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辨體質

第75章 辨體質

「鄭老闆,你就是這麼管教你的人的嗎?」楚雲璽沖鄭世帆冷聲道。

鄭世帆一看氣氛不對,急忙實話實說道:「楚少,剛才沒來的及介紹,這位何先生不是我的手下,是一位醫生,今天我特地請他過來,也是想幫楚小姐看病的。」

「醫生?」

楚雲璽稍微打量了一下林羽,眉頭微皺,似乎有些不相信,畢竟林羽年紀看起來跟他差不多。

林羽沖楚雲璽和楚雲薇微微欠身,禮貌示意。

他抬頭的時候,發現楚雲薇的眼神還一直在他臉上遊走,不由有些好奇,從進門她就這麼看自己,莫非這個楚雲薇以前跟家榮兄見過嗎?

「何先生是吧?請問您學醫幾年了。」楚雲璽面無表情的問道。

得知林羽不是鄭世帆的跟班后,楚雲璽說話稍微客氣了一些,不過神情還是無比的倨傲,因為他根本就信不過林羽。

「這個……其實並沒有多長時間,剛剛研究不久……」

林羽沒想到楚雲璽會這麼問,一下便被問住了,如果按照生前的身份來說,那他是學了五年的西醫,但是如果按照何家榮的身份來說,也不過就是三個月。

「呵,研究沒多久,就來給我妹妹看病?你當我妹妹是什麼!」

楚雲璽重重的拍了下椅子扶手,頗有些惱怒,他這話不只是跟林羽說的,還是說給鄭世帆聽的。

要不是這麼多年的商海沉浮造就了他沉穩克制的性格,他早就破口大罵了。

他妹妹身份尊貴,自然不是什麼醫生都能給他妹妹看病的,至於這個瞎子,還是他跟石耀陽確認了多遍后才同意的。

現在鄭世帆隨便拉了個沒學過幾天醫的年輕人就過來給他妹妹治病,是對他妹妹的極不負責,也是對他的極不尊重。

他對鄭世帆的印象不由也跌落了幾分。

「鄭總,你這是什麼意思?隨便從大街上拉來個人糊弄楚公子和楚小姐嗎?」石耀陽不忘逮住機會補了一刀。

鄭世帆一聽急了,滿頭冷汗,急忙站起來說道:「楚少,你別誤會,雖然我這位小兄弟年歲不大,但是醫術不凡,我父親和姐姐的病都是他給治好的,所以我今天才斗膽請他過來幫小姐看一看,能治最好,不能治,看看也無妨。」

「楚少,剛才聽這位小兄弟的話,好像對五毒雷火灸並不陌生,倒是可以讓他把剩下的話說完,讓我聽聽小兄弟有什麼高見。」

這時坐在沙發上的瞎子突然發話了,聽林羽剛才那話,好像是在質疑他這五毒雷火灸,心裡多少有些不服氣。

「是啊,楚少,不妨聽聽我這位小兄弟的見解,聊作參考嘛。」鄭世帆也趕緊笑呵呵的說道。

他內心迫切的希望林羽能說出一些獨到的見解,幫自己把面子挽回來,否則一旦被石耀陽把合同拿下,那對他們鄭氏企業而言,可是巨大的雙層打擊。

「行,那你說吧。」楚雲璽點點頭,勉強答應了。

得到應允,林羽這才往前走了一步,說道:「倪先生,根據楚小姐的癥狀,您提出五毒雷火灸的治療方案,確實能有效根治她肌膚下的濕寒之毒,不過您有沒有考慮過,楚小姐萬一是特稟體質的話,恐怕會產生一定的副作用,雖然遠不至致命,但是……」

「呵呵,小兄弟,我看你是多慮了,特稟體質幾萬個人里都出不了一個,而且我剛才替楚小姐把過脈了,確定她是氣鬱體質。」

未等林羽說完,瞎子便打斷了他,自信從容道。

關於體質這方面的問題,他早就想到了,不過林羽也能考慮到這方面,倒讓他頗有幾分佩服,看來這個年輕人也有兩下子。

「什麼特稟?什麼意思?」楚雲璽被說的雲里霧裡,壓根聽不懂,忍不住皺著眉頭問道。

對於他這個妹妹,他可是十分疼愛,哪怕有一絲一毫的風險,他也不能讓她冒這個險。

「奧,楚少,中醫將人體的體質分為九大類,特稟和氣鬱,都是其中的一種,我所說的氣鬱體質,是指身子較弱,容易敏感抑鬱,易患臟躁、梅咳氣等病,我方才聽小姐說話間微微咳嗽,應該患的就是梅咳氣。」瞎子面帶微笑的說道。

「嗯,先生說的極是,我妹妹確實性格上比較敏感內向一些,這個咳嗽也是有些時日了,叫梅什麼?」楚雲璽面上一喜,越發的覺得這個瞎子醫術高超。

「梅咳氣,您可以理解為慢性咽炎,但是跟慢性咽炎有一定出入。」瞎子笑道,「這是小毛病,只要我配個方子,稍加調理,很快便能治癒。」

「那太好了。」

楚雲璽興奮道,沒想到這次來清海還真來對了,他妹妹這個毛病不嚴重,時好時壞,全家一直都沒當回事,也沒找京城的那些大醫國手給她瞧過,沒想到來到清海癥狀加劇,反倒因禍得福,有機會把病根去掉。

「那這位何先生說的特稟體質又是什麼意思?」想起林羽的話,楚雲璽又有些擔憂,聽林羽的意思,如果他妹妹是特稟體質的話,用這個五毒雷火灸,是會有副作用的。

「特稟體質說的簡單點,就是過敏體質,同時可能伴隨一些先天的疾病。」瞎子說完偏了偏頭,詢問道:「楚小姐,不知道您以前有沒有過過敏的癥狀。」

「沒有。」楚雲薇回憶了一下,接著搖了搖頭。

「那就是了,看來瞎老頭子的診斷沒有錯啊。」瞎子笑呵呵的說道,語氣中頗有些自得。

「哈哈,先生高人啊,我妹妹確實從沒有過過敏癥狀。」楚雲璽也哈哈大笑,弄明白后,心頭的擔憂也一掃而空。

「可是體質也是會變得,而且,有些人也存在兩三種體質並存的情況。」林羽皺著眉頭,有些著急道,在他看來,楚雲薇存在隱性特稟體質的特徵。

「行了,何先生,麻煩你今天跑一趟,既然有倪先生在,就不勞你費心了。」

楚雲璽淡淡道,在他看來,林羽現在不過是被揭穿了,在這裡強詞奪理而已,他從小與妹妹長大,妹妹的體質他自然了解,哪有過什麼過敏癥狀,倒是瞎子說的氣鬱體質特徵,分毫不差。

鄭世帆此時也滿臉尷尬,不知該如何是好,楚雲璽這話很明顯是下了逐客令,可是林羽是他請來的,來幫他忙的,結果落到了這番待遇。

「鄭總,沒關係,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林羽看出了鄭世帆的為難,沖他笑了笑,示意他沒事,接著轉身走了出去。

楚雲璽皺了皺眉頭,望著林羽的眼神頗有些不滿,這是他的地盤,林羽走竟然連聲招呼都不打。

這要是在京城,他早吩咐人把林羽雙腿打斷,扔出去了。

林羽是故意沒有跟他打招呼的,因為楚雲璽的態度讓他很反感,尤其是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似乎壓根就沒有把自己當人看。

他剛走到門口,手機就響了,是雷俊打來的,一接起來,雷俊就納悶道:「家榮,你醫館今天怎麼關著門啊,出什麼事了嗎?」

「你去醫館了?」林羽問道,「我出來了一趟,這就回去。」

掛了電話,林羽便在一個黑西裝的引領下去電梯間等起了電梯。

林羽走後楚雲璽興沖沖的向瞎子問道:「倪先生,你看什麼時候可以替我妹妹醫治,需要我怎麼配合?」

「確實需要您幫我準備一些東西。」

瞎子說完便摸索著掏出紙筆,寫了幾味藥材和所需材料,遞給了楚雲璽。

「快,抓緊去把東西買齊。」

楚雲璽看了一眼,便把紙條交給一個西裝男手下,吩咐他去購買。

西裝男不敢怠慢,接過紙條快速跑了出去。

「楚少,這位倪先生醫術著實不凡,但是我覺得,剛才何先生的擔憂也不無道理,畢竟不怕一萬怕萬一嘛,我覺得可以讓他也留下,當做個保證嘛。」

鄭世帆有些不甘心就這麼被石耀陽搶去風頭,猶豫片刻沖楚雲璽建議道。

「多此一舉!」

石耀陽冷哼一聲,瞥了鄭世帆一眼。

楚雲璽擰著眉頭想了片刻,接著點點頭,說道:「倒是也行,雖然我覺得他在這作用也不大,但是以防萬一吧。」

對於自己疼愛的妹妹,他從來沒有馬虎過,想了想還是決定把林羽留下來。

隨後他沖旁邊的另一個西裝男吩咐一聲,「告訴下面的人,見到何先生后,把他請回來。」

「是!」

西裝男答應后立馬用對講機跟下面的人吩咐了一聲。

鄭世帆長出了一口氣,感覺輕鬆了不少,只要林羽能留下,就還有希望。

「叮!」

電梯一響,林羽已經到了一樓,剛要往外走,突然見大廳里一個管事的黑西服快速沖自己跑了過來,說道:「何先生,我們老闆說了,請你回去。」

林羽微微有些意外,不知道楚雲璽叫自己回去做什麼,不過他已經沒有興趣回去了,而且雷俊還在醫館等著他呢。

林羽微微笑道:「我想你們老闆誤會了,我不是他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跟班,對不起,我還有事,先告辭了。」

說完林羽就邁步朝酒店外面走去。

「何先生,我看您還是識趣一些的好,沒有我們老闆發話,你今天根本就走不出酒店大廳!」

後面的管事黑西裝冷聲道。

他話音一落,其他的黑西裝也立馬圍了上來,面色嚴峻的看著林羽,冷聲道:「何先生,請您回去,我們不想傷害您。」

「請你們讓開,我也不想傷害你們。」林羽客客氣氣的把話拋了回去。

聞言後面的管事黑西服突然嗤笑了一聲,這是他聽過的最好笑的笑話,他們全都是從國安局退役下來的一線特工,雖然已經過了巔峰期,但個人能力仍舊超群絕倫。

別說一個林羽,就是一個訓練有素的特種兵擺在這裡,他一對一也絕對不超過五分鐘就能把對方放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章 辨體質

3.38%