。

一開始的時候只是粉紅色的潮紅,現在卻變成了淺紅色。

「倪先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楚雲璽再也坐不住了,怒聲沖瞎子問道。

楚雲薇也有些慌了,看到自己身上扎眼的紅斑,緊張不已。

這些紅斑雖然不痛不癢,但是出現在一個女生身上,實在是太不雅觀了,尤其是顏色還在慢慢的變深,根本沒有消減的跡象。

瞎子得知情況后也慌了,頭上滲出了一層冷汗,突然想起林羽先前說的特稟體質,立馬驚聲道:「莫非被那位小兄弟說對了,楚小姐真的也屬於特稟體質?」

「我問你,現在怎麼辦?!」

楚雲璽髮指眥裂,對瞎子怒目而視,心裡後悔不已,早知道應該聽林羽的建議的。

「這個我,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啊……」瞎子語氣慌亂道,他也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所以有些手足無措。

「倪神醫,你再好好想想,肯定有辦法的吧。」

一旁的石耀陽也是滿頭大汗,瞎子可是他帶來的,要是楚雲薇出個好歹,那他也逃脫不了,得罪了楚家,別說合同了,自己這公司能不能做下去都是個問題。

「楚少,要不行,可以請何先生過來看看,既然他能看出來問題,相信肯定也有些辦法醫治。」

鄭世帆見狀靈機一動,急忙跟楚雲璽推薦林羽。

「對,曾林,快去,把剛才那位何先生帶過來!」楚雲璽急忙吩咐道。

他說話的時候,彷彿在發號施令一般,但一直高高在上的他不知道的是,這世界上,不是誰都會買他面子的。

話說林羽在一樓大廳解決掉一眾黑西裝后,便直接打了個車趕回了醫館。

剛下車,便見醫館外面站了兩個人,其中一個是雷俊,另一個是個穿著老舊軍裝的男子,看起來也就是三十齣頭,但是兩鬢已經微微泛白,而且後背微馱,脖子前傾,給人一種老態龍鐘的感覺。

「家榮,幹嘛去了啊,生意都不做了?」雷俊看到林羽后調笑道。

「雷長官,您說的醫生就是他?」軍裝男有些詫異的沖雷俊問了一聲,語氣中帶著一絲質疑。

「厲哥,你可別看家榮年紀小,醫術可厲害著呢。」雷俊說道,想起自己當初因為質疑林羽而吃過的苦頭,內心忍不住苦笑。

「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

林羽一邊歉意道,一邊掏出鑰匙開門。

「醫生,麻煩您幫我女兒看看吧。」

林羽剛把門打開,這時突然急色匆匆的走過來一對母女,母親看起來四十左右,女兒看起來不過十六七歲,身上還穿著一身校服,看樣子是個高中生。

女孩用手捂著小腹,神情痛苦,面色蒼白,一看便是痛經之症。

「大姐,別著急,先進屋。」林羽趕緊把這對母女請進了屋裡。

「醫生,我女兒上著課突然肚子疼,老師打電話,我就趕緊把她接了出來,去醫院檢查了醫生說沒事,就是生理期疼痛,給我們開了點布洛芬就讓我們回來了,可是都吃了兩片了,也沒見效。」中年婦女急切道。

看到女兒如此痛苦,她自然心疼不已。

「先坐。」

林羽讓她們現在長凳上坐下,隨後沖女孩笑道:「餓不餓?」

林羽這話說完眾人都是一愣,人家小腹疼嘛,他問人家餓不餓幹嘛。

現在已經是中午,而且女孩早上小腹就隱隱作痛,所以沒有吃飯,這會兒自然餓了,便點了點頭,不過小腹這麼疼,她哪有心思管餓不餓啊。

「餓了那我們就先吃點東西。」林羽微笑道,「你聽哥哥的,等吃完飯後,你肚子就不疼了。」

「醫生,你開玩笑的吧,她又不是胃疼!」中年婦女驚訝道。

這人該不會是個庸醫吧?連痛經和胃痛都分不清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章 食療

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